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戲耍折虛子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戲耍折虛子

一想到這,折虛子怒火又一次被點燃了,邁著步子便朝著東園趕去。

韓三千正在給菜澆大糞,惡臭滾滾,折虛子一步衝過來,大腳對準韓三千便直接踹了過去,韓三千雖然早有防備,但面對摺虛子,還是選擇了隱忍,這一腳下去,韓三千連人帶桶摔在了地上,大糞沾染了一身。

「韓三千,你他娘好大的狗膽,竟然敢在秦霜師姐面前告我的狀,你信不信我他媽的弄死你。」折虛子氣不大一處來,擄起袖子便要開乾的模樣。

韓三千輕蔑一笑,站起身來,看著折虛子:「不信!」

不信!

這兩個字如同雷霆灌耳一樣,讓折虛子呆在了原地,他感覺自己的權威被人死死的冒犯了,連渣都不剩。

眼看折虛子即將暴走,小黑子這時候趕緊附在他耳邊輕聲道:「折師兄,秦霜師姐可在屋內侯著呢。」

一聽這話,折虛子頓時像沒了氣的皮球:「行了,少他娘的廢話,收拾東西,秦霜師姐找你,趕緊過去。」

韓三千看看天,搖了搖頭:「不去,都快中午了,這一個東園我都還沒忙完呢,哪有閑功夫去理閑人。」

閑人!?

秦霜師姐是閑人?!

折虛子又要爆發了,小黑子這次趕緊雙手抱住他的胳膊:「折師兄,大事要緊啊。」

「啊,對!」折虛子點點豬腦袋一樣的頭:「趕緊去,這不我們來了嘛,就是來替你的,你的活我們知道干。」

「那也不去!」韓三千笑了笑道。

折虛子又要暴跳如雷,韓三千開了口:「我怕師兄是故意來試探我的,你放心吧,師兄,您交代的任務,三千一定完成,要是完不成,今天寧願不休息。」

「試探?」折虛子內心都快日了狗了,這他媽的哪是試探?!

「對啊,師兄你那麼凶,那麼嚴肅,不是試探我,是什麼?」韓三千冷笑道。

「那要怎麼樣才不是試探?」

「那師兄給我笑一個。」韓三千道。

折虛子又又又要暴走了,向來只有他指揮別人,什麼時候輪得到別人對自己指手劃腳的,更何況的是,還是一個低等奴隸!

折虛子看了眼不由自主撲上來的小黑子,一怒之下將他給移開,下一秒,怒火滿滿的臉頓時擠滿了噁心的笑容:「嘿嘿,三千兄弟,這會,可以去了吧。」

韓三千就像看猴一樣看著折虛子,折虛子心裡也明白,心裡恨不得把韓三千千刀萬剮,可臉上依然還得笑嘻嘻。

「師兄,你笑的好醜。」韓三千諷刺道。

折虛子的笑容都快扭曲了,比哭還難看的繼續笑著:「呵呵,三千啊,你看師兄都按你說的做了,你是不是……」

「還是不去!」韓三千又拒絕了。

「我……」這一次,小黑子直接整個人掛在了折虛子的身上:「師兄,你莫衝動啊,莫衝動啊。」

折虛子重重的呼了一口氣,重新調整情緒:「三千,你又怎麼了?」

「秦霜師姐可是四峰的名人,也是虛無宗的未來之星,身份可不一般,我這一身大糞的,哪好意思見她?」韓三千強忍內心的笑意,裝出一副很為難的模樣。

雙方都在比拼演技,就看誰憋的最後。

「那你想怎麼樣呢?」折虛子擠出一個滿是憤怒的笑容。

韓三千輕笑著,望著折虛子身上的衣服。

十幾分鐘后,韓三千穿著非常不合身的衣服,從東區菜園裡走了出來,身後,折虛子光著身子,在風中瑟瑟發抖。

「小……小……小黑……黑子啊,給,給我記住……記住,我……我要韓……韓三千……不……不得好死,阿嚏~!」

回到茅草屋,秦霜看到穿著韓三千的穿著,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大致什麼情況,她還是了解了。

「師姐好。」韓三千看到秦霜,禮貌的打起了招呼。

秦霜雖然臉上面無表情,冷若冰霜,但心裡卻有一絲無奈的苦笑,她也沒想到,韓三千這傢伙鬼頭鬼腦的還挺聰明,她也是在剛才,才回味過來韓三千在她面前演的這麼一齣戲。

借自己的之手,反將折虛子一軍,有些意思。

「你跟我進屋。」秦霜冷冷說完,直接朝著韓三千的房子走去。

雖然韓三千相信,秦霜約自己進屋,絕對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種意思,但實在也想不明白,她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走進屋裡,韓三千卻驚呆了,此時,秦霜輕輕的解掉了外層的紗衣。

我靠,難道我他媽的想錯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戲耍折虛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