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再低頭一看鼎中,韓三千有些不淡定了。回眼看了下四周,確認無人之後,韓三千將鼎中央的那顆黑不溜秋的玩意給拿了出來。

拇指大小,已如碳球,渾身散發著一股劇烈的焦糊味。

韓三千頭大無比,這不是完全按照書中的步驟所來嗎?怎麼第一次就搞出個這樣的玩意?難不成哪裡出了錯?

抱著試一試的心態,韓三千將這黑黑的玩意放入了口中,接著,五官很快扭曲在了一起。

這東西的味道簡直達到了人生極品的地步,讓人一飛衝天,然後永遠就在天上下不來,受盡風吹的酸楚感。

搖搖頭,韓三千自己的第一回徹底宣告失敗。

不過,韓三千這種人,絕非是輕易認輸的人,當下又一次拿出材料,按照之前的方法,折騰了起來。

時日很快來到了子時,明月已是正懸空。

樹林之下,散發著刺鼻的糊焦味,韓三千的身旁已然是十幾顆黑不溜秋的煤球,不過,口感雖然沒有改善,樣子也完全沒變,但韓三千吃到滿嘴都是焦炭后,驚訝的發現,這些丹藥竟然開始隱隱的有些能量存在其內了。

這也意味著,韓三千的煉丹開始走向了成功。

「大哥,別人煉丹是救命,你特么的這丹分明是謀財害命的好嗎?」

就在這時候,忽然一聲凌空吐槽。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韓三千無奈的道:「滾遠點,他媽的一醒來就批鬥我。」

麟龍無奈的搖搖頭:「我之所以最近一直沉睡,還不是為了某個人?」

自從上一回,為了救韓三千,麟龍幾乎將自己體內所有的能量全部灌輸給了韓三千,加上龍族之心的缺失,讓麟龍整條龍幾乎都被掏空,附入韓三千的身體后,便一直陷入了沉睡,這樣的目的,既是休息,又可以依靠在韓三千體內的龍族之心來補充自己。

但哪知道,麟龍一醒來,便看到了韓三千的驚世之作,於是吐槽了起來。

「是啊是啊,所以我也很感動,因此我決定,把我第一次煉的這些丹藥,全部都給你療養,來吧,不要客氣。」韓三千見麟龍醒來,心情也相當不錯,開起了玩笑。

麒麟心虛的拒絕道:「你少來,拿了我的龍族之心,用了我龍族的寶藏,現在還想謀害本龍的龍命?韓三千,做人不要太沒有臉了。還有,我想問一句,誰給你的勇氣,鼓搗這些的?」

「你以為我想的啊,這都是被逼的。」韓三千搖頭嘆息道,接著,他起身收拾東西,朝著城內走去。

一路上,他將最近所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訴了麟龍,麟龍聽完之後,搖頭苦笑:「呵呵,又是比武大會,又是夜半鴻門宴,韓三千,真不知道是誇你運氣好,還是該說你什麼。」

「對了,麟龍,你對魔族了解多少?」韓三千道。

麟龍解釋道:「八方世界有四大特殊領域,極北的極寒之地,極東的沼澤之地,極南的火岩禁地,以及極西的死靈之地。魔族在萬年之前,被八方世界的三大真神合力打敗后,便一直被趕至了死靈之地,經過多年的生息繁衍,魔族如今已經成立了三宮四殿,並滲透到了八方世界中。」

「既然滲透了過來,那三大真神和正道之人不管嗎?」韓三千道。

「第一個,你老婆家的真神已經隕落,如今的三大真神根本就是名存實亡,剩下的兩大真神都為了對付彼此,而保存實力,自然誰也不願意出手去和魔族的人對抗,第二個,天高皇帝遠,只要魔族不到三大家族的眼皮子底下為非作歹,難不成三大家族還會盡心儘力的去找魔族來殺嗎?第三點……」

韓三千微微一笑,道:「第三點,人性!」

「沒錯,這世上只有永遠的利益,哪有永遠的正邪?只要有利可圖,正魔勾結那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麟龍點頭道。

韓三千點點頭:「行,我知道了。」

「你問這個幹嘛?」麟龍奇道。

韓三千自信一笑:「呆會你就知道了。」

片刻之後,韓三千又到了那座莊園的門前,見到韓三千,門口守衛的下人自然認識,迎了上來:「少俠,我家主人已經恭候多時,請您跟我來。」

跟在那人的身後,韓三千再次重新坐上了去往湖中心小亭子的船,到了亭子處,酒席已經撤了下來,整個亭子空無一物。

韓三千頓時困惑,約好了時辰,人呢?

似乎也看到了韓三千的困惑,下人輕輕一笑,接著,走到亭子中心,輕輕的鼓搗了一下,接著一聲悶響,他直接將地面上,拉起了一塊鐵板。

韓三千微微一愣,看著鐵板拉開后,那道露著光的口子,沒想到這亭子上竟然還有秘道。

呵呵,湖心亭,秘道!

倒也是挺會玩的,按照正常人的邏輯,誰會認為這種地方會有秘道呢?畢竟,這亭子下面可是湖啊,湖的下面,那也是淤泥啊。

不過,這倒也說明一點,就是這些人的心思細膩,性格狡猾。

看來,韓三千不得不要更加的留心。

「少俠,裡面請。」

下人說完,率先走了進去,韓三千緊隨其後。

走進秘道之中,雖然僅有兩人的寬度,但其中光線倒還算是充足,而且沒有任何地下該有的霉味,相反,整個秘道里還有淡淡的芳香,細膩非常,如同女子身上的香味一般,溫婉流轉,讓人聞起來格外舒爽。

往裡行了約至幾十米,豁然開朗,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個非常漂亮的類似於玻璃所造的透明水晶屋,遠遠的,韓三千便可以看到屋中的中年人以及他的四名部下,此時的他們正坐在那裡飲酒聊天,而最讓韓三千匪夷所思的是,整個屋子裡從屋頂四方各延伸出一條線,託了一個巨大的凌空巨床,浮於屋中央的小半空之上。

而屋外有塊牌匾,是醒紅的紅料所寫:斬人閣。

這與整個屋裡的格調,完全呈現著兩極的姿態,這又是什麼意思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