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不情之請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不情之請

就在這時,房門輕響,韓三千應了一聲,王思敏此時垂頭喪氣的走了進來,手裡捧著一碗粥。

知道韓三千大傷未好,又連續走了幾天路,王思敏專門讓小二做了些粥,給韓三千補下身體。

韓三千看她這副模樣,完全和剛才出去的時候完全判若兩人,頓時有些奇怪的道:「怎麼了這是?不是和小桃出去逛街了嗎?這麼早就回來了?」

說起這個,王思敏的嘴便嘟得很高,整個人如同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似的,往桌上一坐,將手中的粥一放:「別提了,都快氣死了。」

小桃緊隨在其後,端起王思敏放在桌上的粥,輕輕的遞給韓三千,輕聲笑著解釋道:「思敏姐姐想去逛街,但也不知道為什麼,街上什麼都沒有。」

韓三千微微一笑,此時,一陣冷風襲來,韓三千下意識的起身關掉窗戶,卻見樓下雖然夜色不過微黑,可下午熱鬧的大街上,卻早已沒有絲毫的人煙,各家各戶甚至連一盞燈也沒有亮起,整個村莊完全的陷入一片的漆黑。

「這村裡人,都休息的這麼早嗎?」韓三千道。

怪不得方才那麼安靜,不過,韓三千又始終覺得,現在這個安靜,又始終跟方才入定時感受到的安靜不一樣。

如今這確實是安靜,但方才,卻壓根就是一種死一般的寂靜。

「誰知道啊,鬼影都沒有一個。」王思敏說來就很氣,本來想逛街的美好心情,卻全部搞砸了。

只是吃個飯,然後稍微打扮了一下,之前還熱鬧無比的街頭,在入夜以後,忽然之間便全部都跑光了。

韓三千笑笑:「反正最近兩天趕路也挺累的,就當早點休息吧。」說完,韓三千將粥喝完,把碗輕輕的放了回去。

「我再幫你盛一碗。」接過碗,小桃又出去了。

但僅是片刻,小桃不好意思的跑了回來,手中的碗空空如也,她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韓三千:「店家睡了。」

「剛才那小二不是還在忙嗎?我們回來的時候,客棧里還有一半的桌子沒收拾呢,咱們說話才多少點功夫,他這麼快就收拾好了?」王思敏一邊說,一邊不太相信的望了一眼小桃,起身一把拿過小桃手裡的碗,不信邪的朝著樓梯口走去。

當她來到樓梯口,一樓的客棧大廳早已燈熄人走,黑黢黢的一片,空的讓人感覺有些心慌。

她搖搖頭,納悶的很,起身又回了屋。

「奇怪,還真的沒人了。」摸著額頭,王思敏滿腦袋的疑問,走進屋裡,一屁股又坐了下來,忽然望著韓三千道:「韓三千,你有沒有覺得這村子古里古怪的?這才幾點啊,一個個的都跑去睡了。」

韓三千倒確實覺的奇怪,但也並未深究,畢竟這種小村,沒準民風淳樸,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倒也正常,笑笑道:「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精力充沛啊,人家靠體力養家的,哪像你這個大小姐,反正啥也不愁。」

「你……」王思敏被韓三千這句話硬生生的懟得不知如何回答。

「懶得跟你廢話,回去了。」

王思敏離開后,小桃卻一直並沒有離開,反而是靜靜的站在韓三千的身邊,韓三千一笑:「怎麼了?」

「韓公子,其實……其實思敏小姐說的不錯,小桃……小桃也覺得這村子古古怪怪的,而且……而且……」小桃害怕的望了眼周圍,沒敢出聲。

韓三千笑道:「而且什麼?」

「而且……而且我總覺得好像有人在偷偷的盯著我們。」

韓三千被她這話搞的有點背部發涼,他倒並非怕鬼,畢竟他什麼沒見過?只是,這裡的環境確實總有種陰森森,冷颼颼的感覺,可韓三千門窗都關的緊緊的。

「好了,別胡思亂想了。」韓三千安慰道。

小桃聽到這話,一時間欲言又止,腳上挪了兩步,終究還是眼巴巴的望著韓三千:「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害怕,韓公子,小桃…小桃有個不情之請。」

韓三千道:「你說吧。」

「小桃可……可不可以留在你屋裡?」說完這句話,小桃整個人低著腦袋,臉色緋紅的發燙。

她也知道男女授受不清,孤男寡女共處一事更是影響不好,可不知道為什麼,自從到了這村裡以後,尤其是入夜後,小桃覺得整個人精神恍惚,而且內心極度的害怕。

不到萬不得已,她真的不想開這個口。

她以為韓三千很有可能會拒絕自己,但韓三千隻是一笑:「好,那你睡我的床,我睡桌子上。」

對小桃,韓三千不拒絕的根本原因是小桃是盤古傳人,韓三千也不希望她出什麼意外,另外個原因也是小桃這一路上照顧韓三千可算是無微不至,所以,小桃有需要幫忙的,韓三千自然不會拒絕。

等到小桃入睡以後,韓三千再次進入了入定修鍊之中,一入定,那種死一般的寂靜便再次趕湧現。

半夜時分,床上的小桃此時滿頭大汗,秀眉緊鎖,朱唇輕咬。

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裡,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陽光明媚,山青水秀,鳥語花香,山巒的梯田上有人在忙著,有人在吆喝著,她也看到了自己的父母,也看到了今天在屋中的店小二,他們坐在那顆之前出現過的桃花樹下談笑風聲,而她則開心的在地上拾著落下的桃花花瓣。

但當她拾到桃花,高興的回頭找父母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坐在樹下的父母和一幫村民,此時全沒了腦袋,她恐懼的一抬頭,桃花樹上,掛著一顆顆帶著微笑的人頭,此時正滿帶笑意的望著她。

「啊!!」小桃猛然從夢中驚醒,此時,屋外已然天明,樓下的大街上又恢復了昨日的喧囂與熱鬧。

韓三千站在窗口,見小桃醒了,輕輕一笑:「怎麼了?做噩夢了?看你滿頭大汗的,去洗把臉吧,師父讓咱們準備出發了。」

「去哪?」小桃疑道。

韓三千笑笑不說話,起身離開了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不情之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