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太衍心法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太衍心法

某處。

一個聲音無比心痛,道:「他這麼搞下去,我的靈氣都要被吸光了。」

另一個聲音響起,輕聲笑道:「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東西,本身存在的價值,有時候就是為了某些人服務的,盤古斧沒有盤古,能叫盤古斧嗎?」

「你的意思,我生下就是為了這個渺小又卑微的人類服務的?」

「那你以為呢?你存在這世間幾乎和八方世界同歲,可是,多年以來,有誰可以從你這裡出去嗎?」

「那是因為那傢伙把天眼符都給了他,靠,一進來就直接作弊,我特么的根本防不勝防的好嗎?」八荒天書鬱悶道。

「單單隻是靠天眼符嗎?他曾經也拿過天眼符在你這裡玩,但即便強如他,也花了多少年才從這離開的?而這孩子呢?」另外個聲音笑道。

此話一出,八荒天書倒也不得不承認,點點頭:「我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會願意認他為主,不然的話,他有什麼資格?」

「既是主,那你更應該幫他啊。」

「我知道了,我儘力吧,這小子也真是有福氣,竟然讓我們三人幫他一個,也不知道上輩子修來了什麼福。」八荒天書有些不滿的道。

「糾正你一點,我們幫他,不是他的福氣,而是我們的福氣。」

而八荒天書中。

韓三千從最初的氣吞山河一般狂吸靈氣,到了最後,止於風平浪靜,如同一個老僧一般,安靜的坐立在那。

這一坐,便是八荒世界的整整一年時間。

「啊!」

突然,韓三千動了,張嘴之間,一口渾濁之氣被吐了出來,他這才睜開了雙眼,兩道金光也猛的從眼中射出。

「這太衍心法,既怪又奇,竟然是倒行逆施,但練起來又好像很爽的感覺。」韓三千怪怪的自言自語。

此時,他的雙眼已然有些不同,深邃的黑眸帶著斑斑血紅,有一種狂暴和嗜血的野感,與他本就深邃的眼神,組成了一種另人著迷,但又給人極其冷酷的感覺。

一身的銀髮如絲一般,隨風而盪!

啊!!!

又是一聲舒服的喊叫,韓三千微微的張開雙臂,不由舒展著了一下身體,緊接他輕輕的站起來,下意識的捏了捏自己的拳頭,感到體內有一股非常充實的磅礴力量!

戴上面具,韓三千輕喝一聲:「開!」

接著,整個人化成一道光影,消失在了原地。

「一年,僅是一年時間,我還是低估了這個小子。」

就在韓三千消失以後,天空中的聲音此時再次響起,驚訝之餘滿是欣慰。

「太衍心法,那可是上古奧義,這小子竟然只用了一年的時間便直接開竅,這……這傢伙到底是不是人啊。」八荒天書不敢思議的道。

「確實出乎我的意料,本來,我以為這小子就算有他的金身加持,加上天賦出眾,也起碼需要幾百年的時間,所以,為了穩住他,跟他說的是十年至百年,但哪裡想到,他不僅超出了我所預料之中的時間,更是提前了這麼多。」

「這怕是你和他,也無法完成的吧?」八荒天書道。

那聲音倒也不否認:「我當年修太衍心法,花了整整七十七萬年方才入竅,那傢伙比我好點,可是,也足足用六萬年,但三千這孩子,一年,呵呵,說出去,也不知道我是該高興還是該替自己感到悲哀。」

「也許,這就是命運吧。」八荒天書長嘆一聲。

「八方世界自從那次之戰後便由三大真神鼎力,本想的是三家互相制約,互相發展,但哪裡想到人性險惡,三個和尚做的卻是沒水吃的買賣,八方世界,也是時候該調整一下方向了,否則的話……」

「希望這小子能不負你和他的重望,也不枉費我認他為主吧。」八荒天書苦苦一笑。

話音一落,八荒天書的上空,忽然兩個白光閃過,接著消失不見。

而此時,當韓三千從天書里跳出來的時候,八荒天書自動收回了韓三千的體內,但屋中,卻不見江湖百曉生,也不見蘇迎夏。

這讓韓三千大為困惑,照理說,蘇迎夏知道自己進入八荒世界,她是肯定會非常小心的保管八荒天書的,怎麼會將八荒天書放置屋中,而人卻不見了呢?!

再看一眼,連韓念都在床上,這讓韓三千更有種不詳的預感。

蘇迎夏莫非出了什麼事?!

想到這,韓三千急忙衝出屋外,而此時,擂台周圍群聲而吼,擂台之上,一個柔弱的身影,正帶著面具,被對面的男人連翻攻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太衍心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