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和稀泥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和稀泥

服務員大排長龍,開始上菜。

這期間曾曉也出現了,但是他並沒有去插手韓三千的事情,也沒有毛遂自薦,怕自己畫蛇添足,畢竟以韓三千的能力,這點小事又算得了什麼呢?

「施菁,大家都是同學,這事就算了吧,林芳剛才雖然有點過分,但也不至於把事情鬧到這種嚴重的份上吧。」

「是啊,老同學這麼多年沒有見面,何必鬧得火藥味這麼重呢?」

「依我看,各退一步海闊天空,怎麼樣?」

見事情完全僵住了,那些老同學開始和稀泥,但是他們並不知道事情發展的地步,已經到了沒有退步的餘地,林芳失去了那些財富榜上的人脈,這樣的結果,是她無法接受的,所以她絕對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至於施菁,她甚至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又怎麼讓步呢?

而且從一開始,施菁就沒有打算和林芳計較。

「林芳怎麼說也認識那麼多大人物,韓家在燕京雖然厲害,但是也不願意結仇吧。」

「來來來,吃飯喝酒,話都在酒里,這麼多年沒見,咱們先走一個。」

一幫同學開始自顧自的落座,希望以此來平息雙方之間的戰火。

但是劉煒卻沒敢動,畢竟在場的人當中,只有他一個人才知道真實的情況,那個說韓家在燕京厲害,但也不願意結仇的同學,在劉煒眼裏,真是作死。

林芳認識的那些大人物,可是已經和林芳撇清了關係,而這一切,很有可能僅僅是因為韓三千的一個電話。

「班長,你怎麼還杵著幹什麼,這次同學會可是你發起的,得你來帶頭。」

「是啊,劉煒,你幹什麼呢,趕緊的,陪老同學們喝幾杯。」

「施菁林芳,你們兩也趕緊來,酒杯里見真章,誰要是喝趴下了,今天就算誰輸了。」

一部分人開始起鬨,天真的以為幾杯酒下肚就可以讓施菁和林芳化解恩怨。

而且還有一小部分的人,希望能夠借用酒精的作用,達成他們自己見不得光的目的。

不管是施菁,還是林芳,對他們來說能夠有一親芳澤的機會,今天的同學會就沒算白來。

施菁沒有搭理眾人,而是走到了韓三千面前,事到如今,她也該去了解一下究竟發生了什麼,不然她這個當事人,還被蒙在鼓裏一無所知。

「三千,剛才是怎麼回事,林芳怎麼會給你跪下了?」施菁小聲的問道。

韓三千淡淡一笑,說道:「她認識的那些所謂的財富榜上的人,其實都是南宮博陵的傀儡而已,我給南宮博陵打了一個電話,那些傀儡全部和林芳撇清了關係。」

聽到這話,施菁恍然大悟,難怪剛才林芳的手機一直有電話打來,而且她就是在接聽了那些電話之後,表情才發生了巨大變化,原來是這樣。

跟南宮博陵有關,韓三千能夠把事情做到這個份上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在施菁心裏,還是隱隱驚訝於南宮博陵的能力,財富榜上的人,竟然都是他的傀儡,南宮家族究竟掌控著全球多少的經濟?

「所以,現在林芳算是完蛋了嗎?」施菁問道。

「可以這樣說,而且事情已經沒有迴旋的餘地了。」韓三千說道,對那些人來說,林芳就是一個隨時可以拋棄的玩物,林芳差點為他們帶來麻煩,自然就會遠離這個女人。

施菁點了點頭,本想着給林芳求點情,畢竟都是同學,但韓三千都這麼說了,她也就懶得讓韓三千去浪費精力,畢竟同學和兒子之間,誰更重要施菁還是拎得清的。

她可不會為了一個同學去為難自己的兒子。

「先吃飯吧,看她接下來還能幹什麼。」施菁說道。

韓三千擺了擺手,說道:「媽,你先吃吧,我出去透透氣。」

「怎麼了,不舒服?」施菁擔心的問道。

「沒有,就是單純的不想跟你這幫同學吃飯,還有林芳這個女人肯定不會就此罷休,我得解決了這個麻煩。」韓三千說道。

施菁眼皮一跳。

解決林芳?

剛才韓三千已經說過了,一場意外的車禍,隨時可以帶走林芳的性命,他該不會真的這麼做吧?

雖然林芳可恨,但也罪不至死啊。

「三千,林芳雖然過分了一些,但是用不着死吧。」施菁說道。

「媽,你想什麼呢,我怎麼可能隨便做這種事情,就是給她點教訓而已。」韓三千無奈道。

「那就好,那就好。」施菁鬆了口氣,繼續說道:「那你先去溜達溜達,等我吃了飯,給你打電話。」

「成。」

說完,韓三千就離開了龍湖亭。

多數同學都沒有注意到韓三千,推杯換盞好不熱鬧,只有劉煒注意到了韓三千的離場。

從他的背影來看,這就是一個不成熟的小屁孩而已,但是他所擁有的能量卻是意外的驚人,讓劉煒實在想不出他會這麼厲害的原因。

龍湖山莊之所以會被命名為龍湖山莊,是因為在這個山莊的中心地段,有着一個巨大的人工湖泊,曾曉取名為龍湖,山莊便因此而得名。

能夠在燕京郊區看到這樣的湖泊,還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

韓三千發現湖邊正有不少人在垂釣,時至午飯,這些人居然還沒有收桿,也不知道釣魚究竟有着什麼樣的魅力。

韓三千來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身邊。

老者手持魚竿,頭戴漁夫帽,裝備齊全,架勢專業。

「老爺爺,有魚上鈎嗎?」韓三千隨口問了一句。

「龍湖的魚,可不好釣啊,不過正好你來了,它就上鈎了。」說這句話的時候,老者揚手起竿,正好刺中了一條巴掌大的鯽魚。

這話聽在韓三千耳朵里,讓他感覺有些奇怪,他來了,就上鈎了,說得像是老者在釣它一樣。

「這魚力氣真大啊。」聽着嗖嗖嗖的風線聲,韓三千忍不住說道。

老者軟桿博魚,釣出了博大物的感覺,時而把魚拉出水面,時而又讓魚沉入水底。

韓三千明顯的發現,因為跟魚搏鬥,老者已經面紅耳赤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和稀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