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7】大婚(二)

【番外057】大婚(二)

小鐵蛋做這事兒絕不是出於自己私憤,他那會兒並不知對方是九公主的夫婿,殺完才確認對方的身份,可這話說出去只怕沒人會信。

尤其九公主更不會信。

殺了自己夫君,轉頭便求娶自己,只怕換誰都不會答應,可惜了,這是兩國聯姻,九公主是被一道聖旨嫁給南詔小郡主兼國公府世子的,她沒有反抗的餘地。

然而她這一路上不吃也不喝,全靠隨行太醫用丹藥吊著,不然到國公府時命都沒了。

小鐵蛋聽說她這麼不願意嫁給自己,急得半路就把馬車給攔下了。

「們,退下!」

他冷聲吩咐。

送嫁與迎親的都是他的人,哪兒有不聽他的?趕忙退到三丈之外了。

小鐵蛋一把掀開帘子,坐進了馬車之中。

他坐在旁側的長凳上,一襲鳳冠霞帔的九公主坐在正對著車簾的紅凳上。

九公主戴著蓋頭,小鐵蛋看不清她表情,但看她緊繃的身子以及將帕子拽得死緊的手,就不難知道她有害怕了。

念及此處,小鐵蛋又是一陣窩火。

他幹什麼了?

這個女人居然會怕他?

他不就是射死了她男人嗎?他都把自己賠給她了,她還想怎樣?

小鐵蛋與九公主的事兒說起來有點烏龍。

小鐵蛋當初在少主府暫住,九公主也搬來小住,可事後沒多久聖族大軍攻佔禹城,俞邵青帶著小鐵蛋回往南詔搬救兵。

兩個小傢伙正處在萌芽階段呢,嗖的一聲給掐滅了。

那之後小鐵蛋再沒回過大周。

不是他不想,是他太小了,小孩子沒人權。

大人讓咋滴就咋滴,老夫人疼愛寶貝孫孫,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掉了,大孫子燕九朝與赫連笙她管不著,小的她還摁不住了?

這一摁就是十年。

等小鐵蛋終於能夠離開赫連府時,大周卻傳來驚天「噩耗」——九公主要嫁人了。

嫁的是太子妃的娘家堂弟。

當年燕懷璟被廢黜之後,五皇子城王被封為新一任的太子,他的王妃是匈奴郡主,也就是後來的太子妃。

當初讓五皇子娶匈奴郡主時,所有人都認為他離皇位無望,就連皇帝自己都是這麼覺得的,畢竟,皇帝不會願意自己的江山交到一個擁有著一半匈奴血統的皇子手裡。

而匈奴那頭野心不小,一旦得知匈奴郡主生下皇嗣,一定會排除萬難扶持她兒子登基,登基后再將勢力滲透進來,慢慢兒地將大周據為己有。

這不是沒可能的事兒啊。

不到萬不得一,皇帝是怎麼也不會讓誠王做太子的。

皇帝甚至威脅過誠王,太子之位與匈奴郡主只可選一個,將來匈奴郡主可以為妃為嬪,但絕不能為後,也絕不能生下皇子。

誠王與匈奴郡主也算在廝殺中拼出了一段良緣。

這話若是早幾年對誠王說,誠王或許就應了,可如今二人早已生出感情,讓誠王捨棄髮妻去拼搏太子之位,誠王不樂意。

誠王是個感恩的人。

從他與俞婉的相處就能看出一二。

皇帝立他,正是出於他的正直仁厚,若他真把髮妻給舍了,那就不是皇帝心目中的明君了。

誠王妃也不是吃素的,一聽誠王為了自己寧可不要太子之位,當下一發狠,與匈奴斷絕了關係。

眼下的大周有了南詔這個強大的盟友,匈奴好像也沒什麼好忌憚的了。

不過,到底是娘家人啊,哪兒真有老死不相往來的?

確定匈奴是真的安分之後,誠王妃,確切地說是太子妃,漸漸恢復了與娘家人的來往。

一次太子妃的小堂弟前來探望她,一眼相中了九公主。

那位小堂弟一表人才,人品也過硬,這樁親事就這麼定下了。

可誰也沒料到的是,九公主才抵達匈奴,那位小堂弟的外公便連勾結鮮卑人一塊兒造反了。

小鐵蛋率軍北上,他是去幫大周鎮壓匈奴叛軍與鮮卑人的,可那個匈奴小郡王也是個糊塗的,不大義滅親不說,竟還幫著外公逃亡。

小鐵蛋就是追擊叛軍的途中將他當成叛軍射死的。

嚴格說來,他也算是同謀,雖然他是被蒙蔽的,可身為郡王,這點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沒有,死了也不冤。

只是,後來又聽說這位小郡王待九公主十分不錯,逃亡途中沒讓九公主受半分委屈,甚至他外公提議剁了九公主的手指威脅大周退兵,他也沒有照做。

得知真相的小鐵蛋,心情變得有些複雜。

倒不是說小鐵蛋認為他不該死,犯了這麼重的罪,他不射死他,匈奴的可汗也會處死他,問題是他死了,九公主該何去何從呢?

九公主心裡是怎麼看待這個夫君的?

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九公主心裡是不是已經有了他的一席之地?他死了,她會難過嗎?會恨自己嗎?

會認為自己是故意射殺他的嗎?

小鐵蛋蛋疼!

「如果我和說,我不是故意射殺夫君的,信嗎?」

小鐵蛋終於還是開了口。

他不提這個還好,一提,九公主整個小身子都輕輕地抖了起來。

小鐵蛋一口濁氣堵在了胸口,上不去也下不來。

咋滴啦?

合著自己還不能說話了是吧?

一開口就給嚇成這樣?他是魔鬼嗎?

「說了不是故意的!」小鐵蛋稍稍加重了語氣。

啪!

是一滴淚珠子滴在了九公主白皙的手背上。

小鐵蛋瞬間有些慌了。

啥情況?

怎麼哭上了?

「我……我真不知道他是夫君!我那時候奉命殺敵,他是同謀,還不投降,我沒得選,我不殺他們,被殺的就是大周的將士……我說這麼多明白嗎?就是戰場上……一個小小的遲疑都會引起不必要的傷亡,我不能讓將士們白白送死……」

小鐵蛋也不知自己說的她都聽懂了沒,只是看著她手背上越來越多的淚珠子,心都揪成一團,語氣也不由自主地弱了下來:「我把自己賠給還不行嗎?我保證比他對好。」

九公主依舊吧嗒吧嗒落著淚。

小鐵蛋尋思著自己解釋了那麼多,她怎麼一點不為所動啊?

一個大膽的念頭閃過腦海,小鐵蛋瞪圓了眸子:「燕娉婷!不會不記得我了吧?!」

九公主的哭泣戛然而止。

小鐵蛋倒抽一口涼氣。

為毛他覺得這個女人在心虛呢?!

小鐵蛋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一把將她壁咚在了車壁上,並扯下她的蓋頭,看著她那張哭花的臉,以及那無處安放的小眼神,咬牙切齒道:「燕、娉、婷!」

九公主的小身子一個哆嗦!

他心底的猜測確定了大半。

該死的女人,果然不記得他了!

難怪她嚇成這樣,他還以為她是在對自己的夫君念念不忘,卻原來,是把自己當成了有某種怪癖的大變態吧?

殺了她夫君,再把她娶回家慢慢地折磨死她。

她就是這麼想的吧?

可氣死他個蛋蛋了喂!

「為夫君守節三年,我應允了,生生等到如今才娶,我沒有通房也沒有姨娘,覺得我真的是為了把娶回家折磨嗎?」

小鐵蛋蛋都要氣炸了,但他還是拉回了正題:「究竟是什麼時候把我給忘了的?」

九公主咬唇不說話。

小鐵蛋一拳頭砸在她耳旁的車壁上,雙目如炬地看著她:「女人,最好不要惹我生氣!」

九公主心虛地低下頭。

小鐵蛋無情地掐住她下巴,冷冷一笑:「很好,既然忘了,那本世子就幫好好地回憶一番!」

他撕扯著她的鳳冠霞帔。

馬車裡傳來她絕望的哭喊。

兩刻鐘后。

一個扎著丸子頭的九公主,以及一個穿著長衫的小鐵蛋出現在了一座宅院。

鳳冠霞帔真難脫,他手都划傷了!

不過,總算給她換上當年的同款公主服了!

小鐵蛋指著後院的某處地方道:「這是當年盪過的鞦韆,我把它從少主府搬來南詔了!坐上來!自己動!」

完全不想自己動的九公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7】大婚(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