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教訓蘇迎夏

第一百四十九章 教訓蘇迎夏

當蔣嵐不耐煩的走到門口,看到門外的施菁和南宮千秋時,瞳孔瞬間放大了無數倍。

這老奶奶她不認識,可是施菁卻是一輩子也不會忘記。

那個重重的耳光對蔣嵐來說,至今還記憶猶新,而且她也從韓三千的嘴裏知道施菁是個身份非常厲害的人。

她……她怎麼會突然找上門!

蔣嵐還記得,施菁要她低調做人,再有半分為難他,就要讓她後悔做人。

可是……可是蔣嵐根本就不知道施菁口中的她是誰,難道說,又得罪到那個人了嗎?

蔣嵐一瞬間在腦子裏回憶最近做的事情,可是她並不認為自己得罪了誰啊。

「你……你怎麼來了?」蔣嵐慌張的對施菁說道。

南宮千秋冷眼看着蔣嵐,說道:「你說誰是阿貓阿狗?」

蔣嵐嚇得一哆嗦,趕緊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沒說你們。」

雖然蔣嵐不知道南宮千秋是什麼人,可是這老太太的氣勢很強,而且施菁對她的態度明顯也非常恭敬,哪裏是她能惹的。

何婷覺得很奇怪,蔣嵐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很清楚,撒潑的時候天翻地覆,誰都不放在眼裏,怎麼會對眼前這兩個陌生人這麼客氣呢?

「讓韓三千滾回來。」南宮千秋說完,自行走進了別墅。

蔣嵐也不敢攔著,給她十個膽也做不出這種膽大妄為的行為。

戰戰兢兢的招呼著兩人,然後給蘇迎夏打了電話,她可不想去找韓三千那個窩囊廢,而且在經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蔣嵐對韓三千更是深惡痛絕。

蘇迎夏不知道家裏是什麼情況,但是韓三千之前離開,顯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她不想耽誤韓三千,所以自己回了家。

客廳里看到南宮千秋和施菁的時候,蘇迎夏就緊張得說出不話來,以前面對奶奶,她覺得奶奶的氣勢很嚇人,給人一種非常大的壓力,那種不怒自威的感覺,任何人都無法比擬。

可是直到面對南宮千秋,蘇迎夏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壓力,她只是坐在那,一言不發,就讓整棟別墅都變得壓抑了起來。

「你們是什麼人?找韓三千幹什麼?」蘇迎夏弱弱的問道。

南宮千秋打量著蘇迎夏,眼神里全是瞧不起的意味,說道:「你,有什麼資格知道我是誰,我要見韓三千。」

蘇迎夏聽到這話,心理很不服氣,這人也太霸道了吧,到了她家裏來,居然還這麼不客氣。

「三千有事,現在不能回來,我是他老婆,你有什麼話可以告訴我,我幫你轉達。」蘇迎夏說道。

南宮千秋一臉冷笑的站起身,杵著拐走到蘇迎夏面前,接下來的一幕讓人驚愕,她竟然二話不說,抬手給了蘇迎夏一個響亮的耳光。

「你算個什麼東西,有和我說話的資格嗎,讓他馬上滾回來,不然你就給我跪着,他什麼時候來,你就跪到什麼時候。」南宮千秋冷聲道。

看到蘇迎夏挨打,蔣嵐這個潑婦連大氣都不敢喘,她也只能在惹得起的人面前撒潑,對於這種明知道自己不能招惹的人,就算是挨了打也只能忍氣吞聲。

「迎夏,你還是讓那個廢物回來吧。」蔣嵐低聲對蘇迎夏說道。

蘇迎夏捂著臉,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又是誰,這是我的家,你憑什麼在這裏耀武揚威。」

南宮千秋嗤笑了起來,說道:「一個小小的雲城蘇家,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你想死嗎?」

「你難道還敢殺人?」蘇迎夏毫不畏懼的說道。

南宮千秋甩起拐杖就要朝蘇迎夏身上打。

蘇迎夏伸手一把握住,說道:「我敬你是長輩,敬你年紀大,不跟你計較,但這不是你得寸進尺的理由。」

南宮千秋怒了,得寸進尺?她打人,難道還需要理由嗎?

「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不知道老太太我是什麼人。」南宮千秋收回拐杖,重重的杵在地板,發生鏗的一聲。

隨行而來的幾個保鏢,其中一人走到蘇迎夏面前,居高臨下的說道:「跪下。」

「我不跪,你能把我怎麼樣?」蘇迎夏昂着頭,一臉不服輸的說道。

保鏢面無表情,抓扯著蘇迎夏的頭髮把頭下壓,抬起膝蓋,撞在蘇迎夏的小腹上。

蘇迎夏痛苦的叫出聲,感受到保鏢不斷下壓的力道,無可奈何的跪在了地上。

她有桀驁的脾氣,可是在力氣面前,哪能跟保鏢相比呢?

南宮千秋得意的笑了起來,對蘇迎夏說道:「你性子不是很烈嗎?怎麼又跪下了。」

蘇迎夏一臉不甘,抬起頭怒視着南宮千秋,說道:「我可以給你跪下,還可以給你燒三炷香,你要嗎?」

南宮千秋頓時大怒,表情猙獰的一拐杖打在蘇迎夏的肩頭上。

「不知死活的賤人,你竟然敢咒我死。」南宮千秋怒喝道。

吃痛的蘇迎夏一臉痛苦,這時候,蔣嵐終於按耐不住了,她知道,蘇迎夏再這麼嘴硬下去,肯定還會吃苦頭。

不過她可不敢反抗南宮千秋,只是走到蘇迎夏身邊說道:「迎夏,你別說話了,趕緊讓那窩囊廢回來吧,他得罪了人,後果就要他自己承擔。」

「窩囊廢?這個稱呼我挺喜歡,不過你是這個賤人的媽,你也一併跪下吧。」南宮千秋笑着道。

蔣嵐骨頭軟,聽到這句話沒有絲毫猶豫就跪了下來,她可不想挨打。

南宮千秋似乎還覺得自己的威懾力展現得不夠,轉頭看向何婷,對於家裏的一個傭人也不打算放過。

「還有你,過來跪下,凡是和韓三千有關的人,都要受到他的牽連。」南宮千秋說道。

蔣嵐聽到這話,心裏快恨死了韓三千,他究竟干出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情,竟然招來了這麼厲害的對手。

三人齊齊的跪在南宮千秋面前,這才讓南宮千秋找到了上位者的感覺,滿意的坐回了沙發上。

施菁全程冷眼相待,沒有插手,首先她知道自己插手也不會改變結局。第二是她也不需要插手,這些事情,自然會有韓三千來處理。

就如同蔣嵐所說,後果要自己承擔,至於是南宮千秋自食惡果,還是韓三千繼續遭受不公,只能拭目以待。

「施菁,這麼不知好歹的人,你就不去教訓一下嗎?」南宮千秋對施菁說道。

施菁知道,老太太這是要她去逼蘇迎夏呢,不過她不會這麼做。

「媽,跟我無關。」施菁淡淡的說道。

南宮千秋冷哼一聲,說道:「你以為這樣就能夠讓良心好受了嗎?對於那種廢物,需要留情?既然你不打,我就讓人打。」

南宮千秋說完,對保鏢命令道:「給我打這個女人,我倒要看看她的骨頭有多硬。」

保鏢二話不說,接連幾個耳光打在蘇迎夏臉上。

但蘇迎夏骨頭也是真硬,咬着牙強忍,愣是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南宮千秋冷笑着看向蘇迎夏,她不信這個女人能一直堅持下去,窩囊廢的女人,不也是窩囊廢嗎?

很快蘇迎夏一張臉就浮腫了起來,而且無數條指引覆蓋在臉上,施菁有些看不下去了,對南宮千秋說道:「媽,你不是來找韓三千的嗎?你就不怕他已經找到了韓君?」

聽到這話,南宮千秋心裏一驚,雖然她還想繼續折磨一下蘇迎夏,可是想到自己的寶貝孫子,可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讓保鏢停手之後,對蘇迎夏說道:「快讓他滾回。」

蘇迎夏已經口齒不清了,最終還是蔣嵐拿出了電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教訓蘇迎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