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大不了的事情?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大不了的事情?

讓人沒有想到的一幕發生了。

咄咄逼人的林芳,突然跑到韓三千的面前,砰的一聲雙膝跪在地上。

「這……」

「怎麼回事,林芳這是怎麼了!」

「什麼情況,怎麼就突然跪下了呢?」

本就一頭霧水的同學們,此時更加摸不著頭腦。

趾高氣昂的林芳,剛才還說她認識世界財富榜上的大人物,在施菁面前炫耀,並且不停的去貶低施菁,而現在,她卻給施菁的兒子跪下來了。

這種極端的變化,實在是讓人想不到原由。

「劉煒,這是怎麼了?」一個男同學悄無聲息的靠近劉煒,之前他注意到劉煒和林芳有過交談,而且劉煒此時的臉色也相當不好看,這說明他肯定知道一些內幕。

聽到這話,劉煒下意識的搖了搖頭,韓三千展現出的這種驚人能量,讓他根本沒有膽量去議論這件事情,他擔心韓三千將怒火撒在自己身上,那麼他一輩子的努力,很有可能會變成竹籃打水。

「不,我也不知道。」劉煒說道。

「你怎麼會不知道呢,我剛才可明明看見你和林芳聊天,而且你要是什麼都不知道,會這麼害怕嗎?」那位男同學不肯放過劉煒,繼續問道,因為他心裏實在是太好奇了。

按理來說,林芳的地位也不低,更何況又認識那麼多大人物,突然跪下這個畫面實在是太詭異了。

「你就別問了,我可不想被殃及魚池。」劉煒無奈的說道。

「你放心吧,你告訴我,我絕對不會告訴其他人,難道我的話你還不相信嗎?」那人說道。

劉煒不屑的看了那人一眼,他的話能相信?

上學期間,就屬這個傢伙嘴碎,而且還是一個喜歡打小報告的人,徹頭徹尾的挑事者,要是真告訴了他,恐怕不用三分鐘的時間,所有同學都會知道這件事情。

「你要是想知道,自己去問施菁的兒子。」劉煒說道。

那人不屑的揚了揚嘴,說道:「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整得這麼神神秘秘,有意思嗎?」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這話聽在劉煒的耳朵里,實在是讓他想笑,這要是大不了的話,林芳用得着給韓三千跪下嗎?

而且發生在韓三千身上的事情,能是大不了的?

他可是在短短的時間裏,做到了調動世界財富榜上十幾位大人物,這種能量,幾乎已經是劉煒無法想像的層面,他到現在也想不出韓三千究竟是怎麼做到這件事情的。

這時候,林芳對韓三千開口說道:「求你,再給我一個機會,我保證會低調做人。」

林芳在國外擁有的名媛身份,是她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和精力才上位的,她不想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失去,所以在眾人面前下跪雖然是一件丟臉的事情,但只要能夠挽回這一切,林芳任何事情都可以做。

「機會,我早就已經給過你了,只可惜你並不知道珍惜,所以你需要承擔現在的後果。」韓三千淡淡的說道,對於摧毀這種女人,他本質是沒有興趣的,但林芳一再的逼迫施菁,這就讓韓三千忍無可忍了。

而且他已經做過的事情,又怎麼可能去反悔呢?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這麼厲害,我為剛才做的事情給你道歉,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能失去他們,否者我會一無所有。」林芳竟然急得哭了起來,足以見得這件事情對她的打擊有多麼嚴重。

畢竟是花了半生精力才做到了被認可,如今一夕之間全部毀了,林芳甚至覺得自己的人生都變得沒有意義了。

「你認為,你在那些人心目中,真的有價值嗎,他們會為了你這種女人出爾反爾嗎?」韓三千問道。

這句話,直接就讓林芳懵了,因為她很清楚自己在那些人面前所扮演的地位,所以在面對那些人的時候,她都會格外的小心翼翼,就怕不小心惹怒了他們,被一腳踹開。

那些人,可都是世界頂尖的有錢人,他們身邊卻不缺乏鶯鶯燕燕,絕不可能把任何一個女人放在心裏。

玩物就是玩物,是可以隨時被人丟棄的。

林芳知道,發生過的事情,已經無法挽回了,所以她的心態變得奇怪了起來。

既然挽回不了,她為什麼還要給韓三千跪下道歉?

陰沉着一張臉的林芳站起身,對韓三千說道:「是你毀了我,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韓三千啞然失笑,這女人是被逼急了所以瘋了嗎,居然還敢對他說出這種話來?

她有什麼資格針對韓三千?

「有句話叫做不見棺材不掉淚,這句話很適合你,但我希望你不要用上。」韓三千提醒道。

「我的生活已經毀了,就算死又怎麼樣!」林芳咬牙切齒的說道,前半生的精力和努力,全部付諸東流,如今她再也回不去那個上流社會,所以她已經無所畏懼。

「你要是認為這樣就可以嚇唬我的話,我不妨直白的告訴你,你的命,在我眼裏一文不值,走出這龍湖山莊,你或許就會車禍而亡。」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兩人的對話讓旁人摸不著頭緒,但韓三千最後這句話,卻讓人不禁頭皮發麻。

車禍而亡,韓三千如此明顯的暗示,似乎是在說明了林芳的下場。

可是……他真的敢這麼做人?

除了劉煒之外,很多人都認為韓三千才是真的在嚇唬林芳。

但是劉煒比任何人都清楚,韓三千這番話有着什麼樣的份量,能夠隨意調動財富榜上的人,安排一場車禍,對他來說,更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一刻,劉煒在心裏明確了一件事情,不管發生什麼情況,絕不能去得罪韓三千和施菁,順順利利的結束今天的同學會之後,他也得趕緊打消對施菁的念頭,否者的話,林芳的噩夢,便會降臨在他頭上,他可不想重蹈林芳的覆轍。

畢竟林芳只是針對施菁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就已經導致了這種結果,誰要是對施菁心懷不軌,下場必定會更慘。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大不了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