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無休止的羞辱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無休止的羞辱

隨著有人驚天一吼,眾人尋聲聞去,操練場中央,此時塵土飛揚,四塊石像的碎片炸得滿地都是,韓三千臉上汗如雨下,整個身體幾乎完全處於虛脫狀態。

「這……」一幫弟子盡數無語。

台上六位長老,更是眼神微縮。

「虛無宗四百年來,從未有人能將石像打碎,此子……」

「這小子看起來平淡無奇,怎麼會有這股力量?」

四石像雖然是石,但經過虛無宗特殊製造,其堅無比,其重非常,要想推動往往需要極大的力氣,要想破壞,那更非易事。

秦清風臉上一喜,對於韓三千的操作,一時間喜不自收。

是,打碎石像這事,放在虛無宗大部分弟子的身上都可以做到,但問題是這是用來考核新人的,所以,這讓秦清風非常的有底氣。

但就在他高興還來不極的時候,此時,戒院吳衍長老,卻冷聲有一笑:「我宣布,此子不能進入虛無宗。」

秦清風頓時眉頭一皺,疑聲不滿道:「為何。」

吳衍長老不屑一笑:「你還有臉問為何?上哪收個蠢夫,讓他推石像,不是讓他來打石像。」

秦清風愣住了,按照虛無宗的規矩,確實沒有對打碎一事做任何講究,因為虛無宗並不認為新人可以有將石像打碎的能力。

「掌門,雖然韓……你叫什麼來者?」秦清風突然愣了。

「三千!」韓三千輕聲道。

「韓三千雖然打壞了石像,但掌門,這也側面說明他力量非比尋常,潛力極大啊。」秦清風朝掌門求情道。

掌門正欲說話,此時吳衍長老卻冷呵呵的一笑:「掌門,四石像今年並未維護,所以才會破裂。」

這一席話,本來全都被震驚的眾弟子轟然釋懷。

「搞了半天,原來是今年的四石像忘記維護,所以才會發生意外,我還以為是那個傢伙很厲害呢。」

「厲害,厲害個屁,沒看到戒院師叔說嗎,那是個蠢材,讓他推石像,結果他去打石像。」

每年的四石像都需要虛無宗專門灌輸能量,石像靠著普通石頭的材質,才能到達千噸,否則的話,它只會化成原形,成為一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頭。

台上,六位長老也樂了起來。

「戒院師兄,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不好好維護石像,讓石像便成了普通石材,搞的人家秦清風以為收了個天賦極佳的徒弟呢。」

「哈哈,這是給人家秦清風一點希望,又狠狠的一腳給踩滅啊。」

「那也是他不自知,還真以為收個廢物,就能翻身了。」

「我早就看出那小子平平無奇,不過只是農夫料,只是有些人收不到徒弟了,所以,索性來了個濫竽充數。」

看著六位長老群嘲而起,吳衍此時小心的望向掌門,輕聲道:「掌門師兄,大家都覺得此事不能過關,您看……」

掌門點點頭:「好,那就依你所言,此子,不能進入虛無宗!」

「但……掌門師兄……」

「秦清風,你少廢話,掌門已經做下決定,你休得多言。」吳衍直接厲聲打斷秦清風的話。

「行了,都散去吧。」掌門說完,轉身離去。

吳衍冷冷的掃了一眼秦清風,追隨著掌門而去。

台上的六位長老,卻並未離開,反而是朝著秦清風走來,眾弟子見還有戲未完,選擇留在了原地。

「今日還真是有意思,一個廢物還想進我虛無宗,但巧了,有個廢物又正需要徒弟,倆湊一堆了。長老率先開口道。

「老七啊,這人老了,廢了,就得好好想想怎麼給自己做副棺材了,一天沒事還出來折騰啥呢。」盧永進冷笑道。

「看你的樣子,似乎對剛才的結果很不滿意啊。」二峰長老不屑道。

「有什麼不滿意的。」三峰長老一手直接捏著韓三千的臉,就跟捏泥似的:「就這資歷?身無三兩肉,拿去養仙石做農夫,老子都嫌他太瘦。」

韓三千的臉別捏的生疼,憤力將他的手直接打掉,不滿的瞪著眼前的這個死胖子。

「喲,小伙還挺有血性啊。」三峰長老不怒反笑,直接肥手又是一伸,猛的卡住韓三千的脖子,用力往前一甩。

韓三千隻感覺一股山直接將自己推著走一般,根本無力反抗,一個踉蹌便摔倒在地,來了個狗啃泥。

眾弟子頓時爆發出哄堂大笑。

秦霜將眼一別,看了眼地上的韓三千,又望了眼秦清風,冷聲微道:「就知道你會一次次的出來丟人!」

「站起來啊。」三峰長老冷聲嘲笑韓三千道。

韓三千很生氣,但此時,只能默默的選擇忍受。

有的時候,在絕對差距面前,硬剛是無腦的,因為你會葬送所有的機會。

「三師兄,他只是個孩子,你又何必如此?」秦清風弱弱的道。

「老七啊,三師兄這也是為了幫你,你怎麼能這麼說他呢,他這是讓你看清現實,明白嗎?」六峰長老說道。

韓三千此時剛剛從地上站起來,六長老皮笑肉不笑,一個輕輕甩手。

一股巨大的力量瞬間將他掀翻數米,最後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口鮮血頓時從喉嚨噴涌而出,但忍受不代表屈服,韓三千咬了咬牙,強撐著身上的劇痛,又一次站了起來。

「六師弟說的對啊,雖然你現在是個廢物了,但大家畢竟是師兄弟一場嘛,你分辨不出廢物,我們可以幫你啊。老一笑,手中又是輕輕一揮。

「砰!」

剛剛站起來的韓三千,又一次被巨力直接吹翻數米,最後重重的砸在地磚上。

一幫弟子此時一個個掩嘴偷笑,很明顯,韓三千現在就是長老們拿來開涮秦清風的玩具。

「的!」

轟!!

「我也同意老三說的。」

……

連續整,六位長老,除了四長老沒有動過手外,每人都來了一次,韓三千更是從中央大殿之上,一路被扇回到了虛空入口處,渾身下下早已血跡斑駁,灰塵滿滿。

殿堂之上,一幫弟子笑開了花,幾位長老,也心滿意足。

秦清風狠狠的咬著牙,很明顯,幾位師兄收拾韓三千,其實也就等同於在打自己的臉,只是,他們到底師兄弟一場,所以做的並不難看。

可這倒苦了韓三千!

「六位師兄,對不起,是我眼拙,收了個廢物,多謝了。」秦清風強壓著怒火,轉過身,趕緊朝著韓三千走去。

四長老林夢夕靜靜的望著秦清風佝僂的背影,眼神中閃過一絲憐憫,但最終還是被怒火所取代,搖了搖頭。

韓三千再醒來,已經是一日後的事情,全身多處骨折,內臟更是多次移位,若不是有盤古斧和那具骸骨護身,韓三千相信,他絕對撐不過昨晚。

老東西,幾乎是招招致自己於死命,要是換成其他人,恐怕不死也是終身癱瘓。

這讓韓三千也越發清楚,八方世界,果然是強者林立,稍有差次,便會萬劫不復。

「你醒了?」

看到韓三千醒來,守了一夜的秦清風緊張的站了起來。

對韓三千,他心中愧疚萬分,還沒收人做徒弟,卻差點讓別人因自己而送命,好在他醒了,否則,秦清風真是無言死後在煉之地獄見他。

韓三千正欲說話,此時,卻突然聞到空氣中有一股奇異的香味,這種香味迷人心弦,但在地球上,韓三千也算見多識廣,可也從沒見過哪一種香水有這種味道。

單純,又帶有絲絲奶香,聞起來很讓人迷戀,甚至產生慾望。

但當看到來人時,這種慾望又會瞬間凍結。

門口處,秦霜一襲白衣,艷麗動人,用一張傾城絕色的臉,冷冷的望著兩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無休止的羞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