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奸人相?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奸人相?

韓三千走位樹下,對炎君微微點了點頭,但是並沒有叫南宮千秋。

不敬不孝?

韓三千並沒有,只是他早以被逐出了韓家,而且南宮千秋從來沒有把他當作孫子看待,他又怎麼會叫南宮千秋奶奶呢?

「我已經回來了,你想讓我幹什麼?」韓三千淡淡的問道。

南宮千秋咬着牙說道:「韓家怎麼會出你這種沒有教養的東西,要不是韓君坐牢,你永遠也別想回這個地方。」

來自於南宮千秋的鄙視,對韓三千來說並不會打擊到他,因為從小到大,習慣了。

「聽說韓成快死了,需要我給他送終嗎?」韓三千說道。

南宮千秋一臉猙獰之色的站起身,手中的拐杖揮打在韓三千肩頭,怒聲罵道:「他怎麼說也是你父親,沒有他,就沒有你,你怎麼能這樣說話。」

肩膀很疼,但是韓三千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說道:「沒有我,就沒有韓君,你老人家不捨得吧。」

「哼,你怎麼跟韓君相比,他是我韓家未來的繼承人,而你只是個廢物而已,是附屬品。」南宮千秋不屑道。

「趕緊說正事吧,我沒有時間陪你浪費。」韓三千說道。

「去找施菁,我多看你一眼都覺得煩人,趕緊滾吧。」南宮千秋罵道。

韓三千剛邁動步子,卻又突然停了下來,說道:「別玩火自焚,我還可以給他一條生路。」

「韓三千,你什麼意思?」南宮千秋氣得渾身發抖,這個小子這般警告他,完全不把她老人家放在眼裏。

韓三千走遠之後,南宮千秋才重新坐了下來,氣得七竅生煙。

「還是韓君好,能夠討我歡心,這個沒有教養的東西,竟然敢這麼跟我說話,完全沒有把我這個當奶奶的放在眼裏,你最好能死在裏面。」南宮千秋眼神陰毒的說道。

之前她只是想讓韓三千代替韓君坐牢,但是現在,一個新的想法誕生。

只有韓三千死在牢裏,這件事情才永遠都沒有曝光的可能性。

「炎君,我知道你不願意殺他,但你是我韓家的人,我要做的事情,希望你別過多的插手。」南宮千秋說道。

「老太太放心,我不會插手任何一方的事情。」炎君說道,這任何一方,也表示了韓君,也就是說,如果韓君落在韓三千的手裏,他依舊不會管。

不過南宮千秋沒有理解到這個層面的意思,因為在她看來,韓三千既然回到了燕京,就肯定死定了!

來到醫院,韓三千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韓成。

施菁躲閃著韓三千的眼神,不敢直視,因為她覺得這件事情對韓三千而言非常不公平,可是南宮千秋髮話,她也不得不從。

「是因為他要死了,所以才讓我回來,還是因為我回來,所以他才會死?」韓三千淡淡的對施菁問道。

聽到這話,施菁心裏一驚,難道說他已經察覺到什麼了嗎?

見施菁沒說話,韓三千繼續說道:「就算他死了,也不見得能夠讓韓君離開秦城回來參加葬禮,不如,讓我去和韓君見一面吧。」

施菁臉色慘白,深埋着頭,她們的計劃,似乎已經被韓三千洞悉了。

可是他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回來呢?

難道他心甘情願的代替韓君坐牢嗎?這怎麼可能!

「三千,你……」

「這是我給韓家的最後一次機會,怎麼決定,你們自己看着辦吧。」韓三千說完,離開了病房。

施菁久久不能回神,他給韓家的最後一次機會,這是什麼意思!

施菁想不明白,她為什麼會在韓三千的嘴裏,察覺到了整個韓家的危機,而且這個危機還是韓三千帶來的!

他難道有了針對韓家的計劃嗎?

以韓三千現在的實力,要對付韓家還顯得不太成熟,雲城那些小打小鬧,韓家根本就不會放在眼裏,而秦林現在的能耐,也絕非能夠和韓家抗衡。

韓三千所謂的機會,是對韓君和南宮千秋而言,也可以說他的機會,因為他一直不能斬斷這份血緣關係,但是這次的事情如果真的如同他所想的那樣發生了,韓三千就不必再有任何的借口去在意血緣關係。

久久之後,施菁深吸了一口氣,看着病床上註定無法清醒過來的韓成,說道:「媽的決定,真的是對的嗎?為什麼我有一種非常不詳的預感。」

「當年那個道士的一番話,徹底改變了媽對他們兩人的看法,韓君因此而得到媽的重視,但是韓三千卻成了老太太的眼中釘,可是……可是他們兩,都是我們的兒子啊。」

十二歲生日的前兩天,老太太在機緣巧合之後,遇到了一個自稱下山天師的人,他為韓家兩兄弟卜了一掛。

韓君有帝王之相,韓家在他手裏,必定能夠繼續富貴榮華。

而韓三千,則是奸人之相,會拖累韓家。

所以從那時候起,南宮千秋便不再把韓三千當作自己的孫子。

再後來,韓君嘴甜,更得老太太的喜愛,當所有的愛投注到韓君一個人的身上時,韓三千自然就越發不受她的待見。

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施菁甚至覺得非常的荒謬,因為那個道士說的話非常玄乎,是真是假,根本就無從判定,但是南宮千秋卻深信不疑。

「或許,真正能夠撐起韓家的人,根本就不是韓君,而是韓三千吧。」施菁作為一個中間立場,她能夠更清楚的分辨出韓君和韓三千兩人的能力,前者喜歡花天酒地,揮霍無度,整天酒池肉林,對於事業一點上進心都沒有。

後者雖然被趕出了燕京,入贅蘇家,但是他在忍辱的同時,卻暗地裏有不少的部署。

施菁並沒有深入的調查,但是也知道雲城的很多事情和韓三千有關,就這方面的能力而言,韓君是遠遠比不上韓三千的。

可是南宮千秋被韓君的甜言蜜語所蒙蔽,又怎麼會承認韓三千的優秀呢?

施菁現在只能希望這件事情不要出現任何的差錯,而韓君出來之後,能夠痛改前非,真正的成為韓家的頂樑柱。

「你一定要保佑韓家。」施菁說完這句話,含淚拔掉了韓成的氧氣。

在一陣手腳的輕微抖動之後,韓成徹底的告別了這個世界,對他而言,這也是一種解脫。

施菁哭成了淚人,這畢竟是她傾注了一生感情的人,可是為了韓家,她不得不這麼做,而且在南宮千秋的計劃當中,韓成的死,是必不可缺的一環。

「媽,韓成走了。」施菁給南宮千秋撥通了電話之後說道。

家裏的南宮千秋沉默了一會兒,說道:「我知道了,先把這個消息放出去,然後我去替韓君申請假釋。」

南宮千秋心裏沒有傷感是不可能的,畢竟那也是她的骨頭,不過為了韓君,也只能這麼做了。

韓成的死,很快在燕京傳開了,但是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驚訝,畢竟那些人早就通過醫院的渠道知道了韓成的情況,一直昏迷不醒,還不如早死來得解脫。

當消息傳開之後,南宮千秋給秦城方面的負責人打了電話,希望能夠讓韓君暫時出獄,給韓成送行。

但是得到的答案讓南宮千秋非常憤怒,對方說什麼也不肯,而且說得很堅定,韓君沒有任何假釋的可能性,這把南宮千秋氣得吐血。

她可是拼上了韓成的性命才想出的這一招,要是韓君不能假釋回家,那麼她所有的計劃,都無法進行了。

第二天,韓家大院設靈,燕京各個領域的大人物,紛紛前來祭奠,而韓三千,在南宮千秋的命令之下,留在自己的房間里不能露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奸人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