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性情多變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性情多變

話音落下的下一刻,韓三千已經出現在了山洞之外,詹台流月和延青花兩人正在遠處觀望,表情極其複雜的看著韓三千。

在她們兩人看來,韓三千的強大已經不需要其他的事情去證明,能夠打開禁地之門,就是最好的事實。

但此刻的韓三千,卻是有苦說不出,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個主人,讓他心裡多少有些吃癟。

「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呢,雖然你佔據了費靈生的身體,可是我叫你費靈生的話,對你恐是大不敬。」韓三千問道。

似乎是很多年沒有人提及她的名字,就連她自己都快要忘記了,思索了好一會兒時間之後,對韓三千說道:「我叫蚩夢,不過你更應該叫我主人。」

韓三千不禁有些尷尬,主人這種稱呼對他來說,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的。

但是當他在猶豫的時候,蚩夢便厲聲說道:「怎麼,難到你不原意嗎?」

韓三千趕緊搖頭,實力被她吃得死死的,又怎麼能不原意呢?

「主人,我當然願意,侍奉你這樣的強者,是我的榮幸。」這話說得韓三千自己內心都有些作嘔,但他卻不得不以這樣方式討好蚩夢。

遠處的詹台流月和延青花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因為蚩夢這兩個字對任何一個飄渺宗的人來說都非常熟悉。

因為創建飄渺宗的人,便名為蚩夢。

「遠處那兩人,是飄渺宗的人,其中之一是飄渺宗的宗主,你要是有什麼事情需要了解的話,可以問她。」韓三千對蚩夢說道。

蚩夢再一次瞬移到了詹台流月的面前。

韓三千雖然儘力的想要看穿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是他連一點蚩夢的力量都感受不到。

「你就是現任宗主?」蚩夢對詹台流月問道。

詹台流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話,因為對她來說,蚩夢可以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幾乎是一件不敢置信的事情。

飄渺宗的創立者,那已經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是,是……我是。」詹台流月說道。

蚩夢表情露出了一絲不屑,說道:「沒想到我親手創立的飄渺宗,竟是淪落到如此地步,身為宗主,你的實力卻如此低微。」

這話讓詹台流月非常難堪,她在軒轅世界各大宗主之間的實力並不算弱,但是被蚩夢這般評價,卻又是理所當然的,畢竟蚩夢是一位真正的強者。

「宗主,弟子天賦不佳,還望宗主能夠指點一番。」詹台流月說道。

詹台流月這番話可謂聰明至極。

以蚩夢的境界,若是想讓她變強,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就在韓三千都以為蚩夢會給詹台流月一些好處的時候,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卻發生了。

「你叫我宗主,說明你自知自己沒有實力勝任,既然如此,你還有什麼價值?」蚩夢說道。

韓三千聽到這話就感覺不太對勁,果不其然,下一刻,詹台流月的身體就極速衰老,一股肉眼幾乎看不見的力量在不斷侵蝕著她的身體,直到化為塵埃。

韓三千不禁咽了咽口水。

這個蚩夢變臉也太快了吧,一言不合就殺人。

詹台流月再怎麼說也是她的弟子啊,竟然直接把詹台流月殺了!

就站在詹台流月身邊的延青花,此刻臉色鐵青,害怕得身體都在發抖。

「你很怕嗎?」蚩夢對延青花問道。

延青花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在這種情況下,她如何能夠不害怕呢?

詹台流月就在她身邊,眼睜睜的化為灰燼,換做任何人,都不可能淡定。

「這點小事就怕了,看樣子你也是個廢物。」蚩夢說道。

韓三千拳頭一握,這傢伙無緣無故殺人,實在讓人接受不了。

但理智告訴他,他並沒有資格幫延青花說話,否者的話,詹台流月同樣的下場,也在等待著他。

連殺兩人,蚩夢如同什麼也沒有發生一般。

韓三千終於理解什麼叫做伴君如伴虎了,隨時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險。

跟在蚩夢身邊,他的小命不過就是蚩夢一個念頭的事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脫離這個人的掌控。

「你。」蚩夢突然轉頭,看向韓三千。

「主人,有什麼事情吩咐。」韓三千做出一副非常恭敬的模樣,甚至還彎下腰身,以展示自己對她的敬意。

「你去上古戰場,幫我拿回一樣東西。」蚩夢說道。

韓三千這一次來飄渺宗,為的就是找到上古戰場的遺址,現在看來,似乎已經不用多費工夫了,畢竟蚩夢便是上古強者,她肯定知道遺址在什麼敵方。

不過整件事情有好有壞。

雖然找到了上古戰場的遺址,但韓三千也多了一個一言不合就殺人的主人。

「主人吩咐,我定當竭盡全力。」韓三千說道。

「那是一把通體玉色的劍,你若能夠找到,我便收你為徒,帶你回八方世界。」蚩夢說道。

這話韓三千聽來還挺真誠的。

如果能夠成為這種強者的徒弟,對於韓三千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

而且在八方世界有蚩夢撐腰的話,韓三千也就不用害怕扶氏一脈的人了。

「徒弟保證完成任務。」韓三千直接以徒弟自稱,這也算是拉近他和蚩夢關係的一種手段。

但蚩夢顯然並沒有那麼容易接受,而是說道:「如果沒有找回我要的東西,你就是死路一條。」

韓三千頓時被潑了一盆冷水。

既然是蚩夢要他找的東西,肯定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找到的。

萬一找不到,他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啊。

看出了韓三千的擔憂,蚩夢繼續說道:「你放心吧,這並不是一件難事,我之所以要你幫忙,是因為有些特殊的原因,我無法進入上古戰場罷了。」

「師父,上古戰場的遺址在哪,你知道嗎?」韓三千問道。

「你這是在懷疑我?」蚩夢看著韓三千說道。

「沒,沒有,我怎麼會懷疑師父呢,我只是想告訴您,我不知道。」韓三千連連搖著頭解釋,他可不想招惹了這位性情多變的怪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性情多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