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狗仗人勢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狗仗人勢

此時,陽姐連滾帶爬的跑進了裏屋,若雨眉頭一皺,接着,玉指輕輕的掩住自己的鼻子,忍不住出聲道:「你掉糞坑裏了嗎?這麼臭?」

一看到若雨,陽姐哭的梨花帶雨,哭爹喊娘,一邊錘地,一邊失聲痛喊:「若雨師姐,你可要替奴婢做主啊,奴婢苦啊,比那菜園裏的臭苦瓜還要苦啊。」

若雨不耐煩的瞪了一眼她:「不要在我面前來這一套了,到底是怎麼了。」

陽姐演技極好,一聽這話,也不哭了,頓時正色道:「若雨師姐,我被人欺負了,我這給您做午飯呢,剛做好,遇到了韓三千,韓三千您知道吧?就是秦霜師姐的那個野男人……不,那個奴隸。」

「然後呢?」若雨凝眉問道。

陽姐說起來又要哭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韓三千他仗着有秦霜師姐給他撐腰,非要搶奴婢做好的飯菜,奴婢說了這是給若雨師姐您準備的,可他才不管這些呢,搶了也就罷了,還拿着一桶泔水,讓奴婢送過來給您吃呢,奴婢當然就不幹了,欺負奴婢可以,怎麼能欺負到若雨師姐的頭上?所以,奴婢為您鳴不平,他三言兩語理屈了,就惱羞成怒,把……把奴婢給打了。」

說完,陽姐又是一番嚎啕大哭,簡直一副聞者傷心,聽着流淚的場景。

就這演技,放哪個村裏辦喪事的,就她一人都能哭過一村的孝子。

若雨也被她搞的有些頭疼,精神都有些衰弱,陽姐這撒潑打野的功夫,就連她也有些吃不消。

「好了,好了,你也別哭了,所以,你是找我,給你斷個公道對嗎?」若雨皺眉問道。

聽到這話,陽姐停了哭泣,來了精神,忠心道:「奴婢身卑言輕,公不公道的倒無所謂,可實在氣不過的是韓三千把若雨師姐您就不一回事啊。」

若雨不耐煩的站了起來:「行了,你這一套,就少在我面前演了,我還不了解你嗎?」對陽姐的為人,若雨自然清楚,她也絕非那種傻子,任人教唆,相反,她冰雪聰明,對四峰的管理更是相當之好。

否則的話,她也不會讓林夢夕放心的叫四峰的大小事務都交到她的手上。

她幾乎不用多想,便能從陽姐的話中聽出事情的真實過程,一定是陽姐狗仗人勢,做了過分的事情,但學藝不精,被人給教訓了,回來后找自己編造是非,想出口惡氣。

本來,學藝不精,被人收拾,那沒話可說。

但俗話說的好,打狗也要看主人。就算陽姐再不對,可韓三千一個小小奴隸,也沒有資格出手來教訓自己的人。

陽姐被若雨一眼看穿,低着腦袋不敢說話了。

「他人在哪裏?」若雨冷聲道。

陽姐連忙抬頭:「就在廚房那邊呢。」

若雨冷冷一哼,起步朝着廚房方向走去,陽姐嘿嘿一樂,趕緊起身,屁巔屁巔的跟在若雨的身後,也趕了過去。

韓三千和小桃剛回到裏屋,此時,若雨已經帶着幾名弟子和陽姐,氣勢洶洶的到了門口。

看到韓三千,陽姐雖然站在最後面,但臉上依然說不出的得意!

韓三千輕輕一笑,安撫了一下旁邊已經臉色煞白的小桃,起過身,走出門外,行了一禮,恭敬道:「韓三千見過若雨師姐。」

若雨冷冷的掃了一眼韓三千,冷眼一回:「客套話就免了吧,我過來為了何事,你心裏應該清楚吧?」

韓三千笑笑,點點頭,正欲說話,此時,卻突然感到膝蓋處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拚命的擠壓着自己,要讓自己跪下。

韓三前連忙咬牙運起能量抵抗,但膝蓋處仍然忍不住的要往下彎。

若雨冷聲一笑:「看不出來,秦霜把你教的還不錯嘛。」說完,她猛的加大力度。

韓三千頓時感覺膝蓋完全不受控制,整個人身體往前一傾,他趕緊一邊用儘力量去抵抗,一邊順着身體傾倒的姿勢,索性傾得更多一些,讓身體直接垂向地面,然後用手撐地,呈俯卧撐狀。

「有點骨氣。」若雨冷聲一笑:「我倒想看看,你能撐多久。」

韓三千額頭冷汗直冒,膝蓋處防佛被山壓着一般,支撐的手此時也開始微微的顫抖,韓三千知道,他快撐不住了。

突然,就在此時,頗有些得意的若雨猛然感覺自己的膝蓋處也忽然被重力一頂,整個人就要往前傾倒下跪,雖然她及時的用能量支撐,但整個人也免不了一驚,不敢相信的望着韓三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 狗仗人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