【番外054】

【番外054】

三人飛升之後來到了一塊空曠的平地,三面環山,前方是一個大水潭,許是為了配上這獨一無二的上屆X格,四周都浮動着一尺到兩次不等的裊裊仙氣,或者也可以說是山中霧氣。

三人站在空地上,錯愕地四下張望。

「這裏……就是上屆嗎?」燕小四一臉不解地問,和聖地也沒什麼不同嘛!當然了,和她老家是不是有所不同她就不清楚了,畢竟長這麼大,她還沒成功離開過聖地。

魔主大人與聖主也一臉懵逼,除了靈氣濃郁一點,這裏和下屆似乎也沒多大區別。

甚至,還要更荒涼一些。

方圓百里之內,二人的神識根本感知不到任何活物的存在。

這活物包括但並不限於人與獸類。

「會不會是來錯地方了?上屆就這……鳥樣?」魔主大人本打算說屌樣,話到唇邊,想起燕小四在身邊,沒好意思講流氓話,給改成了鳥樣。

聖主難得皺了一次眉頭,他活了上萬年,比小昭這種新上任的少年魔主自然懂得更多,然而就從他的認知來說,也決然沒料到上屆會是這樣的。

「從飛升通道上來的,應該不會錯,難道是我們還在上屆的邊緣?」他呢喃。

「啊!」燕小四突然看着自己的雙手大叫,「我發現一件事啊!我剛剛突然變得好厲害!我的禁制是不是已經解了?」

二人的心裏咯噔一下。

不好,這比發現上屆是這個鬼樣子還不好!

魔主大人道:「你沒解!你只是誤打誤撞被雷劫在禁制上劈開了一條裂縫而已!」

聖主道:「沒錯,你不要亂用你的能力,禁制要慢慢解,你強行崩裂會對身體造成反噬。」

水火不容的兩個人在這一問題上保持了高度的一致!

「……哦。」燕小四見他倆都這麼鄭重,乖乖地點了點頭。

「可是我的禁制要是解了,就能離開聖地去看鐵蛋舅舅成親了……」燕小四弱弱地說。

「你沒解!」二人異口同聲!

燕小四讓二人的氣勢驚得愣了一下,知道你們兩個感情好,但要不要總是這麼一個鼻孔出氣,還出得如此心有靈犀。

聖主忽然道:「還是先往前走走吧,看有沒有新的發現。」

總不能偌大的上屆一個修士都沒有。

那麼多的飛升者,總不能都來這裏都便集體消失了。

「嗯。」魔主大人表示贊同。

他們來這裏的目的主要是給燕小四找吃的,所以碰不碰得到修士他倒並不十分在意,有足夠強大的靈獸就行。

「往哪邊走啊?」燕小四揉了揉眼,她困了。

這裏與聖地的時間是對得上的,燕小四習慣早睡,下午還得午睡,今天渡劫午睡泡湯了,因此天還沒黑便犯困了。

魔主大人蹲下身來:「我背你,睡吧。」

燕小四打了個呵欠,趴在了他背上,沒一會兒便睡著了。

看着燕小四如此輕易地趴在了一個男子的背上,聖主微不可查地皺了皺眉。

燕小四不是一個會輕易靠近別人的人,更別說對方還是男人,其實就連燕小四自己都說不清為何一點兒也不排斥魔主大人的親近。

明明一開始還擔心他會殺了自己的,可越相處,越覺得這個人好像是能從心底去信任的。

燕小四趴在了魔主大人寬闊的脊背上,小腦袋歪著枕在他肩頭。

「小昭哥哥。」她迷迷糊糊地說,「我睡了。」

「嗯,睡吧。」魔主大人輕聲應她,嗓音溫柔而富有磁性。

燕小四很快睡著了。

聖主不著痕迹地撇過臉,轉身朝東南方走去。

魔主大人對往哪個方向去都沒意見,小丫頭在他背上,這樣就很好。

雖然知道她八成不會冷,但他仍是從乾坤戒中取出一件斗篷蓋在了她身上。

聖主面無表情往前走,步子略有些快。

魔主大人將他的反應盡收眼底,唇角輕輕一勾,追上說道:「怎麼?心裏不舒服了?」

聖主瞥了一眼,沒理他。

魔主大人道:「別忘了自己多大,別想老牛吃嫩草。」

聖主蹙眉瞪向他,不想他背上有燕小四,聖主只怕已經和他打起來了:「再廢話,當心我殺了你!」

「你殺得了嗎?」魔主大人倨傲地說道。

聖主冷聲道:「這裏可不是魔域,你縱然也能利用靈力修行,但你還是更習慣魔族的功法,你覺得,我和你到底誰的勝算更大?」

混賬玩意兒!

魔主大人咬咬牙,鼻子一哼:「我不和你計較!」

言罷,背着燕小四飛快地掠過聖主,朝前方飛去了。

聖主望着二人飛去的背影,微微閉眼,深吸一口氣。

二人一路往東南方御劍飛行了百里,別說人影了,連個蟲影都沒見着!

「這到底什麼鬼地方啊?」魔主大人古怪地問。

天色暗了下來,二人在一條小溪邊坐下。

魔主大人的魔宮被燕小四玩炸了,因此就算想找個地方困一覺也不行了,不過這裏有現成的大石頭,他倒也沒太嫌棄。

他坐在石頭上,把燕小四抱在自己懷中,對望着天上的明月不知在發什麼呆的聖主道:「哎,生點火。」

「為什麼要生火?」聖主問。

生火的用途無非兩個,一是取暖,二是驅趕野獸蚊蟲,可這些他們統統不用,因為他們不僅不怕冷,還巴不得能遇上野獸蚊蟲。

「你呀,做聖主做久了,忘記怎麼做人了吧?」魔主大人可沒忘記,他本就是血魔之軀,除了不愛吃東西,其它的與正常人間煙火無異。

他看了眼懷中的燕小四,道:「她醒來,看見四周這麼黑,會想家的。」

聖主愣了愣。

的確,以燕小四的膽子,怕黑是不大可能的,但要說思念家人……恐怕還真有可能發生。

聖主找來乾柴,用靈力生了火。

火光照在三個人的臉上,蒙上了一層橙黃的光亮。

燕小四睡得香甜,整個人都窩在魔主大人的懷中,也不知是不是做了什麼美夢,小口水吸溜吸溜的。

魔主大人低頭看着她,眸色一片溫柔。

聖主的手指緊了緊,站起身道:「我去那邊看看。」

他沿着溪流往下走。

火堆被他拋在身後。

但不用回頭,也能用神識感知到二人的動靜。

小昭將她抱得很緊。

他的拳頭也一點一點地捏緊。

「喜歡就去搶,猶豫那麼多做什麼?」

一道戲謔的嗓音響起,聖主眸光一冷,頓時警惕了起來。

「呵,真是沒用。」

那道聲音又來了。

聖主來到溪邊,望着不知何時竟然靜止下來的水面,就看見裏頭浮現起了一道黑色的人影。

「你是誰?」他冷聲問。

水面之中的黑影淡淡笑了:「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幫你。」

聖主聲若寒潭道:「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

黑影笑得水面都盪起了一圈圈的波紋:「你心裏也是在意那丫頭的不是嗎?你用大半的修為為她種下雙重禁制,害得你連個十七歲的少年魔主都打不過,別人不知道,我還能不清楚嗎?每月十五你都會去仙宗探望那丫頭,十五那日,正是燕九朝長生訣反噬之日,他察覺不到你的存在,這麼多年了,你守護的丫頭長大了,可到頭來她卻成了別人的,你不會不甘心嗎?」

「來,我幫你。」

「反正那小子也只能活一世,你就不同了,只要你願意,你們生生世世都能在一起。」

聖主猛地化出靈氣寶劍,朝湖面上的黑影刺了過去。

水花四濺,黑影卻詭秘地散開了,只留下一串詭秘的笑飄蕩在聖主的耳畔。

聖主回到歇腳的地方。

燕小四已經醒了,正坐在石頭上吃魔主大人烤給她的兔肉。

魔主大人的乾坤戒里儲存了不少靈寵,原是打算送給燕小四玩兒的,如今卻被燕小四吃了,雖說與想像中的不大一樣,但也算是給到燕小四了。

「好吃嗎?」魔主大人問。

「嗯!」燕小四腮幫子鼓鼓地點頭,她嘴好忙,沒法兒說話。

這隻兔子特別肥,油脂飽滿。

魔主大人又拿了一顆魔果,插上細細的蘆葦管喂她。

燕小四就着他的手吸溜了一大口,奶香的果漿下肚,瞬間將烤兔肉的油膩沖淡了。

「小昭哥哥好不好?」魔主大人問。

「嗯!」燕小四點頭,又吃了一口肥嫩多汁的兔肉。

「那以後,每天都跟着小昭哥哥好不好?」

「嗯!」燕小四隱隱覺得自己似乎答應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可兔肉太好吃了,果漿太好喝了,她沒功夫去細想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