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蹂躪尊嚴

第一百六十四章 蹂躪尊嚴

家族日當天。

韓三千很早起床洗漱,上次老太太的死他被趕出了蘇家別墅,按理來說,這個家族日他是沒有資格去參加的,不過蔣嵐現在已經不敢在韓三千面前亂說話,所以哪怕看出韓三千是準備去參加家族日,她也只是看著而已。

想到南宮千秋當天弔死在客廳里,至今蔣嵐還很后怕,對於自家這個窩囊廢女婿,她雖然沒有看重,但也是不敢再小看了。

「你也要去嗎?」蘇迎夏對韓三千問道。

「前兩天碰到了蘇海超,他說讓我去,我就去湊湊熱鬧吧。」韓三千笑著說道,今天施菁會出現,到時候會讓蘇亦涵把所有的聘禮全部吐出來,這種好戲,有機會去看,韓三千怎麼會錯過呢。

蘇迎夏皺著眉頭,蘇海超這是轉性了嗎,怎麼會讓韓三千去呢?

這時候,蔣嵐忍不住對韓三千問道:「韓三千,今天,真的要讓蘇亦涵把聘禮全部吐出來嗎?」

「那是當然,不過看她最近日子過得很滋潤,也不知道還剩下多少了。」韓三千說道,蘇亦涵拿了錢之後,可是花錢如流水的狀態,八百多萬,估計也沒有剩下多少了吧,畢竟她買的奢侈品都是價格不菲的。

蔣嵐迫不及待的想去蘇家別墅看這場好戲,雖然這份聘禮不會落在蘇迎夏的手裡,但也比蘇亦涵拿去要好啊。

而且今天,蘇家的人才會知道這份聘禮究竟是為誰而來的。

「媽,你去了之後,別亂說話。」蘇迎夏似乎是猜到了蔣嵐想幹什麼,提醒道。

「什麼意思?」蔣嵐不解的問道。

蘇迎夏看了看韓三千,對蔣嵐說道:「你不能說這份聘禮原本是給我的。」

「為什麼?」蔣嵐直接跳腳了,這可是為蘇迎夏掙面子的事情,為什麼不能說?

「讓你別說就別說,哪有什麼為什麼。」蘇迎夏瞪了一眼蔣嵐。

蔣嵐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韓三千,難道是他不願意把這件事情曝光嗎?

換做以前,蔣嵐還敢不依不饒的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但是現在,她不得不考慮一下韓三千的意願,如果他不願意的話,還真就不能說了。

「聽迎夏的吧。」韓三千說道,他現在的身份曝光之後,會不會帶來什麼影響韓三千不清楚,但是既然花了三年時間才塑造出來的形象如果就這麼毀了,也是可惜。

更重要的是,韓三千喜歡在暗中掌控一切。

蔣嵐心裡嘆了口氣,這麼長面子的事情,竟然不能說,這不是錯過了裝逼的機會嗎?

韓三千開車,去往蘇家別墅。

別墅里親戚還沒來齊,不過蘇亦涵是很早就到了,正和同輩炫耀著身上的名牌衣服。

「我這條裙子,可是聯名的限定款,現在有錢都買不到,可是花了我好幾萬呢。」

「還有這隻手錶,你們知道多少錢嗎?八十多萬,這輩子你們也買不起。」

「我最近還看上了一條項鏈,也得三十多萬,只可惜還沒有到貨,我已經等不及了。」

聽著蘇亦涵炫耀的話,那些人表面上笑臉附和,可心裡卻是很不痛快,要不是蘇海超把聘禮給了她,她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好的生活。

現在幾人的心裡,巴不得韓三千當初說的話能夠應驗,狠狠的打擊一下蘇亦涵的銳氣。

當蘇迎夏一家人來到別墅的時候,蘇亦涵看到韓三千,表情瞬間不痛快了。

「韓三千,你怎麼來了,這個別墅,你已經沒有資格進來,難道你忘了嗎?」蘇亦涵趾高氣昂的對韓三千說道。

「蘇海超讓我來的,我當然可以來。」韓三千笑著說道,蘇亦涵飛得越高,就會摔得越慘,也不直到她現在有心思炫耀,等施菁出現之後,又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呵呵。」蘇亦涵一陣冷笑,她早就和蘇海超說好了,不讓韓三千參加家族日,怎麼可能會是蘇海超讓他來的呢。

轉頭對蘇迎夏說道:「蘇迎夏,這個窩囊廢沒有資格到蘇家的事情,你不會是忘了吧?還是說你仗著城西負責人的身份,非要把他帶來,難道你覺得自己可以不把海超放在眼裡嗎?」

蘇迎夏現在和蘇海超的狀態,算是井水不犯河水,蘇海超不插手城西項目的事情,她也不會插手蘇海超的事。

「蘇亦涵,他能不能來,不是你說了算的,你不如去問問蘇海超。」蘇迎夏冷聲道。

「好啊,問就問,看看他會聽誰的。」蘇亦涵一副傲然的樣子,現在蘇海超哪敢得罪她,她今後嫁入韓家,蘇海超還等著韓家的投資呢,怎麼可能會因為韓三千這個窩囊廢而得罪她呢?

蘇海超在自己房間里,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就是學老太太的,故意晚點露面,擺足排場,這是蘇家的通病,一個小小的家族,規矩繁多,自己把自己當作名門世家,總覺得自己會高人一等,做著沒有意義的事情,自我感覺還非常良好。

不多時,蘇海超出現之後,蘇亦涵便走到身邊說道:「海超,這個窩囊廢,說是你讓他來參加家族日的,真的嗎?」

蘇海超挖了挖耳朵,笑著說道:「亦涵,他說什麼你都信嗎?我怎麼可能會讓他來參加家族日呢,他可是害死奶奶的兇手啊。」

聽到這話,蘇亦涵得意的笑了起來,嘲笑道:「韓三千,你為什麼能這麼厚顏無恥,說這種謊有意義嗎?」

韓三千臉上帶著輕笑,對蘇海超說道:「這種弱智的遊戲,你玩得津津有味,覺得很有意思嗎?」

蘇海超如今是蘇家的董事長,所以強裝出一股上位者的氣勢,淡然的說道:「跟你這種窩囊廢玩,太掉價了,而且你也沒有資格,我只是戲耍你而已,怎麼樣,這種感覺是不是很難受,被人玩弄於股掌之間,你還奈何不了我,很不服吧?」

韓三千無奈的搖了搖頭,玩弄於鼓掌之間?只要他願意,蘇海超這種垃圾分分鐘就會生不如死,即便是蘇家,也可以在一夜之間破產,也不知道蘇海超哪來的優越感。

「既然是我誤會了你的意思,那我出去不就行了。」韓三千說道。

蔣嵐以前把韓三千當作窩囊廢,所以以前韓三千的忍氣吞聲,在她眼裡就是窩囊的行為,是應該的。

可是現在,她知道韓三千明明就不是這樣的人,她不理解韓三千為什麼還要繼續忍氣吞聲。

一個大男人,難道連面子都不要了嗎?

「韓三千,你別走。」蔣嵐開口說道。

「蔣姨,這裡有你說話的地方嗎?你難道還有資格讓他留下來,你別忘了,我現在才是蘇家的董事長。」蘇海超冷聲說道。

蘇迎夏拉了拉蔣嵐的手,韓三千不願意做的事情,她更加沒有資格去做。

「媽,你想想咱們的客廳。」蘇迎夏低聲說道。

客廳!

想到這兩個字,蔣嵐就感受到一股寒意撲面而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然後低下頭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韓三千,趕緊滾吧,別耽誤我們蘇家的家族日。」蘇海超冷聲說道。

韓三千一言不發,走出了別墅。

蘇海超得意的笑了起來,這種蹂躪韓三千尊嚴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下一次,一定要找個公開的場合,讓外人也知道韓三千究竟有多窩囊廢。

就算他被天昌盛看重,在蘇家也只是個卑微的可憐蟲而已。

「蘇迎夏,我真是替你感到可憐,找了個這種窩囊廢當老公,不像我,我未來的老公,可是有錢的豪門。」蘇亦涵嘲笑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四章 蹂躪尊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