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出言傷人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出言傷人

秦霜媚眼如絲的望着韓三千,整個人神情激動,她做夢也沒有想到,韓三千竟然會送自己一個百火鳥。

百火鳥可是非常珍惜的奇寵,它的生活習性非常刁鑽,所住地方必要有火有冰,否則永世不得有百火鳥,整個百獸林雖然有,但數百年來,幾乎很少有人發現過它的蹤跡,葉可柔也是在小時候看到它的圖鑑,因此對它一見鍾情的。

但要真正見過沒有,秦霜沒有,相信虛無宗大部分的人也沒有見過,百火鳥更像是一種傳說中的靈寵,聞得其名,但不見其影。

秦霜也更多將百火鳥當成靈寵里的一種信仰,這輩子有生之年可以見到,她便心滿意足了,哪曾想過,有一天百火鳥回出現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還是屬於自己的。

韓三千還沒有反映過來,秦霜整個人已經給了韓三千一個大大的熊抱,韓三千能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以及她肌膚的柔滑和溫度。

接着,秦霜起身,含情脈脈的望着韓三千,看着韓三千手中的百火鳥:「謝謝。」

韓三千被她這突如其來的擁抱,搞的有點尷尬:「不客氣。」

接着,將百火鳥遞給了她。

秦霜拿着百火鳥,愛不釋手,開心的像個孩子:「它好漂亮,雖然不夠大,但是,我很喜歡。」

要找百火鳥,對於秦霜等人來說,確實是困難重重,甚至是可遇而不可求,但對韓三千來說,其實並不是難事。身為百獸林的獸王,他要什麼樣的靈寵,其實都只是一句話的事。

百火鳥是韓三千破掉死靈禁地后,秦霜一直在照顧他,所以閑來無事,讓小白想辦法弄來的。

「喜歡就行,那你玩鳥去吧,我忙我的。」韓三千說完,坐回床上,盤腿進行了入定狀態。

秦霜輕輕一笑:「我先幫你吧,把外套脫了。」

秦霜說完,幫着韓三千將衣服外套取下,接着,運用她的能量,從後背上幫韓三千運起能量,助他調解。

而就在這時候,窗外,幾個弟子無奈的望着關掉的窗戶,搖頭嘆息。

第二天一大早,秦霜去了主殿修行,韓三千經過一夜的調息,在自己和秦霜的幫助下,恢復的也基本上差不多了,雖然沒有痊癒,但剩下的需要長時間的調養才可以。

韓三千剛想出門去晒晒太陽,此時,卻聽到了幾個婢女的談話聲。

「哎,沒想到秦霜師姐平常里倒是人模人樣,一副冰清聖女,高貴得不得了,可實際上卻是個浪蕩之女。」

「行了,你可別瞎說,秦霜師姐是咱們四峰的驕傲,你這話要讓別人聽見的話,可吃不了兜著走。」

「我有瞎說嗎?我說的可都是事實,昨天晚上你沒聽見值守弟子們說嗎?這秦霜師姐和那個韓三千一吃完晚飯,便匆忙的將房門給關了,然後兩人在屋裏便是一番苟且風雨,簡直是不勘入耳。」

「不會吧?」

「怎麼不會?一會秦霜師姐又是玩鳥,一會又是給韓三千脫衣服的,你說孤男寡女的,不是干那些事能是什麼?」

「啊?。」

「哼,她人前還好像什麼男人都近不了身似的,可實際上卻和一個奴隸搞三搞四,簡直是敗壞我們的名聲,有辱我們女性的尊眼,就這樣的人,就應該讓所有人都知道她的真面目。」

聽到這話,韓三千眉頭一皺,緊接着直接將門推開。

看到韓三千突然出來,幾個婢女頓時嚇了一跳,她們也沒想到,秦霜師姐走了后這屋子竟然還有其他人。

照理說,就算有人,可秦霜師姐走了后,那個女干夫不應該早早的就跑了嗎?

不過,短暫的驚嚇過後,剛才說話的那個婢女看到是韓三千以後,頓時不屑的掃了一眼他。

「聽過一句話嗎?謠言害死人,你張口就胡說八道,有考慮過後果嗎?」韓三千不爽的瞪着她道。

婢女不屑回擊道:「當然知道後果,後果就是拆穿你們這對狗男女,讓全虛無宗的人都知道,你們兩個女干夫***乾的好事。」

韓三千強忍怒意,眉頭一皺:「那你去告訴峰派長老或者掌門好了,很快,整個虛無宗的人便知道這事了,問題是你有這膽嗎?」

婢女頓時不滿的收了聲,這話她怎麼敢去說?級別差距在那,在說了,她也沒有資格見掌門或者峰派長老啊:「呵呵,你現在了不起了,攀上秦霜師姐這顆大樹,學會拿上面壓我了?你和我都是奴隸,分明就知道我根本見不到他們。」

「我可以帶你去。」韓三千冷聲道。

婢女不屑一笑:「哼,你都是和秦霜有一腿的人了,上哪說理我一個小奴婢也鬥不過你啊,說到底,最後還不是我吃虧。」

韓三千真被這無賴加潑皮搞的無言以對,話什麼都讓她說了,回過頭來好像還成了自己的不是?!

「女人的嫉妒,果然是種可怕的東西,也是,你這種低層次的女人,和秦霜比永遠都是差距巨大,也只好酸言酸語找下存在感了?」韓三千不屑嘲諷道。

用三八的招式,對付三八,自然是最好的方法。

婢女果然氣急:「我用的著酸那個漾婦?不過人盡皆夫的玩意,我才不希罕呢!」

「也確實,就你這種身份和長相,想要被人盡皆夫,可躺地上***了,連豬也不願意碰你一下。」韓三千說完,嘖嘖嘴巴。

這話甚至連婢女旁邊的那個婢女也被韓三千逗笑,她瞬間感覺奇恥大辱壓在了自己的身上。

「韓三千,你也太損了吧,跟一個女人說話,嘴裏這麼不留情嗎?」婢女怒聲質問道。

韓三千生平最討厭這種人了,她不對的時候就是她是弱勢群體,她對的時候你便是連她都不如,跟他只是個孩子是一樣噁心人的話。

「你也知道出言不對很傷人嗎?我還以為你不知道呢,畢竟你剛才說秦霜和我,說的可有滋味了。」韓三千不屑笑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二十六章 出言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