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闖結界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闖結界

這幫孫子,哪是捉什麼神寵,根本就是來偷看別人洗澡。

每月的今天,都是四峰102個奴隸中,女奴隸的沐浴日,這一日,峰中長老會專門以靈氣調配溫泉,女奴隸們便藉此清洗身子,這樣可以清潔,又可以吸收靈氣。

「有Yin賊!」

韓三千大喊一聲,起身就跑。

他這一嗓子,嚇壞了蹲窗口的三人,你推我擠,慌不擇路,待片刻清醒后,慌忙的逃離了「案發現場!」

確認安全后,折虛子長出一口氣:「他媽的,剛才誰在那鬼喊鬼叫的,差點害死老子,要讓老子知道是誰,非抽了他的皮,喝了他的血不可。」

說完,折虛子不甘的望了望遠處已經雞飛蛋打的大屋子,搖搖頭,朝著下面的茅草屋回去了。

等三人走遠,方才三人站立的草叢旁,韓三千這才站了起來,嘴裡叼著根草,不屑的望著折虛子遠離的身影:「下賤!」

此時,遠處大屋裡,一幫女奴隸已經手持靈氣燈追了出來,韓三千暗道一聲糟了,想往下跑,可折虛子一幫人還未遠去,左右一顧,往著黑壓壓的叢林里跑了。

一路狂奔,韓三千逃脫了,但也成功迷了路。

但自古有雲,迷了路,只要順著河便能辨別方向。

韓三千的運氣不錯,遠處,正有水聲,只是,連他也沒有注意到,當他踏過第三根常青靈藤樹的時候,那裡的結界忽然一亮,但卻被他身上的金光完全抵消,他如同入如無人之境一樣,走了進去。

繞過古樹,韓三千來到了一片草叢之中,再將草一撥開。

眼前,是一個懸天瀑布,飛流直下,瀑布之下,泉水清澈,甚至還散發陣陣幽香,韓三千再定眼一看,月光之下,水波粼粼,一個如玉如白的奧妙身姿正在水中,朝著自己這個方向,玉指戲水,她玉顏花樣,美不勝收,更關鍵的是……

這地方清澈的連泉底都看的見!

「我靠……」

韓三千自認心中聖潔,對蘇迎夏也絕無二心,但畢竟是個正常男人。

「什麼人!」

水中一聲驚呼,緊接著,整個泉水轟然炸開,浪花足掀有百米之高,完全將剛才的女子完全的籠罩,不能看清。

韓三千此時不溜,更待何時!

等韓三千剛溜走,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披著濕漉漉的長發,提著銀光長劍,冷冷的落地。

一雙柳眉緊鎖,一雙媚眼入射冷劍,掃視著四周。

良久,她放棄了,喃喃皺眉道:「莫非,是我的幻覺?四峰之中,除了我娘以外,還能有誰可以不動聲響的突破我的禁咒?可我娘的聲音,根本不是男人之音啊。」

月光之下,秦霜絕美的臉好看異常。

第二日一大早,天色剛亮,韓三千便被折虛子給叫了起來,還沒等韓三千反映過來,折虛子已經扯著他的耳朵,跟拎猴子似的直接將他拎了出來。

折虛子手中一個用勁,將韓三千甩在了院子里。

韓三千這才注意到,此時的院中早已經聚集了幾十名身著灰衣的束髮弟子。

領頭的是一位年芳三十來歲的女子,長的倒也算清秀動人。

「若雨師姐,就是這小子!」折虛子指著韓三千對領頭的女弟子道。

若雨盯著韓三千,頓時發出一股殺人的英氣。

「韓三千,你好大的膽子,一個小小奴隸,也敢擅闖女生浴堂,來人,給我拿下。」若雨一聲冷喝,韓三千還沒反映,數十把銀劍已經放在了自己的喉嚨上。

韓三千明白了,看來這幫人是來查昨天晚上的事。

「若雨師姐,這件事跟我無關啊,這……。」

「閉嘴,這裡輪得到你一個只值半個子的奴隸說話嗎?」韓三千話還沒說完,折虛子立即心虛的打斷:「若雨師姐,昨夜韓三千很晚才從外面回來,此事,我菜園的張進,浮華都可做證。」

張進想也不想的點點頭,浮華略一思考,雖然覺得這樣冤枉韓三千不太好,但仔細想想,他們回來那會,韓三千確實不在屋裡。

見三人也點頭,若雨冷聲一笑:「韓三千,你還有什麼話說嗎?」

「是啊,韓三千,你敢說你沒偷看別人洗澡嗎?」折虛子也加速問道。

這問題,不得不說,問得簡直是非常之好,韓三千看過嗎?還真不小心看到了。

「既然無話,按照四峰規矩,將韓三千就地分屍,以儆效尤。」

若雨說完,十幾隻劍直接抬起,而韓三千此時也輕輕的運起了氣,時機不對,他也有自己的準備。

「住手!」就在此時,一聲好聽的冷喝,忽然傳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闖結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