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無功不受祿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無功不受祿

枯黃的老樹盡頭,有一處古廟,風雨之中,已是年久失修,破壁殘垣,牆斜頂漏,雜草叢生。

廟前,一個木製牌匾已經斜掛,道不盡的凄涼,數不完的落寞。

院子里,方才的那個老者,此時佝僂著身子,慢慢的走入了廟中。

一進去以後,他從懷中掏出一大包的藥材,接著,便掀開了已經有些破敗的帘子,進入了內堂。

韓三千此時也走了進去,借著夜色,到了大殿,殿中四座凶神惡煞的神像,沒有因為歲數的侵蝕而變的溫和,反而因為缺失了不見,顯得更加的猙獰,在這夜間里,如同四尊惡鬼,張牙舞爪。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股惡臭,地上髒亂非常,乾草遍布,最裡邊有些茅草堆積,應該便是那老頭睡覺的地方。

韓三千剛想往裡一些,卻沒注意,腳上忽然一動,踢到了一個倒在地上的爐鼎身上,頓時發出了刺兒的響聲。

韓三千蹲身將爐鼎撿起來的時候,整個人卻眉頭緊皺,因為他所踢倒的這個爐鼎,竟然和之前自己所買的這個鼎,幾乎是一模一樣。

就在此時,帘布一開,老頭從裡面走了出來,臉色中帶著些肅冷,看到是韓三千之後,他這才稍微緩和一些:「是你?」

韓三千點點頭,這個老頭,正是剛才將鼎賣給自己的那個老頭。

「你什麼意思?難不成你反悔了?抱歉,錢我已經花了。」老頭冷聲道。

韓三千一笑:「一個爐鼎,賣了一百萬紫晶,你大可以拿著這些錢逍遙自在,但卻是去了藥材鋪了,買了各種名貴的藥材,以你的身子骨而言,應該不必如此吧。」

「你跟蹤我?還有,這是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管。」

韓三千搖搖頭:「放心吧,前輩,我是無意跟蹤你的,我來,也不是退貨,更沒有惡意,我是來送爐鼎的。」

說完,韓三千將之前的青龍鼎拿了出來,遞給了老頭。其實,他也是不願意要這破鼎的,他之所以買下,完全是因為他當初看到了老者眼中極力隱藏的一種焦急,直覺告訴他老頭一定很缺這筆錢,否則的話,他不至於將自己最珍貴的爐鼎拿出來賣。

雖然這鼎韓三千不覺得有什麼稀奇珍貴的,但老頭的眼神卻告訴他,起碼它對老頭非常重要。

所以這一百萬,韓三千更多的其實是一種對老頭的救助。

以韓三千的直覺來說,這個老頭絕非市井之人,相反非常的有骨氣,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絕不會如此。

「你這是什麼意思?可憐我?」老頭眉頭一皺。

「我知道,它對你很重要,君子不奪人所好,雖然我算不上什麼君子,但想朝君子的方向靠攏,不知道前輩你給不給這個機會。」韓三千笑道。

感受到韓三千的善意,老頭的警惕頓時鬆懈了很多,身子一側,側向別處:「我韓消賣出去的東西,絕不收回,莫說是這鼎,即便是老夫的命,老夫也不會後悔絲毫。東西,你拿回去吧,至於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韓三千笑笑,點點頭,轉身準備離開,他雖好心,但也不想強人所難。

剛到廟門口,忽然,韓消道:「你真是來送鼎的?」

韓三千沒有說話。

「好,既然你有情,那我便有意,你且回來。」韓消道。

韓三千眉頭一皺,不知道老頭要搞什麼鬼,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走了過去。

老頭蹲身,將韓三千剛才所踢倒的爐鼎撿了起來,接著便直接將這爐鼎丟給了韓三千。

韓三千無奈苦笑:「前輩,還是之前的價格?」說著,韓三千便要掏錢。

「不必了,這鼎是我送你的。」老頭道。

韓三千搖搖頭:「無功不受祿。」

老頭掃了韓三千一眼,冷聲道:「此乃雙龍鼎,單一個鼎的話興許不值錢,但一旦雙龍合併,便是這世上最強之鼎,價值連城。」

說完,老頭手中猛然運力,頓時間韓三千手中的兩個鼎猛然飛起,接著在半空之中,隨老頭的控制而瘋狂運轉。

隨著兩鼎青光大盛,兩鼎呈八卦之勢越轉越猛,最後砰的一聲,一隻足有一人環抱之粗的大鼎轟然落在韓三千的身前。

與方才不同的是,此鼎面目渙然一新,甚至在月光之下,閃耀著青光陣陣,最神奇的是,鼎身,兩條青龍正圍繞著鼎身,緩緩而游。

韓三千看到這,整個人頓時眉頭緊皺,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巨鼎。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無功不受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