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過河拆橋!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過河拆橋!

「去那做什麼?」秦清風不解道。

韓三千道:「有一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等著我去救。」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聽到這句話,王思敏防佛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但在心裡,卻開始騙起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一定不是他的老婆,是他母親。

對,母親也是一個男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好!不過,扶氏一族地處極北之巔的飛龍城,你要過去的話,路途遙遠,一切要小心為上。」說完,秦清風將手中的令牌交到韓三千的手裡。

「要進城的話,它可以幫到你。」

韓三千接過令牌,接著看向小桃:「要不,你跟我師父一起回去吧。」

雖然韓三千需要小桃,但韓三千也不急於一時,相反,這次去扶氏一族,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讓小桃跟著自己去冒險,韓三千並不太願意。

小桃搖搖頭:「韓公子,小桃沒有家人,也沒有地方所去,況且,我是盤古一族的唯一血脈,儘管我想不起來很多事,可徐海說過,你便是我們要守護的人,所以你去哪裡,小桃就去哪裡。」

韓三千道:「但這趟過去,生死難卜。」

小桃依然堅定的點點頭,從她記憶里開始,韓三千是唯一一個對她好的人,況且,她雖然不記得很多事,但她可以確定,自己便是盤古族的唯一傳人,她有責任和義務,跟隨韓三千,無論是生是死。

「好,那你跟我一起。」韓三千點點頭道,有小桃其實也是好事,萬一她中途想起什麼,對自己的幫助自然是最大的。

儘管自己目前修為突漲,葉無歡這樣的人在自己手上也一擊秒殺,但韓三千也只是有了信心,而不敢狂妄,畢竟葉無歡雖然是高手,但扶氏一族的高手,顯然多如牛毛,比他強的人,也比比皆是。

「她可以跟你去,我為什麼要回家,再說了,我又沒有說要回家。」王思敏不滿的站了出來。

在不知不覺中,她開始喜歡上了眼前的這個死病雞,他不僅長的好看,最重要的是,對王思敏這種女人來說,實力才是征服她的一切,韓三千明顯征服了她。

韓三千直接無視了王思敏,雖然王思敏確實稀里糊塗的給了自己很大的幫助,而且無憂村也幫了不少忙,但王思敏也差點搞死自己,那些劇毒到現在還在自己的體內,雖然它們目前消失不見了,但韓三千也知道,不見不意味著不存在。

其次,就是因為王思敏幫了自己,所以,明知是虎途,韓三千又怎麼能讓不相關的人去送死呢?!

「師父,那就此別過。」韓三千說完,拉著小桃,能量一運,化做一道金光,直接划天而去。

先前韓三千沒有能力一直飛,同時也擔心飛到空中會暴露行蹤,現在,他無所謂了。

王思敏看著韓三千飛走,想要去追,又回眼看著根本不能飛的秦清風,如果自己去追韓三千的話,那秦清風在這荒山野嶺,非死不可。

思量了片刻,王思敏氣的原地直跺腳:「死病雞,你過河拆橋,你不得好死!啊!!!!」

飛到空中,韓三千才更加確定之前自己的猜測,這天湖城的城牆果然是高不見頭,直入雲霄,不知到底要探到哪裡去。

臨到城裡,韓三千這才落地而行,如今的天湖城裡,衛兵巡邏極強,畢竟王思敏失蹤已經好幾天了,王棟著急非常,因此派人四處尋找。

但以韓三千如今的修為,要想出一個天湖城,根本就不在話下,壯虎正在門口排查人的時候,忽然只覺金光一閃,還沒弄清楚雜回事,金光卻已經消失不見。

壯虎奇怪的摸摸腦袋:「剛才,有啥東西飛過去了?」

旁邊衛兵也一臉懵逼,搖頭道:「我不知道啊,我就看見了一束光,老大,會不會……會不會有人逃出去了?」

壯虎一拳打在衛兵的頭上:「想啥呢,天湖城裡,有誰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你當你虎哥吃屎長大的啊。」

錘完士兵,壯虎摸著腦袋,怪怪的望著城門外的方向。

剛才那玩意是什麼啊?!

飛龍城,城中扶氏一族的大廳里。

扶天正在屋裡寫著東西,此時,一個傭人慌慌忙忙的跑了進來,一進來便慌張的跪在了地上:「族長,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又怎麼了?」扶天眉頭一皺,一拍桌子,頓時不滿的站了起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過河拆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