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破陣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破陣

「神仙淚?」韓三千皺眉道。

徐海點點點頭:「相信應該是三年前,我族突糟一夥黑衣人的襲擊,在那場混戰中,老族長一定是將新族長送到了本村的逃生秘道中讓她離開這裡,為了不暴露她的身份,給她吃下了神仙淚。既忘記這裡的痛苦回憶,又能完全的隱藏自己。」

「那這種東西可有解藥。」

「有!」徐海道:「盤古一族的所有機密,從盤古斧大到小事,都有所記載,但這份記載,都在族長那裡。但她雖然是新族長,可很明顯她並沒有過任何的加冕儀式,所以肯定沒有得到這些傳承,所以所有的一切,都還在老族長那裡。可老族長,已經死了。」

王思敏道:「那很簡單啊,等明天白天,我們問問老族長的鬼魂不就可以了嗎?」

韓三千眉頭一皺,很明顯,韓三千覺得,這並不可能。

徐海苦苦嘆息一聲道:「那批黑衣人的首領,屠殺村落後,一方面並未從我們這裡得到寶藏,所以惱羞成怒,一方面也想掩蓋罪行,所以在這裡布下了一個煉獄大陣,將所有死去的盤古族人的亡魂困在這裡,永生永世在這裡日夜受其煎熬。」

秦清風眉頭緊皺,見韓三千望向自己,他搖搖頭,示意自己並未做過:「煉獄大陣是八方世界里一種煉魂鬼術,能將被困亡魂的美好記憶全部抽離出來,讓亡魂永遠沉浸在只有痛苦的回憶之中,久而久之,亡魂的怨氣會越來越大,施陣者便可以吸取這些怨氣增強自己的實力。」

王思敏眉頭一皺:「世上還有這種可惡的邪術?這個屠村的人,真是應該千刀萬剮,不得好死。」

徐海點點頭:「因為我的表面身份是村長之子,那些歹徒便認為我是下一任的族長,因此,他們將我的性命留了下來,並將我困在煉獄大陣之中,每晚看著我的族類在痛苦的深淵裡掙扎,逼我說出盤古一族的秘寶。」

這三年裡,徐海每天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族內如此,身心幾近崩潰,所以,白天的時候,他會趁著煉獄大陣暫停運轉之時,將那些被陣法抽離的美好記憶重新組建出無憂村的昔日之景。

一方面,這是徐海安慰自己的最佳方式,歹徒並非沒有注意到這些,他們也並未阻止,因為無憂村的虛假,可以矇騙一些闖到這裡的人,掩蓋事實的真相,同時,徐海也需要一個發泄點,逼死徐海,對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

韓三千后牙微咬,這些歹徒,殺人行兇也就罷了,竟然還有如此歹毒又殘忍的方法來迫害無憂村的村民。

殺人鞭屍,也不過如此而已。

「但這些記憶的殘念,基本上並非完整的,甚至很多只有那麼幾瞬,所以,大部分的時候,他們停留的都是在那一小段時間裡。」徐海說道。

韓三千點點頭:「所以,店小二和村長,都不認識小桃,並非是他們在說謊,而是事實上他們的殘念記憶里,甚至只有那麼幾天,甚至乾脆只有一天的記憶。」

看著徐海點點頭,韓三千終於明白,為什麼當初問小二和村長的時候,他們明明很多時候的回答根本就讓人感到非常奇怪,可韓三千卻又認真的觀察過他們說話時的表情,那模樣,分明就不像是在撒謊。

現在,韓三千釋然了,他們確實沒有撒謊,那是他們對很多人和事的其他記憶,根本沒有了。甚至你問他的父母是誰,或者你問他超出他那段記憶範圍的任何事,他都不知。

只是,一般人誰又會往那去問呢?!

「沒錯。」徐海確認道:「真正村長的亡魂,和我周圍的亡靈大軍,沒有區別,在三年煉獄大陣的摧殘下,他跟行屍走肉沒有任何的區別。」

「那你的意思是,神仙淚的解藥,也沒人知道了?」王思敏詫異道。

徐海點點頭:「至少,目前是如此。」

「靠!」韓三千咬著牙,整個人非常的不甘心,搞了半天,費了這麼大的功夫,結果卻是一場空嗎?!

此時,一直沒有出聲的秦清風卻站了出來:「我有辦法。」

三人聯同徐海欣喜又不可思議的望向秦清風:「你有辦法?」

秦清風點點頭,望著徐海道:「沒錯,不過,這要你犧牲一下。」

徐海幾乎不假思索,堅定無比的道:「只要可以幫助新族長和真神,就算要徐海上刀山下油鍋,徐海也絕不會說半個不字。」

「陰邪之物,最怕的便是污穢之物,而一個陣的最中心點,便是陣眼。徐海既然可以控制這些亡靈,說明他便是陣眼所在,所以,辦法倒並不難。」

秦清風說完,將目光放在了王思敏和小桃兩人的身上。

王思敏一愣:「怎麼了?」

秦清風神秘一笑,拉著韓三千便開始了行動。

要破除煉獄之陣,雖然確實很難,畢竟尋不到陣法的命門,破陣便是空談,但虛無宗是用陣高手,秦清風身為虛無宗的七長老,自然對各陣頗有研究。

陣法即便再古怪,再希奇,也不過萬變不離其宗,所以秦清風要做的,便是在宗上做足手腳。

西南白虎煞,東方青龍門,這是大部分陣法最薄弱的環節,秦清風在這兩個地方插上兩門令旗,其後,命王思敏和小桃取下自身的月事帶,分置兩面小旗之下。

秦清風手持另外兩面小旗,手中一揮,插於兩個方位的小棋頓時爆炸!

而幾乎同時,徐海整個人身上也頓時炸出兩個血窟窿。

而幾乎同時,整個天空風雲色變,無憂村的村莊,亦籠罩在一片血紅之中。

「破陣只能維持十分鐘,徐海,快將村長找出來。」

徐海強忍身上的劇痛,點點頭,緊接著閉眼一念,遠處的血紅中,此時一個身影,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

而與此同時,天湖城內某個府邸之中,一個中年人,忽然眉頭一皺:「有人破了我的陣法,去了無憂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破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