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我還有選擇嗎?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我還有選擇嗎?

扶莽給了很多時間讓蘇迎夏冷靜,因為他現在只有依靠蘇迎夏的幫忙,才有可能離開這個不見天日的鬼地方。

扶離現在雖然有著一定的地位,但是依靠她一個人的力量,想要救扶莽出天牢,還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過了幾乎一整天的時間,蘇迎夏才從扶莽的話當中冷靜下來,並且選擇了相信扶莽。

「你能夠保證,她會百分之百聽你的話嗎?」蘇迎夏問道。

「異獸和主人之間的關係,就不需要我給你解釋了吧,她要是敢背叛我,我隨時都能讓她死。」扶莽說道。

蘇迎夏點了點頭,當異獸和主人之間建立契約之後,異獸的性命,便完全掌握在了住人手裡。

扶離不想死的話,就必須要聽命於扶莽才行。

而且作為扶天的枕邊人,她或許非常清除韓念被關押在什麼地方。

「只要扶離能夠幫我救出我的女兒,我就一定會想辦法讓你離開天牢,我用生命發誓。」蘇迎夏說道。

「我相信你,即便沒有誓言,我也相信你可以做到。」說完,扶離扔了一個東西到蘇迎夏的鐵籠當中。

「這是我的貼身玉佩,她看到之後,便會聽命於你,你可以讓她做任何事情。」扶莽說道。

蘇迎夏撿起玉佩之後,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因為這是救韓念的關鍵東西,可不能遺失。

兩天後。

扶天再一次在天牢出現,這也表露出了扶天不想浪費更多的時間。

扶氏一脈急需一位真神保住地位,而且真神也是需要時間來成長的,這將會是一個不短的過程,所以扶天不想再拖延下去。

「怎麼樣,你考慮好了嗎?」扶天對蘇迎夏問道。

「我可以答應你,但是我要見韓念。」蘇迎夏說道。

「當你孕育出下一任真神之後,我自然會把她交給你,但是在此之前,你不能跟她見面。」扶天說道,而且其態度非常堅定,沒有給蘇迎夏任何商量的餘地。

這樣的答案,蘇迎夏早就猜到了。

以扶天的謹慎性格,他怎麼會讓蘇迎夏提前看到韓念呢.

「如果看不到她,我又怎麼知道她是安全的呢?」蘇迎夏說道。

「這是我給你帶來的東西,你看看就應該知道了。」扶天說完,拿了一捲紙給蘇迎夏。

蘇迎夏打開紙張,上面是一幅畫。

一家三口,父母在其左右,小姑娘牽著父母的手笑得非常開心。

雖然畫筆非常潦草,但人臉卻非常有神韻。

蘇迎夏知道,這肯定是出自韓念之手,這也證明了韓念的確還活著。

「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你不答應我,離開天牢之後,我就會結束掉她的性命,我勸你最好仔細考慮。」扶天說道。

蘇迎夏深吸了一口氣,滿臉憤怒的看著扶天,說道:「我除了答應你,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扶天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也是他能夠預料到的結果。

蘇迎夏或許不會背叛韓三千,可是在韓念的性命安危面前,她又怎麼可能會看到韓念死呢?

「你是一個偉大的母親。」扶天說完,打開了鐵籠。

「你的未來夫君已經等候你多時了,離開天牢之後,梳妝打扮一下,我會帶你去見他。」扶天說道。

蘇迎夏沒有應話,她現在恨不得殺了扶天,只可惜她的崆峒境和扶天相比,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而且萬一惹惱了扶天,韓念的生命就更加危險了。

「恭喜你,無恥的小人,你又一次得逞了。」扶莽不屑的開口說道。

扶天得意的笑,駐足在扶莽的鐵籠之前,說道:「知道為什麼每一次我都可以成功嗎?」

「因為你足夠卑鄙。」扶莽冷聲道。

扶天搖了搖頭,道:「因為真理往往會站在成功者的身邊,而你這種失敗者,是不配擁有的。」

扶莽咬著后槽牙,這種卑鄙小人,竟還有資格在他面前耀武揚威!

「生氣也沒有用,你將和黑暗永伴一生。」說到這裡,扶天突然壓低了聲音,繼續說到:「不過你可以放心,當你將死之時,我會親自帶著你離開,畢竟你的最終歸屬,並不是這裡。」

扶莽茫然抓住鐵籠欄杆,咬牙切齒的說到:「族長,自然應該死在族長墓地,扶天,你的謊言終有一天會被拆穿,那時候的你,必將萬劫不復!」

扶天並沒有因為這番話而感受到任何威脅,因為這對於他來說,還是一個非常久遠的問題,他有足夠的時間去思考和謀划怎麼處理這種情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我還有選擇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