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一幫狗輩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一幫狗輩

噗!」

扶氏家族裏,蘇迎夏忽然感到心中一慌,一口鮮血猛然從嘴中噴出,她顧不得心中之痛,慌忙的衝出屋子,望向天際。

「三千!是你嗎?」蘇迎夏望着天空,漂亮的臉上慌張無神。

她知道,韓三千來了八方世界,儘管,她並不願意韓三千被扶天的計劃引到這裏來,但她了解韓三千的為人,他知道自己有危險,他一定會來。

蘇迎夏最近口風已經開始偏軟,她並非是要順從扶天的安排,而是有意拖延,好在扶天最近去了永生海域,對引韓三千這事,暫時沒空收拾。

她只是想給韓三千一些時間,她也相信以韓三千的智商,絕對不會魯莽的貿然前來,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一定可以踏着紫色祥雲來救自己和念兒。

這一點,蘇迎夏信心萬倍,因為韓三千從來不會讓自己失望。

「三千,迎夏永遠等你。」

而此時,已經昏死的韓三千,忽然在黑暗中聽到了蘇迎夏的呼喊。

不可以,蘇迎夏還在等著自己!

他不可以死!

韓三千猛然將新凝結的金身能量全部催動,他不惜一切代價,即便冒着金身會因能量枯竭而爆的危險。

最後一絲的能量瘋狂的湧向身體各處,幫助韓三千快速的修補身體。

而韓三千手中的紅眼玉蟒,此時也緩緩的將自身的能量輸入到韓三千的身上。

半空之中,搖搖欲墜的韓三千忽然猛的睜開眼,帶着猙獰,攻。

韓三千如同瘋了一般,雙目血紅,抓住離自己最近的六峰長老,劈頭蓋臉便是一頓狂轟濫炸,其他幾人眼見如此,拚命的在韓三千的身後攻擊他,試圖放緩韓三千的攻擊。

六峰長老已經嚇的面色蒼白,韓三千不要命一般,只對自己攻擊,而且幾乎放棄任何防守,只要自己的命!

強的把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六峰長老慌忙之下,直接被韓三千一拳直接擊中胸口,要不是另長老同時用能量結繩將韓三千拉住,他可能當場被這傢伙活活打死。

六峰長老心有餘悸的望着韓三千,就算韓三千合力綁住,可依然不敢上前一步。

安靜的眾獸看到韓三千,在麟龍的一身咆哮之下,重新鬥志昂揚,瘋狂反撲。

「虛無宗弟子聽令,集體攻擊韓三千!」吳衍怒聲一喝。

眾弟子頓時領命,對準韓三千。

韓三千猙獰一笑,雙目通紅。

「死到臨頭還笑的出來,韓三千,你這邪魔妖道就等著永世不得超生吧。」六峰長老強壓心境,怒聲罵道。

「呸!」韓三千一口鮮血直接噴得六峰長老目瞪口呆:「老子是什麼關你屁事?就你,也有資格說我?剛才,尿都快嚇出來了吧?」

「你!!」六峰長老氣結,韓三千一句話,直扎心窩,方才他確實怕的要死,活了大半輩子了,到了最後晚節不保,讓一個小小的妖人奴隸嚇的魂飛魄散,六峰長老臉上哪裏掛得住?!

「哼,我堂堂虛無宗的六峰長老,懶得和你一個將死之人廢話,你去死吧。」六峰長老罵道。

「虛無宗?笑話,在我眼裏,老子一人便能屠你全宗,有种放開再來啊。」韓三千冷喝道。

此話一出,七位長老頓時氣急敗壞,虛無宗千名弟子加上七位長老和掌門,確實是傾巢而出,雖然擒下韓三千,但問題是,虛無宗此時一是一片狼籍,地上斷肢殘臂,血流成河,死傷極其慘重!

放開?

七位長老誰也沒有膽子,因為他們怕,怕韓三千會捲土重來。

「怎麼,怕了?也對,一個宗派,讓一個奴隸打成這樣,說出去都會笑死人。」韓三千諷刺道。

「韓三千,你少逞口舌之快,你不過已經是瓮中之鱉,還有什麼資格說話?」吳衍怒聲道。

「說的沒錯,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趕緊老實交代,你到底是哪個邪門妖派的,起碼,我們能讓你死的舒服點。」

「快說。」

韓三千哈哈一笑:「老子韓三千,無門無派,聽清楚了嗎?一幫狗輩。」

吳衍氣得老身顫抖,大手一揮:「眾弟子,給我殺了韓三千。」

緊接着,萬眾弟子齊聲一喝,萬道冰劍匯聚成一股巨大的圓球,直襲韓三千。

七位長老也在攻擊即將到來的時候,飛速撤退。

韓三千猙獰一笑:「我要你們整個虛無宗陪葬!」

「什麼!!」

「什麼!!」

「這!!!」

半空之中,韓三千忽然整個人金茫大盛,體內剛剛凝結的金身直接爆炸,他以自爆金身的方式,將整個無相神功全部催化到極至。

「無相神功,斗轉星移!」

忽然之間,虛無宗地動山搖,風走雲吼,集萬人之力的整個巨大能量球猛然停止了向前進發,掉轉路線,直朝地面撲來!

虛無宗萬千弟子全部瞳孔放大,眼睜睜的望着這恐怖的一幕,甚至嚇的忘記了逃跑!

「無……無相神功!?」

「不……不可能吧?」

陣眼之中,三永大師望着滅天而來的這招,整個人錯愕萬分!

無相神功,虛無宗真正的失傳絕技,也正因為確失這種絕技,以至於虛無宗這千百年來一步一步走想衰落,對虛無宗來說,練至大成的無相神功是獨門的殺器,對三永來說,則是畢生都夢寐以求的東西。

甚至也是包括自己師父在內,心中所痛。

可虛無宗尋了千百年,卻沒想到,三永有幸得以見到,卻是用這種方式見到。

無相神功啊,虛無至尊啊,但為什麼會在韓三千的身上?!

他不是妖族嗎?如果他是妖族,他怎麼學得會無相神功呢?!

沒有上任掌門的親傳,無相神功自是無法自學,這也說明,韓三千除非可以在虛無宗某位祖師那裏得到了認可,否則,絕無偷學,或者機緣巧合所得。

可……

忽然,三永想到了一種可能,整個人也瞬間大驚失色:「不會吧,弱水三千,弱水三千,莫非,祖師指的是韓三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一幫狗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