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奇怪心法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奇怪心法

韓三千被嚇的一個哆嗦,身體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幾步,手上卻退的過程中抓到一些奇怪的東西,低頭一看,竟是白骨。

慌張的將白骨一丟,韓三千恐懼的望著眼前的那個長著恐怖眼睛的怪物。

但越看越熟悉,越看,也越發的奇怪。

他沒死!

眼前的,也不是什麼怪物,而是朱穎。

只是,這一次的朱穎,卻遠比之前要恐怖的多。

整個腦袋上的白頭髮,此時已經大部分掉落在了石台之上,露出一個滿是疤痕的腦袋。沒了頭髮的遮擋,那個腦袋的全部面目也便更加清楚。它只有半張臉,防佛是有人刻意用一半骷髏和一半枯萎的屍體拼湊起來的一般。

看韓三千嚇成那樣,朱穎有意識的將頭別向了一邊,盡量只露出有肉的那半邊臉。

韓三千看到這個動作,心裡有些愧疚,尷尬的想要起身道歉,可剛一用力,韓三千整個人便直接朝著山頂射去!

沒錯,是射,甚至是彈射。

他只是微微用力想撐著站起來而已,但最後的結果卻是腦袋狠狠的頂在洞穴的上方石壁。

要不是韓三千本身體質過硬,否則這一撞,韓三千估計能把自己撞得頭破血流。

再一落地,韓三千的腳足足陷泥有半尺!

「這……」韓三千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的身體。

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充滿了一種無比強悍的力量,這股力量他從未見過,但讓他的精神非常亢奮,甚至也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

因為他甚至已經可以看清遠處洞中黑暗裡,究竟有些什麼了。

「你對準洞穴的牆壁試一試!」朱穎輕聲道。

韓三千點點頭,對準洞穴石壁,直接便是一拳毫不猶豫的打了過去。

「砰!」

一聲巨響,韓三千整個手臂直接貫穿洞穴的牆壁。

這是一種什麼驚人的鬼力氣,韓三千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要不是自己胳膊夠長的話,韓三千感覺都可以直接把手給打出洞外。

「師娘……這……」韓三千驚喜的望著自己的胳膊。

「不必奇怪,我已幫你打通七經八脈一衝一會,並將我一生的功力傳到了你身上,不過,你尚且不懂修鍊法門,所以無法運用它們,等你將來掌握它們的時候,那時候你才知道真正的力量是什麼,今日,不過冰山一腳而已。」朱穎輕聲道。

聽到朱穎的話,韓三千頓時愣在了原地,朱穎將自己一生的功力全部傳給了自己。

「師娘,您……」韓三千終於明白,朱穎為什麼會在短短時間內,面目全非。

想起剛才自己看到她模樣還害怕,韓三千心中愧疚萬分,她為了自己才搞成連頭髮都沒了,可自己竟然卻……

想到這,韓三千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呵呵,三千,你起來吧,俗話說,夫妻本是同林鳥,但我偏不大難臨頭各自飛,既然你師父已經淪為廢人,那我這個做老婆的,也肯定和他生死與共。」

說完,她摸了摸韓三千的頭:「你師父不能傳授你修鍊法門,你師娘自然應該要替自己的丈夫盡師父的本份,所以孩子,你起來吧。」

韓三千內心感動,緩緩的站了起來。

「三千,你繼承我大半的功力以後,一定要潛行修行,加之你身體內那股奇特的力量,一旦你找到竅門,我相信你未來必有一番了不起的成就。」朱穎雖然面上無法有表情,但很明顯,語氣當中輕緩不少。

「是,三千一定好好修鍊,絕不辜負師娘。」

朱穎點點頭,接著,指了指自己的身後:「你運起真氣,然後仔仔細細的看牆上的圖案,且記,一定要運起我灌輸給你的真氣,否則的話,那些圖案會讓你精神錯亂。」

「是!」韓三千點點頭,不敢怠慢,運起真氣,仔細的看起了牆上的圖案。

從最初的看不懂,韓三千漸漸發現,他可以明白圖中的意思了,這些,都是一些非常奇怪的修鍊方法。

儘管韓三千也算經歷過兩個世界的人,但圖上的修鍊方法卻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甚至在韓三千的所有認知里,這種修鍊的方法,是屬於自殘行為。

韓三千就算撇棄這些想法,但修鍊以後,依然覺得經脈和力量完全在倒行逆施,奇怪的很。

「這些修鍊方法,叫天陰法,是一種上古時期便已經消失的禁術,我也是練這個,練成這般模樣,所以,我本來不該教你的,但我發現你體內有一股奇怪的力量,能陰能陽,能極能盛,恰好可以彌補天陰法的一些弊端。」朱穎看出了韓三千的困惑,主動解疑道。

而此時的洞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奇怪心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