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誰的忌日?

第一千章 誰的忌日?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出聖栗出處,我可以饒你一命。」西門昌冷笑著對韓三千威脅道,他的主要目的是得到更多的聖栗,而韓三千的性命在他眼裡卻是一文不值的,所以他並不希望韓三千把這樣珍貴的消息帶進棺材里。

「以你西門家主的地位,就算我告訴你,之後你也會殺了我吧。」韓三千笑著說道,西門昌向來囂張,以他的為人態度,怎麼可能輕易放過自己。

當然,韓三千也並未懼怕眼前這個九燈境的強者,只是費靈兒在這個時候莫名其妙的出現,讓他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

他暴露得越多,費靈兒就會越了解他,但是反觀他對費靈兒的了解,如今卻還是一張白紙一般。

「你也自知之明非常不錯,或許我會大發慈悲放你一馬,或許,我會給你一個痛快,讓你死的時候不要太痛苦。」西門昌說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既然橫豎都是死,我為什麼要告訴你,而且聖栗的出處,是一個比暗黑森林更加危險的地方,你敢去嗎?」

「喂喂喂,你們還要廢話多久,趕緊打啊。」一旁的費靈兒等得有些不耐煩了,這不是她沒有耐心,而是她迫不及待的想看看韓三千的實力究竟在什麼境界,所以每一刻的時間對她來說,都是煎熬。

「小姑娘,我們的事情,與你何干,你要是再敢廢話,我先殺了你。」西門昌冷眼看向費靈兒,語氣狂妄至極。

九燈境高手聽到這句話,冷汗卻是流得更加厲害了。

費靈生!~

哪怕是帝尊也不敢用這種態度跟她說話啊。

西門昌竟然敢這樣威脅她,豈不是找死嗎?

費靈兒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這老東西真是目中無人,要不是有好戲看,她才懶得在這裡浪費時間。

見費靈兒不再說話,西門昌又轉頭看向了韓三千,說道:「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自己看著辦吧。」

「哎。」韓三千突然嘆了口氣,這一戰不可避免,哪怕是會被費靈兒看透自己的實力,韓三千也只能出手,面對九燈境的強者,他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西門昌本以為韓三千會妥協,心裡正露出了一些得意,卻聽韓三千說道:「明年的今日,將會是你的忌日。」

「大言不慚,不知死活的東西。」西門昌臉色一變,幾乎猙獰了起來,對九燈境強者說道:「給我廢了他,我要慢慢折磨他,直到他把聖栗的產地告訴我。」

九燈境強者內心不願意出手,因為費靈兒的出現使得他不敢小看韓三千,但是事到如今,他不想出手也得出手。

「小兄弟,多有得罪。」九燈境強者對韓三千說道。

強者之戰,必然驚天動地,如果在這城內打起來,恐怕會傷及無數無辜,這不是韓三千願意看到的。

「還請前輩隨我出城,戰個痛快。」韓三千話音一落,便是終身一躍,整個人如同流星一般閃逝不見。

隨即九燈境強者同樣如此,兩人不過片刻之間,便已經到了城外無人之處。

「真是麻煩。」費靈兒隨意抱怨了一句,在眾人都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消失在牆頭。

西門昌等人見狀,也趕緊朝城外走去。

西門燼雖然已經非常直白的對西門昌表達了自己的意圖,但是當他跟在西門昌身邊的時候,卻沒有絲毫膽怯,甚至就跟以前一樣,沒有半點變化。

「沒想到你竟然會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外人身上,這將會是你這輩子最錯誤的選擇。」西門昌對西門燼說道。

「爺爺,是你逼得我無路可走,這是我唯一的選擇。」西門燼淡淡的說道。

「哼,西門家族的所有都是我的,我給你的,你才能要,我不給你的,你多看一眼都是罪過,族長之位,不是你能夠隨意覬覦的。」西門昌不屑的說道,他雖然一直把西門燼當作未來族長培養,但是這不代表族長之位就一定會落在西門燼頭上。

如今西門昌自己有了機會成為極師境的強者,能夠延長壽命,他當然更加願意繼續坐在這個位置上。

人都是自私的,而且在壽命這種巨大的誘惑力之下,西門昌做出這樣的選擇,無可厚非。

「你不給的,我必須要爭取,否者的話,活著還有什麼意義,我可不是你隨意擺弄的傀儡。」西門燼淡淡道。

「等他死了之後,希望你還有底氣能夠說出這種話來。」西門昌說道。

西門燼表面非常平靜,但是內心已經掀起了波濤,他對韓三千的信任是百分之百的,因為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其他選擇,但是信任和擔憂並不衝突,他不得不擔心韓三千根本就不是九燈境強者的對手,一旦韓三千失敗了,他也會跟著跌入萬丈深淵。

「爺爺,你真的覺得他會輸嗎?」西門燼說道。

這句話彷彿讓西門昌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說道:「西門燼啊西門燼,難道你不知道鍾啟山的境界嗎?他是九燈境的強者,除非是費靈生出面,誰能夠是他的對手。」

「他不止是九燈境強者,而且還是最接近極師的人。」西門燼面色沉重的說道。

「說不定我們還沒有到城外,他已經被廢了,而你,也將不再是西門家族的族人。」西門昌說道,西門燼狼子野心畢露,西門昌自然不會把這種人留在自己身邊。

對西門燼來說,他只在意族長之位,根本就不在意血脈親情,西門昌又何嘗不是?

在西門昌眼裡,只有權利和地位才是最重要的,而西門燼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傳承而已。

當他成為極師境的強者,根本就不需要西門燼傳承,甚至他還可以用返老還童之能,培養新的下一代。

「明年的今天,若不是你的忌日,便是我的。」西門燼語氣堅定的說道,似乎他已經做好了決定,一旦韓三千敗了,他便不會憐惜自己的性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章 誰的忌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