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跳崖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跳崖

韓三千牙關緊咬,心中對真浮子的祖上問候了一萬遍。

很明顯,真浮子是在提醒自己,在這種時候千萬不要貿然的還手,一旦在這種地方消耗過度,先不說能否全身而退,就算可以,可以韓三千那時候的重度消耗而言,再去比武大會而言,無異於是專門去送裝備的。

這真浮子真的是一言打中韓三千的七寸,讓韓三千忽然之間猶豫了起來。

但同時,韓三千又困惑萬分,這個真浮子,究竟搞的是什麼鬼?

先是神秘的送符,然後又告訴自己今天要小心對付很多人,現在,他真的一頓操作猛如虎,讓自己站在了所有人的對立面。

他這麼做,用意是什麼呢?

韓三千很想知道,但這時候,顯然已經沒有機會再去追問,面對猶如洪水一般攻上來的眾人,韓三千除了勉強運起不多的能量去稍做抵抗外,別無其他的選擇。

連退數個身形以後,韓三千直接被眾人所逼近。

如果不使全力的話,韓三千根本無法抵擋這麼多人的圍攻,那便是現在就得死。

思來想去,就在韓三千即將跟他們拼了的時候,真浮子那貨此時又出了聲:「楚天,想要證明你和他不是一夥的,最好的辦法,那便是親自出手,滅了他。」

楚天明顯一愣,但下一秒,還是冷冷一哼:「我自然跟他不是一夥的。」

「那就好,用你之前的定身機關將韓三千定住。」真浮子嘿嘿一笑。

聽到這話,楚天和韓三千幾乎同時非常困惑的看了一眼這老傢伙,他怎麼知道楚天有定身的機關術?

而且,看他自信的模樣,好像知道楚天曾經出手困過韓三千似的。

可是,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這老傢伙究竟又如何得知呢?!

此時,韓三千內心突然有一個極其恐怖的想法,那便是真浮子這老頭,暗中一直都在跟蹤自己,否則的話,他怎麼好像知道很多事情一樣呢?!可問題是,以自己的修為和扶家衛士的警戒,尤其是在經過楚天之事後,衛士堤防更緊的情況下,想要跟蹤自己不被發現,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看這老道一天神神在在的,莫非他有什麼未卜先知的能力?!

「愣著幹嘛?趕緊的啊。」真浮子嘿嘿笑道。

楚天點點頭,手中黃符一拿,就要凌空而燒,此時,真浮子又突然扯高了嗓子,對著韓三千道:「韓三千,你已經退無可退了,除非,你往身後的懸崖跳。」

「雖然是高了些,不過,摔個粉身碎骨,也遠比被人打的連渣也不剩要好的多。」

「沒準,運氣好還能撿回一條命呢!」

韓三千冷冷的望了一眼真浮子,這該死的傢伙,到底搞什麼?!

不過,他的話倒多少提醒了韓三千,身後雖然是深不見底的深淵,不過,卻也是自己逃跑的機會。

雖然身後的這個深淵實在太深太深,幾乎難以見底。

可普通人不敢,韓三千敢啊。

這種自信當然不是韓三千自身,而是不滅玄鎧,即便深度太深,韓三千也相信重摔之下,不滅玄鎧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身體不受太大的傷害。

而且,韓三千最重要的是覺得,真浮子的話里是有話的,儘管他到現在依然不清楚這老頭究竟神一陣鬼一陣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韓三千卻總覺得,他好像有時候又在幫自己。

雖然這種感覺毫無根據,但韓三千這時候也沒有太多的選擇。

想到這裡,韓三千猛然手中一個用力,強行將面前所有人直接打退之後,不再多想,翻身一個縱躍,直接跳下了懸崖。

韓三千突然的跳崖讓在場所有人都沒反映過來。

小桃和秦思敏更是整個人呆立在場,在韓三千跳下懸崖的那一瞬間,好像連同兩人的魂也丟了似的。

儘管兩人對韓三千的態度各不一樣,但有一點卻是相同的,那便是對韓三千深深的愛意,只是,一個因為立場不同而隱藏,一個卻因為不敢表白而深埋,此時隨著韓三千的縱身一躍,兩個人的心也跟著提到了嗓子眼上,下一秒,又怦然而落,摔的七零八碎。

「他媽的,這個狗賤人,竟然跳崖了。」有人不甘道。

「呵呵,反正這懸崖之下,足有萬米,這小子恐怕不知道,這地方可是在岐山附近啊,岐山之巔,世界之巔,這附近哪一個懸崖不是足有萬丈,甚至,很多深淵是無盡的,往這裡面跳,不是自尋死路,又是什麼?」

「說的沒錯,岐山附近的深淵,可不比其他地方的懸崖峭壁,用能量只要一飛便可以升天逃脫,在岐山之顛,這小子完全是在做夢。這深淵之下,受岐山影響,錯宗複雜,更有暗流與黑洞同在,一旦下去,基本上這輩子都不太可能出來了。」

「沒準萬年之後,他還在深淵之中不停的往下掉呢。」

「哈哈哈哈哈!」

一幫「有志之士」見韓三千雖然跳了懸崖,在片刻震驚之後,轉而便是無盡的嘲笑。對八方世界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在岐山之巔附近百里的任何山脈里跳崖,都等同於是將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普通人,從萬里高空推下去。

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這還不要說那些數之不盡的無盡深淵。

無盡深淵是岐山之巔的一種特色深淵,人一旦跌落下去,將會瞬間失去修為,身體如同被抽空一般,除了意識,什麼也剩不下,最恐怖的是,這種無盡深淵故名思議,便是永遠都沒有盡頭。

人會一直永生永世的在深淵裡掉落,不停不休。

對很多人而言,掉進這裡面,無異於是受了世上最殘忍的酷刑。

而此時的韓三千便是如此。

當從懸崖跳下后,約落了數百米之後,見無人追趕,此時,方才運起能量,試圖飛升起來,但就在他剛一運力的時候,整個人卻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完全的不受控制。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跳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