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5】

【番外055】

魔主大人全心照顧燕小四的樣子,以及燕小四毫無防備地接受他照顧的樣子,都讓人想到了兩個字——合適。

是的,兩個人在一塊兒,說不出的合適。

燕小四吃得香,像只小胖松鼠,眼睛亮晶晶的,魔主大人的眼神卻是專註而溫柔的。

聖主眸光動了動。

魔修與正道修士的結合併不受天道庇佑,但燕小四嚴格說來也不算正道修士,她是什麼聖主其實也說不上來,但她絕對是世間獨一無二的存在。

在長達這麼多年的歲月中,周瑾的人生只是一段不足十二年的修行,與他的壽命相比幾乎可算不值一提。

所以,那是不該有的情緒。

是他對凡塵的眷戀。

是修行的失敗。

但驕傲如聖主,決不允許自己失敗。

他是聖主,不是周瑾。

當聖主再一次出現在燕小四與魔主大人身前時,他的神色已恢復往日的冰冷。

燕小四把剩下的一隻大兔腿遞到他面前:「聖主,要吃嗎?」

「不用。」他面無表情地說。

「哦。」燕小四又轉頭看向魔主大人,「小昭哥哥還吃不吃?」

「你吃。」魔主大人不著痕迹地看了聖主一眼,對燕小四寵溺地說。

燕小四乖乖地把剩下的兔兔吃了。

……她沒吃飽。

魔主大人當然知道她沒吃飽,她如今實力覺醒,體內的靈力飛速運轉,消耗巨大,下界的靈寵已經不能滿足她的需求了。

得儘快找到吃的,不然她就真要餓肚子了。

「走吧。」魔主大人說。

燕小四不知道他倆是在給自己找吃的,但也沒反對深夜趕路。

三人繼續往東南方前行。

又走了百里,這一次還真叫他們有了發現,一處客棧。

雖然有些破,一點也不像上屆建築該有的樣子,可比起荒無人跡,這樣已經很不錯了。

上屆的人也不全是厲害的飛升者,有些人飛升到這裏,有了心愛的道侶,與其情愛生子,於是便有了後人。

而這些後人之中,一部分是生來便有資質,一部分則與普通人無異,而即便是有資質的人也需要經過十分刻苦的修行才能達到令人滿意的境界。

當然了,因為靈氣濃郁的緣故,所以上屆的修行速度總體來說比下屆要快。

這件客棧的小二就是個太虛境的修行者。

太虛境在聖地可是眾星拱月的存在,擱這兒卻只能做個小二。

客棧不打烊。

但到底是夜深了,客棧靜悄悄的。

三人上門時,小二正在發獃。

聽到腳步聲,他扭頭看了一眼,見是兩個新飛升的修行者,沒多少熱情,淡道:「吃飯沒有,只能住店,一枚靈石一間房。」

魔主大人隨手丟給他四枚靈石,多給了一枚。

小二看着桌上閃閃發光的靈石,眸子瞬間睜大了。

靈石其實是有等級之分的,從七品到一品不等,七品雜質最多,一品最純凈,市面上做貨品用的多為六品到四品的靈石,一品靈石着實少見。

小二的態度瞬間變了,將三枚靈石收入抽屜,多出來的那一枚揣進自己腰包,笑呵呵地看向三人。

他這才發現三人的容貌都太不平凡了。

在這個只看實力不看臉的地方,沒人會在意一個人長得怎麼樣,若仍是在意,那就只能說明對方確實是好看到一定的境界了。

「看夠了嗎?」魔主大人危險地問。

小二剎那間回神,尋常來講,土著居民是不會將新來的飛升者放在眼裏的,不過對方既然能一下子拿出四枚一品靈石,說明是個底蘊豐厚的,指不定是某個大門派的弟子。

例如長刀門的祖師爺飛升來次后,創建了一個新的長刀門,往後本派再有飛升者,可直接進入上屆的長刀門。

就不知他們三個是哪門哪派?

是萬劍宗呢,還是百花宮呢?

論底蘊實力,萬劍宗當屬第一,但若論容貌長相,誰又美得過百花宮?

若是這兩宮的人……

小二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笑問道:「你們也是要去秘境尋寶的吧?實不相瞞,我這兒有路子,三位若是需要領路人的話,我可以為三位引薦一下。」

「什麼寶啊?」燕小四獵奇心重,不由地來了興趣。

「就是靈芝草啊,三位不是來等靈芝草的?」

「靈芝草有什麼好等的?我家後山一大堆!」

小二一聽這口氣便知他們不是來尋寶的了,不過,看在一品靈石的份兒上,不妨他為三人科普一下:「這可不是尋常靈芝草,是上古秘境中的寶物。」

在聖地也有不少秘境,可與上古沾邊的鳳毛麟角,除了三小蛋的機緣,還真沒有旁人遇到過任何上古秘境。

上古秘境中的寶物當然不是尋常寶物了。

不過讓二人在意的並不是靈芝草本身,而是如此珍貴的寶物,一般都會有靈獸守護,上古的寶物,那守護它的應該也是上古靈獸。

二人不約而同地看了燕小四一眼,都在心裏做了一個決定。

「秘境在哪裏?」聖主問。

小二搓了搓拇指與食指中指。

聖主一頭霧水。

魔主大人卻是秒懂,又給了他一塊一品靈石。

小二笑得眼都眯成了一條縫兒,收好靈石道:「離咱們客棧不遠,往東走,二十里就到了!眼下寶物還沒動靜,三位客官不用着急,只管先在客棧住下,我們的人已經在秘境守着了,一旦寶物有現世的跡象,會立馬給客棧遞消息的!」

燕小四不知有上古靈獸可以吃,她對藥草沒興趣,耷拉着小腦袋打了個呵欠。

見她困了,魔主大人問小二:「房間在哪裏?」

小二將二人帶上了二樓。

兩間房是連在一起的,另外一間略隔了幾間。

「你去那邊住!」魔主大人毫不猶豫地對聖主道。

聖主什麼也沒說,面無表情地去了。

燕小四古怪地看着這對小怨偶,弱弱地問道:「你們吵架啦?」

魔主大人:「……」

別看燕小四在聖地作天作地,真到了外頭還是有些想家的。

她躺在床上睡不着。

魔主大人閃身而入,來到她床邊坐下:「睡不着嗎?」

燕小四點點頭:「嗯,想爹娘了,還有大寶哥哥,二寶哥哥,小寶哥哥。」

魔主大人寵溺地看了她一眼:「要聽曲嗎?」

燕小四想了想:「要。」

燕小四以為他會拿出那個金笛子吹啊吹,不料卻拿出了一個塤。

他修長如玉的指尖拿住塤,送到唇邊,樸拙抱素的樂聲幽幽地傳了出來,帶着一絲淡淡的惆悵,如遠山曉月,訴盡了衷腸。

燕小四定定地看着他。

有那麼一瞬,她從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孤單。

「小昭哥哥,你是哪裏人啊?你爹娘是什麼樣的?家裏還有兄弟姐妹嗎?」

「沒有。」

他說。

他再次吹起了手中的塤。

他是沒人要的孩子,出生就被親娘扔進了血池,他是邪物,是魔,是不容於世的存在。

燕小四在他的樂聲里睡著了。

魔主大人給她蓋好被子,默默地走出了屋子。

他沒有離開,而是一直守在門外。

他將手搭在迴廊的欄桿上,靜靜地望着一樓大堂的方向,突然他的心口悸了一下,他一把捂住心口,另一手指尖運起一道靈力,點入了自己丹田。

忽然一道白光襲來,與他的靈力一道匯入丹田,總算鎮壓住了那股心悸。

「你的身體怎麼回事?」聖主淡淡地走了過來。

「不用你多事!」魔主大人沒打算為聖主方才的舉動道謝。

聖主在他身旁頓住了步子,看了他一眼,也順着他目光望向了黑漆漆的大堂:「老魔主的力量不是那麼容易吸收的,何況他當初是想毀了……燕小四,他的魔珠里充滿了暴戾,你不吸收,身體會出現排斥;徹底吸收了,又會失去理智,發狂致死。我若是你,就不會選擇飛升,也不會再輕易動用自己的力量。」

「哼。」魔主大人輕哼。

聖主道:「秘境我一個人去就夠了。」

魔主大人霸氣側漏地說道:「本座自己的女人,本座自己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