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邪不過人心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邪不過人心

扶媚說這話的底氣,來源於剛剛到扶家的敖義,她相信自己可以拿下敖義,敖義的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況且,她對自己也非常的自信。

所以,在她的心裏,蘇迎夏已經開始比不過自己了,她才是扶氏一族,最好的那個女人。

摸著臉,蘇迎夏冷冷的望着扶媚:「扶媚,這是你打我的第二巴掌,我蘇迎夏發誓,我會讓你加倍奉還!」

扶媚冷聲一笑:「我等着你。」

扶天很開心扶媚的這一巴掌,笑着道:「扶搖,挨巴掌的滋味不好受吧?其實你本來可以是天之轎子的,這扶家裏人人都尊敬你,愛護你,沒人敢要忤逆你的意思,甚至你按照我的計劃,將來這八方世界裏,也不敢有人得罪你,為了一個蔚藍星球的廢物,何必呢?」

「是啊,扶搖,你任性的也差不多了,好好聽話,你可得為了咱們扶氏一族啊。」

「族長三的找你談話,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你得知道什麼叫適可而止。」

蘇迎夏冷冷一笑,根本懶得搭理他們,都不過是為了自己利益,而根本對她人死活不顧的人,蘇迎夏提不起任何好感。

「好,如果你非要逼我的話,可以。」扶天冷哼一聲,接着怒氣沖沖的走出了屋外。

一到屋外,扶天冷聲對扶媚道:「如果平常有空的話,多來看看扶搖,另外,給她下泄能葯,一個月後,我要對方親自過來用強的,無論她願不願意,我都要扶搖懷上真神。」

扶媚冷冷一笑,所謂多來看看,自然是扶天讓自己好好的虐待蘇迎夏,這正好滿足了扶媚的報復心裏。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先有敖義,如今又有蘇迎夏可以虐待,扶媚興奮的覺得,扶家到自己的這一天,好像是來了。

而虛無宗內。

經過一天一夜的尋找,虛無宗從林夢夕帶着數十名弟子,逐漸發展到數千弟子,對韓三千所隕落的四峰一帶,包括虛無地域也尋找了一遍,但韓三千如同人間蒸發了一樣,杳無音訊。

連同一起失蹤的,還有四峰的小廚娘,小桃。

半夜,大雨傾盆。

四峰的菜園地百米開外的一個小山坡,秦霜跪在一座新墳前,一雙秀麗的手,滿是泥濘和鮮血,墳前,立着一個簡單的木碑,墓碑上刻着幾個大字:韓三千之墓。

大雨之下,秦霜絲毫不為所動,就這麼跪着,跪着……

此時,某個山洞,洞外,一大一小兩隻飛馬,安靜的藏在大樹下,等待着大雨的結束。

洞那,漆黑的幾乎伸手不。

韓三千的屍體靜靜的躺在那裏,小白和綠眼玉蟒都化出了本體,跟失蹤的小桃一起,守在他的旁邊,遍體鱗傷的麟龍靠在山洞的牆角,重重的喘著粗氣。

方才一戰,他與四龍幾乎是拼了老命,如今幾乎快要虛脫。

但即便如此,麟龍依然滿眼都是殺氣,他不甘心,如果不是他回八方世界的時間太短,龍族之心並沒有得到巨大的補充,否則今日的虛無宗,畢將血流成河。

「前輩,他還有救嗎?」麟龍說完,整條龍憤怒的一尾甩在石壁上,撞得咚咚作響。

「都怪我,如果我阻止他回八方世界的話,他也不至於如此,都怪我,來什麼虛無宗,讓他面臨這麼大的危險!」

「這並不怪你,要怪,就怪我。」小桃哭着搖搖頭:「如果不是因為我這個掃把星的話,韓公子便不會死,都是我,都是我害死他的。」

「這與你無關。要怪,都怪虛無宗的那幫畜生,殺我徒弟之仇,我朱穎必讓他們血債血償。」

「一幫成天自詡正道的人,結果卻幹些畜生不如的事,我呸,虛無宗,永遠不得好死!」

山洞裏面,一直沉默的朱穎,此時憤怒的開了口。

大戰以後,韓三千身體隕落的時候,那隻曾經攻擊韓三千的大飛馬衝破天際,將韓三千的屍體接到了地面,其後,一幫人匯合后,來了慈雲洞。

朱穎是韓三千八方世界的師父,對麟龍來說,是韓三千最相對安全的地方,所以,他們來了這裏。

「不對,前輩,這都是小桃的錯,從小桃是個天煞孤星,每一個對小桃好的人,都沒有好的下場。你們知道嗎?小桃出生的那天晚上,我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便突然暴斃,就連救濟過我的村子,也在一場災難當中全村死光了。韓公子,也是因為昨天幫過我,所以……所以才會被人冤枉!」小桃傷心的哭着。

她說的是事實,幾乎對她好的任何人,最後都難逃一死,所以,她自然認為韓三千的死,也是她造成的。

「你們說,好人,為什麼沒有好報?這老天,真的不公平!」小桃哭泣道。

朱穎哈哈一笑:「好人又怎會有好報?需知,萬物再邪,邪不過人的心啊!一個好人,如何能在這種最大的危險當中生存呢?所以,不是好人沒好報,而是惡人太惡,好人等不到好報的那一天!」

說完,朱穎緩緩的從裏面走了出來,當小桃看清朱穎的真面目時,整個人不由嚇了一大跳,從進來到現在,她一直呆在韓三千的屍體旁邊,只以為山洞裏有人,卻沒想到朱穎卻是人非人,鬼非鬼。

朱穎看了看地上的韓三千,接着讓小桃將他扶起來,然後順手直接對着韓三千的背部便是一道能量打進,正搖頭嘆息之時,朱穎忽然發現韓三千的額頭,亮了一個斧頭的印記,雖然一閃即逝,但在黑暗裏,它實在是太亮眼了。

朱穎輕輕的推開小桃,整個人索性直接盤坐在韓三千的背上,直接又是更多的能量打進去,但這一次,韓三千卻毫無反映。

就在此時,朱穎突然眉頭一皺,一把拉住小桃,接着能量灌了進去,果然,韓三千的額頭又緩緩的亮了那個小小的印記!

「奇怪了,怎麼會這樣?」朱穎整個人疑惑非常,不敢相信的望着小桃,而幾乎就在此時,小桃手臂上的紋身,也開始微微的發起了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 邪不過人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