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余晚仙記下載
  4. 余晚仙記
  5. 第850章 入斷崖前夕(二)塑真身問題

第850章 入斷崖前夕(二)塑真身問題

作者: |返回:余晚仙記TXT下載,余晚仙記epub下載

余晚大致了解了她曾救出的那批人的後續情況,又問起余晨和李灝同他們分離之後的事,知曉了余晨從鎮守仙魔邊境的晉西城撤回宗門之後,在宗門內閉關了幾百年,修為從元嬰之境躍入化神境界出關之後,又被派遣來了妖獸森林之處來對抗魔修。

在這裡大大小小的鬥爭,他也參與並經歷了不少,直到今日余晚的到來。

而李灝同樣與余晚分別在晉西城處,不過相比較余晨他們的區別就是,他那時便知曉余晚要入魔淵境內,只不過不僅是因為那道魔靈毒牆對他來說是個威脅和容易暴露自己以外,他還要找尋師尊和大師兄的下落。

所以,那次他便沒有陪同餘晚一起入魔淵,余晚當時是同化神後期的巫馬洛,一同入魔宗找尋黑蕈菇和根土的。

余晚在聊天的過程中,知曉李灝在這幾百年之中,幾乎走遍了整個修真界,來找尋師尊李慕白和大師兄邢野的。

可最終兩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般,根本沒有任何跡象。

要說師尊李慕白的消失,李灝即便找不到人,但大致也能猜到是在魔淵境內。

但大師兄邢野曾同餘晚一起回了宗門,但他出宗順勢找師尊之後,人就徹底沒音信了。

這讓李灝不得不懷疑邢野,是不是落入了哪個秘境之處?

不過也就是他的堅持,還真就查出了一些蛛絲馬跡,而他憑藉著那點關於大師兄邢野的消息,猜測大師兄有可能也入了這斷崖去往佛陀界了,李灝這才來到了妖獸森林此處,想著剿滅魔修的同時,看看能否有機會從斷崖通道進入佛陀界找尋大師兄。

比起余晚對他們的好奇,他們更好奇余晚這幾百年來的經歷。

余晚也不隱瞞,大致挑揀一番后,同他們講述了過程。

自然離最近三年之前,從獅門獄救出師傅這事余晚一道明,最為激動的就是李灝了。

「你說的是真的?!師尊找到了?!」李灝噌的一下站起身來,有些激動的喊道。

「嗯,真的,三年前我再次闖入魔宗南部禁地的獅門獄,師尊就是被囚在那裡,不過見到師尊的那一刻,法身都透著死氣,他已接近行將朽木了。

好在我及時趕到,又尋了一處木靈氣濃郁之地溫養三年,他才漸漸恢復法身。

我在離宗來此之前,師尊也不曾蘇醒過來,之前我只能保證師尊法身暫且無礙,卻不能讓他蘇醒。

於是便將他交給宗主留他在宗門裡了,想著有清虛峰的謝遠仙尊在,他老人家應該能儘快蘇醒。」

余晚想到自家師尊,不由無聲的嘆了一口氣沉聲說道。

「這樣已經是極好了,總比見不到人強,已經有近千年不見師尊,他老人家活著就好,活著就好。」李灝聽罷,只覺得慶幸道。

不過想到這次入斷崖,他的請求被駁回,只得轉而對余晚道:

「對了三日後,你若能安然無恙的入斷崖通道並能成功出現在佛陀界那邊的話,有機會就找尋一下大師兄吧,我來此也是為了找尋他的。

聽說大師兄出關之後就開始四處找尋師尊了,最後他失蹤的地方就是妖獸森林。聽說他混入魔修之中,隨著他們入過這斷崖通道里,這事不知真偽?

所以,若是你順利通過的話,最好也多留意一下大師兄的蹤跡。」李灝再次補充道。

「嗯,好的,這事我記下了。」余晚神色認真的應承了下來。

其實不必李灝多說,若是真有邢野的蹤跡,余晚自然不會丟下不管的。

幾人又閑聊了一個時辰之後,李灝和余琳則退出了余晨的飛舟。

而余晚則向余晨要來了白團脖子上掛著的紫檀楠木吊墜,同時抬手一揮,就在余晨飛舟旁邊,也揮出了一個供她暫居的飛舟。

「阿晨,你這修為看著停止不前有個兩百年了吧,可是知道什麼原因么?」難得只剩姐弟倆,余晚這才開始問詢余晨道。

說起自己的修為,余晨沉默了那麼一時,眼神變得暗沉了一瞬,不過為了不讓阿姐擔心,他揚起臉來,面帶微笑道:

「阿姐放心吧,我這修為不過是一時進入瓶頸期,還沒到突破的時候,這段時間我也一直在靜修,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了。」

余晨說著,手卻不自主的扶了扶肩上白團的小腦袋,似是只有這樣,他才能轉移心中的失落。

余晨的狀態余晚看在眼裡,總覺得這小子有什麼事瞞著她,不過他不願多說,她也就不強求。

再加上余晚神識掃過余晨身上的靈氣氣息波動,發現他並沒有被魔氣纏身。

余晚覺得也許是她多心了,也就不再糾結這件事,只是想到余晨的風靈根,她不由抬手一揮手腕一轉,一個儲物袋出現在她的手掌心中,並對著阿晨說道:

「這儲物袋你收著,阿姐得了一些難得的息壤,當初得到的風鈴花也用息壤為你種植了一些,這儲物袋裡的風鈴花就是用那息壤種出來的。

而這比之以前給你的風鈴花所蘊含的風靈力,還要高出幾倍的量,也精純濃郁了太多。若是你能吸收了這些風靈力的話,也許就能突破化神中期之境。」

余晚說完,便把儲物袋推送到余晨面前,比起余晨的激動,白團一反常態,比余晨動作還快,直接撲棱著翅膀飛撲到儲物袋上面,發出歡快的「唧唧」聲來,便抬起它那小爪一抓,一把將那儲物袋牢牢抓在爪下,再次歡快的高飛上天,毫不掩藏它的喜悅之情。

看到白團這麼一鬧,余晚並不惱它,不由勾唇一笑,無語打趣道:

「還以為白團長大了,沒了以前的歡脫性子,果然這麼一看,小傢伙還是沒多大變化啊。」

「呵呵,可不是嘛,還不是因為白團最好吃,尤其最愛吃阿姐給我的風鈴花,之前阿姐給我的風鈴花,幾乎大半都入了它的口中。

後來剩餘的風鈴花是越吃越少,我只得控制它的口糧,它還跟我鬧了不小的脾氣呢。

現在好了,阿姐你又送來這麼多,它估計怕我又要控制它的口糧,竟然率先搶走了那儲物袋,還真是個沒出息的,竟給我丟人了,讓阿姐見笑了。」

余晨只覺得丟人啊,有些不好意思,只得無奈說出白團為何有這麼不爭氣舉動的原因。

「沒關係的,阿姐給你的足夠多,你和白團都是風靈根,自然不可能少給你們,不過這次給你的風鈴花靈力很強,最好不要一次吸收太多,一次一顆就夠了。」

識海里因為界碑碎片的聚齊,靈氣也讓識海靈氣濃郁太多,靈氣除了被天地萬物吸收之後,多餘的還被當初埋入菩提樹下的息壤一併吸收並且裂變擴大,竟生生讓原本的息壤蔓延到了風鈴花所在地區。

所以,余晚給余晨收割得那一袋儲物袋,確實是那部分息壤里種植出來的,自然風鈴花的功效也是成倍數增加。

「嗯,好的阿姐,我知道了。」

修行也有兩千年了,余晨不知道阿姐究竟是怎樣種植風鈴花的?也許是阿姐得了什麼密寶擁有種植空間?或是擁有什麼利於種植的陣法存在?

但余晨所接觸過的風靈力之物,只有阿姐給他的風鈴花,竟是每次都有所不同,那蘊含的風靈力,一次比一次超出他認知的強勁,他不是沒有懷疑阿姐的不同。

其實他也一直隱隱發現,阿姐有很多的秘密並未同他細說,只是阿姐不願多說,他也就裝傻充愣權當不知曉,阿姐疼他,願意把好東西給他,這份親情他不願辜負,所以他都受著。

可余晨也發現自己能為阿姐做的事,少之又少,他能做的就是努力修鍊,將來能成為阿姐的靠山,也就減少一點心中那份愧疚。

「哦對了,過幾日阿姐要入那斷崖通道,你不要為阿姐擔心,阿姐吉人自有天相,你就好好留在這裡等著阿姐回來。

阿晨,修為不要貪功冒進,這樣容易根基不穩,更容易引發心魔,不要想太多,好好趁著現在靜心修鍊。」

余晚原本是想要寬慰余晨的,可越說到後面,她心中越是有些感慨,下意識視線望向上空遠方的夕陽紅,那紅日西落,染紅了天際線的半邊天,不由得讓她無聲的嘆了一口氣。

氣氛隨著余晚一時的失神,再到那歡快的白團興奮夠了,從上空抓著那儲物袋俯衝下來,瞬間拉回這沉默的氣氛。

二人又相互交代了兩句寬慰的話后,余晚便同餘晨分開,回了自己的飛舟上,並設了隔絕結界。

入了飛舟,余晚便盤曲坐在塌上,抬手一揮,又將那紫檀楠木吊墜幻了出來,懸浮在她面前。

吊墜一出現,就連一道虛幻有些透明的白色青煙從裡面飄出。

「主人。」

青煙幻化成一道女人身影,並恭敬對余晚行禮道。

「起來吧,梨落這麼多年不見,你這魂體之態……竟然會越來越虛弱?這紫檀楠木吊墜有養魂的功效,哪怕你即便離開我,只要有它在,即便不能普通我小世界助長你的魂力,也不該讓你變得這般透明虛弱,你可是消耗魂力做了什麼?」

余晚看著眼前虛化得厲害的梨落,不由蹙眉問道。

「真是什麼事都瞞不了主人,之前白團與一高階魔修被其重傷神魂,我便將我的半數魂力渡給了白團,這才修復好了它的魂力。

而我也因為那次輸出,傷了魂體,這吊墜只能夠維持我魂魄不消散,卻不能產生魂力為我補給,因為沒有吸收任何補魂之物,這才一直這般狀態存活著。」

梨落知曉自己什麼情況,光看她原本就透明的魂體,就覺得她能隨時消散一般,但她說話的口氣卻透著輕鬆,半點不後悔她為了白團,奉上自己半數魂力這等要命的決定。

余晚就這麼定定的看著梨落講述過程,她的神態尤為從容,見她這樣,余晚心疼她的同時,不由感慨母愛的偉大,真真是為了孩子,梨落是什麼都可以捨棄了,哪怕是她的命,說給還真就給了出去!

難怪這次再見白團,感覺它多少還是少了點之前孩子氣的任性和歡脫。

不過想到一件好事,余晚看著梨落開口道:

「我這有個喜事想同你說一說。」

「哦?主人有什麼好事?」梨落一臉疑惑又好奇的問道。

「你可還記得金葉菩提樹?」余晚問道。

「知道,難道……難道菩提樹結果了?!」

被余晚這麼一提示,梨落不傻,當即便明白余晚想要表達什麼了,她錯愕了一下后,一臉不可置信的驚呼道。

看梨落那激動到雙手捧在前胸顫抖的樣子,余晚也不好故意吊著她,沖著她抿唇一笑,點點頭承認道:

「嗯,結果了,不僅結果了,甚至還助宏光法師的魂體重塑了真身。」

「真……真的?!那……那豈不是我我也能恢復實體修鍊了?」

得到了余晚的肯定,原本就激動到打磕巴的梨落,更是高興到結巴不斷的問詢余晚。

「哎,原本想著找到阿晨之後,將你帶入回識海小世界,就能為你重塑真身的。

可是你的魂力不全,消耗了一大半啊,之前宏光法師重塑真身的時候,那可是消耗了七七四十九日的折磨,這才能成功脫胎換骨的。

他那樣的全魂力狀態,還是被折磨了個半死才能成功,你這樣的情況,我還真不敢輕易讓你服用菩提果塑真身。」

余晚沉思一番之後,這才十分嚴肅的對還處在興奮中的梨落認真說道。

她的話猶如一盆冷水直接澆滅此時梨落那熾熱的心情,不過一想到菩提果已經成熟了,那麼她就還有機會,只要她把半殘的魂魄養全之後,不就可以繼續了么?!

「沒關係的主人,只要菩提果還在,只要我將魂力養好后,就能繼續完成塑真身的事了。」梨落眼中帶著光,看向余晚口氣十分堅定的說道。

見她不曾放棄希望,余晚也深受梨落那股執著又堅定的眼神感染,轉而為她打氣道:

「確實也是如此,識海小世界里,很適合你養魂補魂,不過是花費點時間而已,只要你能等等,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再次恢復真身本體之態了。

再加上你比宏光法師幸運,除了金葉菩提果之外,他是僅僅靠一枚原骨舍利子而衍化生成的真身本體。

但你不同,之前你那蒼鷹本體,我不曾用它淬鍊任何東西,所以一直為你溫養保留著呢。

雖然本體失了血氣,但相信通過宏光法師逆天改命的陣法,以及菩提果的再生作用,我想讓原先你的本體和你的神魂融合再生的話,應該是最完美也是最契合的真身重塑。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魂養好,也好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挑戰和新生。」

「嗯嗯,放心吧主人,梨落很期待,我會儘快修復好我這半魂之態的。」

聽到余晚竟還溫養這她那千瘡百孔的榜樣本體時,她內心充斥著感激之情之外,也越發振作起來了,她眼裡此時看上去,可比余晚最初見到的那股看淡的平靜,要多彩了許多,魂體之態的人形,看上去更有活力和生機。。

大家還在看:魏紫修仙傳絕品靈仙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帝少的心尖啞妻蜜吻999次:喬爺,抱!久等了,唐先生!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絕世武帝我的同桌有點冷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