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曾經的風雲人物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曾經的風雲人物

韓三千背身對著老人家,但是他的明銳感官,能充分的感受到老人家下跪的舉動,這讓他有些無奈。

雖然說他並沒有把這個老人家放在眼裡,但他畢竟是一位長者,願意對他這個小屁孩下跪,說明他真的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階段。

在這種情況下,韓三千如果還是拒絕的話,就顯得太沒有人情味了。

可是因為這種事不關己的原因而耽誤了去雲城的事情,對韓三千來說還是有些無法接受的。

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有資格讓韓三千重視的人,只有蘇迎夏。

遠處,曾曉和他的助手看到了這一幕,兩人都有些發獃。

「老闆,這個老頭,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給韓三千跪下?」助手不解的對曾曉問道。

曾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在不屬於我們的那個時代里,他可是一頭猛虎,是燕京的風雲人物,早年間甚至是有資格一手遮天的,但是出了一些意外之後,他便隱退了。」

「意外,什麼意外?」助手好奇道。

「他兒子死了,傳言他為了給兒子報仇,放棄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這麼多年,一直在試圖為他兒子報仇。」曾曉說著話,內心也在感嘆著。

想當年,這位老人也是真正的風雲人物,誰能料想到,臨近晚年,竟然還要給一個孩子下跪呢?

不過這也更加說明了韓三千的厲害之處,如果不是他能夠被這位老人家看重,老人也不至於做出這種事情來。

「所以,他給韓三千下跪,是希望得到韓三千的幫助?」助手說道。

曾曉點了點頭,道:「韓三千在武極峰會的表現驚人,他找到韓三千,除了報仇之外,不可能有別的原因,只是他肯這般作踐自己,真是讓我沒有想到啊。」

助手也跟著嘆了口氣,說道:「他這麼有錢,為什麼不重新生一個呢,人死又不能復生,他還把自己的一輩子搭進去了。」

「這是很多人都無法理解的,但是真正的血液親情,又怎麼可能是外人能夠感受的呢?」曾曉說道。

「這倒也是,看這樣子,韓三千應該是不肯幫忙啊。」

「走吧,這種畫面,我們不適合繼續看下去,而且這件事情,你也得當作沒有看見,要是傳了出去,萬一出現什麼意外,我可幫不了你。」曾曉對助手提醒道。

兩人雖然內心都有巨大的好奇,但是並沒有繼續看下去,在這件事情上,曾曉非常明智。

江湖很久了,自然就會懂得一個道理,那就是知道得越多,對自己越是沒有好處。

韓三千背對著老人家,語氣無奈的說道:「你用這種方式,是逼著要我答應嗎?」

老人家搖著頭,說道:「我不敢有這樣的意思,我只希望你能再考慮一下,只要查出幕後的僱主是誰,我願意給你任何承諾。」

韓三千不需要承諾,甚至是這個世界的任何物質,都對韓三千沒有任何意義,但是他知道,如果就這樣離開了,或許就會粉碎這位老人家心裡僅剩的希望。

嘆了口氣,韓三千說道:「如果有機會,我會幫你查一查這件事情,但是你別抱著太大的希望,我不會去坡國,更不會浪費多餘的時間在這件事情上。」

「這樣足以。」老人家並沒有得寸進尺,能夠得到韓三千這樣的保證,他已經滿足了。

韓三千沒有轉身攙扶起老人,而是徑直離開。

韓三千走後,老人家才微微顫顫的站起身,雖然為子復仇的事情還沒有定論,但他現在至少看到了一絲希望。

「王家的麻煩,我會幫你解決,你就全心思的對付殺手組織吧。」老人家自言自語的說道,這一刻,他的腰板挺直,就像是恢復了當年的英姿一般。

能夠隨口說出對付王家這樣的話,也說明了他的不簡單。

韓三千回到龍湖亭的時候,施菁一眾同學還在推杯換盞,由於龍湖亭很大,所以韓三千找個一個安靜的角落休息,也不敢再出去閑溜達了,生怕又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剛才要不是閑得沒事出去亂逛,也不至於會遇到那個老人家。

正當韓三千在閉目養神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一個人走近,而且聽腳步聲,對方應該穿著高跟鞋。

不用睜眼,韓三千也知道是誰來了。

「韓三千。」林芳對韓三千喊道,剛才下跪道歉,並沒有挽回事態,林芳甚至還記恨上了韓三千,但是當她冷靜下來之後,她知道生氣是沒有任何用處的,而且以她的能耐,根本就不可能去報復韓三千。

一個電話,隨隨便便可以驚動十多個世界財富榜的人,她這種被人當作玩物的女人,又怎麼有資格去對付韓三千呢?

「你應該清楚,我幫不了你,畢竟你在那些人心目中的地位,本就卑微。」韓三千眼睛都沒有睜開,淡淡的說道。

這一點林芳自然有認知,她用身體換來的這一切,註定是不可能得到重視的。

那些有錢人,怎麼可能在乎她這一具皮囊呢?

「我對他們來說,本就是一個玩具。」林芳說道。

「對於有錢人來說,什麼最廉價,你懂嗎?」韓三千問道。

「女人。」林芳毫不猶豫的說道,這是她的親身體會,因為她見過太多建立在金錢上的感情有多卑微,那些妄想著嫁入豪門的女人,最終都淪為了玩物,而且最後都會被人一腳踹開,這就是廉價的表現。

「看來你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我雖然不知道你跟我媽之間有什麼恩怨,但是在我眼裡,你根本就沒有資格跟她比,你們的世界不同,活著的方式也不同,如果你今天不是為了炫耀,也不至於落得這樣的下場。」韓三千說道。

林芳剛才就已經在後悔了,幻想著如果沒有來參加這次的同學會,那該多好,只可惜世上不存在後悔葯這種東西。

「是,我知道錯了,所以我希望能夠得到一個被原諒的機會。」林芳說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曾經的風雲人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