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天命崖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天命崖

再往裡走,又感覺多背上了一座大山。

這一腳下去,整個丹田內的能量都不斷的被擠壓。

「可怕,太可怕了。」韓三千整個人已然青禁暴起。

不過,越是如此,對韓三千而言,他倒是越發的有興趣。最重要的是,他也沒有其他的退路。

所以,要活命,選擇不多。

直接用太衍心法將所有能量催動,同時金神和不滅玄鎧全部撐起,太虛神步也在這時候開啟,韓三千身上的壓力,這才勉強減輕了一點點。

就這樣,韓三千再次往裡面走去。

接近神冢之時,一股強大無比的死靈氣息和一股氣勢磅礴又生生不斷的靈氣迎面撲來,而且越是接近入口,這兩股氣息也就變的越發的強大。

「***,好難受……」韓三千猙獰,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將一隻腳邁入了神冢之中。

「刷!」

猛的一股巨大的白茫突然從洞中散出,將韓三千吞噬以後,下一秒,白茫消失,洞口又恢復如常,散發著強烈的紅光。

遠處,陸若芯緩緩的落下,手中秘法一手,四道身影化成一道,望著韓三千消失的洞口,她眉頭微皺,朱唇輕啟,喃喃而道:「這傢伙,是個瘋子嗎?」

連神冢也敢進,陸若芯不得不得心生震驚和佩服,因為在沒有決出勝負以前,任何人進入神冢,結局都只有一個,那便是死亡。

這絕非道聽途說,而是真實事件。

幾十萬年前,也有真神生出異心,於是想趁機奪取神冢的遺承,另外一位真神也擔心他拿到以後,一家勢大,於是緊隨其後,但從此以後,那兩位進去的真神再未出現過。

所以,真神都不可入,不是空穴來風,而是有人付出了生命大家來證實的前車之鑒。

若是換做常人,恐怕不屑一笑,轉身離開,但陸若芯卻並沒有,長衣飄飄,宛如仙女,隨意的手中青紗飛出,綁在樹榦上,香身輕飛,落於紗間,竟然小憩於此。

不知為何,陸若芯對那個恨之入骨的瘋子,突然有種怪異的感覺,她總感覺,不多時,他就能從洞口出來。

儘管這種感覺對陸若芯而言,是非常荒誕的,但陸若芯有時候偏偏就是一個,看似十分理性,有時候卻偏偏會隨感性而走的女人。

砰!!!

而幾乎就在此時,被白茫所吸進洞穴的韓三千,頓時直接俯衝數百米,最後重重的呈現一個大字型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因為落地速度快,韓三千硬生生的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巨大的人字深坑。

而幾乎就在此時,韓三千的身體內,一道紅光一道紫茫,彼此交匯,從韓三千的身上脫離,一路直上,最後在升至頂部,分立於左右兩邊。

洞中,頓時明亮了起來。

「我靠!」

一聲痛喊,趴在地上的韓三千左手指動了動,下一秒,整個人也從坑中一個翻身而出,仰躺在人字坑的旁邊。

「你倆幹啥啊?」望著頂部上的天火和月輪,韓三千忍不住無語道。

韓三千根本就沒動用過他倆,但他倆卻突然自主出現,然後自主升空,韓三千本想控制這倆回來,卻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動,這倆根本就不受控制。

「這……」韓三千無奈了。

這特么的什麼意思啊?自己的東西自己還不能控制了?它們難道現在有了自己的想法?!

收不回來,韓三千確實無奈,下意識的從上往下看了一遍,從洞口往下,便直接是一個懸崖,兩邊都是高又堅固,且呈現九十度的巨大山崖。

但深處洞中的山崖,卻並沒有任何的潮濕,反而非常的乾涸,崖壁也異常的整潔,但最讓韓三千詫異的是,崖壁上還有字。

「莫非是墓志銘?」韓三千眉頭微皺,在地球他倒是知道很多大墓里,有各種機關,但一般在墓口處,一般均有墓志銘,紀錄墓主的一生和過往。

這是真神的神冢,那說不準這真的是他的墓志銘。

想到這裡,韓三千將目光放在了崖壁上的字,字體蒼勁有力,頂部有字:天命崖!

下方呈四排,順右往左。

「扶搖哪知迎夏苦,三千世界化三千。若是君上天上來,即使萬骨地中埋。」

「好詩,好詩啊。」韓三千一邊念,一邊不由感嘆。

但下一秒,他卻原地的呆住了。

不對啊,這是什麼詩?!怎麼會有自己和蘇迎夏的名字?

扶搖和迎夏不就是蘇迎夏嗎?三千……三千不就是指的自己嗎?

這是誰寫的詩啊?怎麼會在神冢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天命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