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崇陽下山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崇陽下山

「真是沒有想到,他居然還能找到我。」崇陽一臉感嘆的說道,當初退隱江湖,他幾乎斷絕了和外界的所有聯繫,為了全心培養祁虎,他特意選擇了這樣的深山老林,卻沒料到,還是沒有逃過南宮博陵的眼睛。

「家主想要知道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逃過。」鍾長秋淡淡的說道。

崇陽點了點頭,南宮博陵的勢力範圍,的確非常驚人,而且既然他當年答應過南宮博陵,如今被找上門,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看了一眼正在啃着他扔掉的野兔,崇陽問道:「他希望我做什麼?」

「燕京正在舉辦武極峰會,他希望你能夠參加。」鍾長秋說道。

「武極峰會?」崇陽微微有些錯愕,身為武道中人,他知道武極峰會,可是他不太明白南宮博陵讓他參加的理由。

南宮博陵在炎夏也有着自己的勢力,但是這些勢力從來沒有浮出水面,南宮博陵依靠着許多的傀儡來控制局面,這是因為他喜歡用這種隱藏的方式來發展自己的力量。

如今,南宮博陵竟然要公開參加武極峰會,難道說,他已經厭倦了低調,準備在炎夏亮響自己的名號?

可是這樣的猜測,崇陽自己都覺得有問題,因為南宮博陵根本就不是這樣的人,他也不屑這樣做。

「我能問為什麼嗎?」崇陽說道。

鍾長秋搖了搖頭,說道:「你要是想知道原因,可以見到家主之後,自行對他詢問,我沒有資格告訴你。」

崇陽嘆了口氣,其實原因是什麼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曾經答應過南宮博陵,如今南宮博陵派人找上門,他只能出山。

只是可惜了,要耽誤對祁虎的訓練時間,而且祁虎的訓練被耽擱一天,他的訓練節奏就會徹底斷掉。

如果把祁虎一個人放在山上,崇陽又會擔心他的安全問題。

「我可以把徒弟帶上吧。」

「當然沒有問題。」

崇陽走到滿嘴是油的祁虎身邊。

祁虎仰起頭,露出一個燦爛的憨厚笑容,說道:「師父手藝真好,太好吃了。」

崇陽習慣性的踹了祁虎一腳,說道:「趕緊去收拾行李,準備下山。」

這不是崇陽對祁虎的虐待,而是師徒二人已經習慣了這種相處方式,祁虎要是一天不被踹上兩腳,他自己都會不習慣。

「下山?」祁虎不解的看着崇陽,因為師父說過,他沒有達到要求之前,是絕對沒有資格下山的。

「師父,我們為什麼要下山。」祁虎問道。

「廢話真多,我要下山,還需要給你解釋嗎?」說完,崇陽又順勢抬起了腳。

祁虎見狀,趕緊溜回了小木屋收拾行李。

雖然崇陽心裏有很多的疑惑,但是他並沒有對鍾長秋問起,他知道鍾長秋的身份,對於這些事情,是不敢輕易給他回答的。

一行三人,當晚便出發下山,沒有片刻的休息。

燕京。

由於韓三千的對手相繼棄賽之後,韓三千便顯得有些無所事事,不過他也沒有閑着,南宮博陵既然已經來了燕京,那麼他和南宮博陵之間,遲早會有一次碰面。

「這幾天真是有點奇怪了。」正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的韓三千,突然聽見施菁拿着手機自言自語。

「怎麼了?」韓三千疑惑的問道。

施菁走到韓三千身邊,把手機遞給了韓三千。

手機上是施菁和吳欣的聊天,往前看,兩人聊得不亦樂乎,但是這兩天,施菁給吳欣發送的消息,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已經和她說得很清楚了,她不願意搭理你,也是正常的吧。」韓三千笑着說道,不就是沒有回消息嗎,他還以為是多大的事情呢。

施菁搖了搖頭,根本就不認同韓三千這個說法。

他對吳欣的確非常的無情,但是施菁並不認為這會影響到她和吳欣的關係,而且吳欣在她心目中,是個非常懂禮貌的孩子,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不回她信息呢。

「兒子,我這心裏,總是有些不踏實,像是出了什麼事情一樣。」施菁說道。

「放心吧,能有什麼事情,而且就算有事,跟我們也沒有關係啊。」韓三千說道,他第一次見吳欣,就是在夜場救了她,如果吳欣還執迷不悟的話,這也和韓三千沒關係,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管這些閑事的心思。

「萬一就跟你有關係呢?要不你陪我,去家裏看看。」施菁說道。

聽到這句話,韓三千頓時就警惕了起來。

該不會這又是施菁的什麼計謀吧,故意想用這種方式讓他和吳欣見面?

「媽,我和她真的不可能,你不用想這些沒用的辦法讓我跟她見面。」韓三千無奈的說道。

施菁輕輕的錘了一下韓三千的肩頭,說道:「我是真的擔心,而且我早就放棄了撮合你和她的念頭,我又怎麼會故意這麼做呢。」

「她是個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所有行為負責,如果她給自己造成了危險,後果也應該她自己承擔。」韓三千淡淡的說道,他對吳欣這個女人,沒有關心的心思,假使真的有危險,韓三千也不打算出手。

「你就不怕這事跟你有關嗎?萬一是你的仇家找她麻煩呢?」施菁說道。

「這怎麼可能,我的仇家,怎麼會找到她頭上。」韓三千癱坐在沙發上,一副無力的樣子。

「你要是不去,我自己去。」施菁說完,就回房間拿起了自己的包,準備出門。

韓三千一臉糾結,他不打算管閑事,但是也不能讓施菁一個人去啊。

萬一吳欣真遇到了什麼麻煩,又把施菁拖下水該怎麼辦。

「我真是服了你了。」韓三千無奈的站起身,跟上了施菁。

施菁笑了笑,說道:「怎麼,還是擔心你的老媽子,我還以為你真的這麼絕情呢。」

「媽,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你還是和吳欣斷了聯繫吧。」韓三千說道,他不想和吳欣牽扯太深,不是怕自己會受影響,而是擔心吳欣會在這段關係當中無法自拔。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崇陽下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