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飄渺宗。」詹台流月面不改色的說道,她不想殺人,所以直接報出了自己的名號,希望以此來嚇退這幫地痞流氓。

那幫人愣了一下,隨即大笑了起來,很顯然並不相信詹台流月的話。

「美嬌娘,你可真是會開玩笑啊,你要是飄渺宗的宗主,我還是帝尊呢。」

「美娘子連說謊騙人都不會,你要是說了不這麼厲害的宗門,或許我們還信了,飄渺宗的宗主,怎麼可能出現在我們這個小地方呢。」

「大哥,別說廢話了,綁了這美娘子,讓兄弟們好好享受一番吧,我已經快受不了了。」

聽到這些話,韓三千無奈的嘆了口氣,詹台流月很顯然已經打算放這些傢伙一馬了,可是他們卻一點領悟能力都沒有,看樣子這一架是打定了,不然的話,根本平息不了。

「正好,我再喝杯茶趕路吧。」韓三千對詹台流月說完之後,又做了下來,看他的樣子,並不打算出手。

詹台流月搖了搖后槽牙,身為男人,他竟然不幫忙,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雖然以詹台流月的實力對付這幫人也不需要韓三千幫忙,但是他卻一點男人擔當都沒有嗎?

「韓宗主渴得真是時機。」詹台流月不滿的說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對那幫人說道:「等會兒下跪求饒的時候,你們磕頭可得用力點,不然這位美娘子可不會輕饒你們。」

說完,韓三千就當真開始喝茶了。

那幫大漢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早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詹台流月親密接觸,此時韓三千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無疑是給了他們機會。

「給我上,誰要是能撕了這娘們的衣服,誰就第一個享受。」

這番話一出,那幫大漢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嚎叫著前仆後繼。

韓三千喝著茶,都不忍心去看那幫大漢的下場,耳邊不時的傳來痛苦的叫聲,讓韓三千忍不住露出了憐憫的表情。

「哎,一幫可憐的肌肉怪,惹誰不好,竟然敢招惹飄渺宗的宗主,死得也真是不冤啊。」韓三千一臉感嘆的說道。

打鬥聲來得快去得也快。

詹台流月八燈境的實力,對付這幫地痞流氓自然是輕而易舉的。

當打鬥聲停止,韓三千忍不住轉頭看的時候,那畫面叫一個慘烈,就沒有一個能繼續站著的,除了幾個已經暈死過去的人之外,無一不是痛苦的在地上打滾。

「當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啊,都給你們說了,她是飄渺宗的宗主,你們怎麼就不信我的話呢。」韓三千無奈的說道。

詹台流月瞪了韓三千一眼,這傢伙說風涼話的時機倒是抓得很好。

「我是詹台流月,你們現在信了嗎!」詹台流月對那幫人說道。

領頭的人點頭如搗蒜,他沒想過自己會敗得這麼慘,現在即便詹台流月說自己是帝尊,他也得相信。

「詹台宗主,我們有眼不識泰山,打擾了您的清靜,罪該萬死。」領頭人跪在地上,一副求饒的樣子。

韓三千又是嘆了口氣,同樣的場景,他已經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但是有什麼用呢?這種人無處不在,今後這樣的事情,估計還是會無數次的發生。

「真是膩了。」韓三千自顧自的說道。

「什麼膩了?」詹台流月不解的對韓三千問道。

「沒什麼,你要是不準備殺這些傢伙,我們就繼續趕路吧。」韓三千說道。

聽到這話,那幫人個個都緊張了起來,趕緊跪向詹台流月,希望詹台流月能夠放他們一馬。

詹台流月不是個嗜殺的人,而且這幫小角色,也不值得她痛下殺手。

「滾吧。」詹台流月冷聲說道。

「謝謝詹台宗主,謝謝詹台宗主。」

一幫看似很厲害的大漢,抱頭逃竄,一點沒有之前的威風之氣。

兩人繼續朝著皇龍殿趕路。

詹台流月對於剛才韓三千不出手,雖然心裡不滿,但是並沒有表現出來,雖然按常理來說,應該是韓三千出手,英雄救美,但韓三千卻不是一個常人,所以他做出的怪異事情在詹台流月看來,也算不得什麼稀奇。

「馬上就要到皇龍殿了,你想好了嗎?」詹台流月對韓三千問道。

「想好什麼?」韓三千反問道。

「進了皇龍殿,你的生死,便掌控在帝尊手裡,你真不怕他會殺了你嗎?像你這樣的人,對於皇龍殿來說,是莫大的威脅。」詹台流月說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如果他要憂慮這一點的話,就絕不會打定注意來皇龍殿,既然已經決定來了,就說明韓三千根本就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即便帝尊真的有殺他的本事,韓三千也不怯全力一戰。

「能夠讓你見識帝尊在皇龍殿的強大,你是不是要感謝我?」韓三千笑著道。

詹台流月一陣無語,韓三千竟然還有心思開玩笑,難道他就一點都不怕死嗎?

「你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詹台流月忍不住問道,這是她多天以來的好奇,自從接觸韓三千之後,她就察覺到韓三千異於常人,不論是說話,還是行事風格,都是她前所未見的。

如今很有可能面臨生死,他卻可以把這件事情當作玩笑說出來。

「男人,難道你看不出來嗎?」韓三千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說道。

詹台流月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如果帝尊真要對付你,你別指望我會幫你。」

「以你八燈境的實力,也幫不上什麼忙。」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你……」詹台流月氣急攻心,她身為飄渺宗的宗主,從未像現在這樣被人無視過,可是韓三千卻一點都不把她放在眼裡。

不過以實力境界來說,韓三千的確有這樣的資格。

二十八客卿一戰,這是震驚了整個皇庭的事情,詹台流月哪敢有什麼不服呢。

「你放心,我會睜大眼睛看著,看你怎麼死在帝尊手裡。」詹台流月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三千笑了笑,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這就開始詛咒他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