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瓮中鱉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瓮中鱉

留下一句話,韓三千跟隨著王緩之的下人,下去休息了。

等韓三千一走,葉孤城頓時忍不住朝著地上吐了口唾沫,整個人充滿了鄙夷:「看你還能神氣多久。」

先靈師太微微一笑,望著迎面走過來的王緩之,接著微微一個欠身。

「都安排好了嗎?」王緩之道。

先靈師太點點頭:「放心吧,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聽到這話,王緩之嘴角不由抽出一絲冷笑,眼中更是充滿了貪婪,輕輕一笑,道:「這次,就算他是真神,那也是插翅難逃。」

「等我事成以後,你二人便是首功之臣,榮華富貴,盡歸爾等。」

「是!」仙靈師太和葉孤城幾乎同時應聲,低頭著互相詭異的望著彼此。

秦霜面色冰冷,儘管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計劃,但很明顯,這件事極有可能針對的是韓三千。

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秦霜趕緊悄然離開,準備去找韓三千。

但剛走兩步,秦霜的面前便忽然出現一個人影,抬眼一望,卻是陸雲風。

「孤城讓我盯著點你,師妹,你還是回去吧。」陸雲風淡然而道。

「怎麼?現在連你也要聽葉孤城的是嗎?」秦霜冷聲道。

陸雲風嘆了口氣:「師尊說過,為了虛無宗的以後,要我們盡量配合葉孤城。」

「師尊師尊,以前,我總是不明白為什麼虛無宗會從頂天大派流落到如今這個地步,現在,我總算是清楚了,因為,虛無宗就是敗在你們這群是非不分,唯唯諾諾的人手中。為了地位,連道義都不顧了嗎?」秦霜冷聲道。

陸雲風面色尷尬,身為最先在虛無宗有名堂的年輕弟子,最後卻是最透明的那一個,他也不甘。

可是,他又不敢去改變一切,生怕連現在的也保不住。

「師妹,聽師尊的話吧,違背師命,這不是更沒有道義嗎?」

「師命?」秦霜冷冷一笑,忽然間拿起自己的長劍,猛的將自己長裙的一角割下,遞到陸雲風的面前:「你可以拿著它回去復命了。」

看到秦霜的舉動,陸雲風整個人大驚失色:「師妹,你瘋了?你為了那個神秘人竟然要退出師門?!」

秦霜淡然一笑,將東西拍到陸雲風的手上,直接朝著韓三千休息的地方趕去。

秦霜到的時候,韓三千正倚在一顆樹下休息,看到秦霜,不由一笑:「你來找我,不怕風言風語嗎?」

秦霜面若冰霜:「我來找你,你不怕蘇迎夏不高興嗎?」

「她不會的。」韓三千笑笑:「她相信我,就如我相信她。」

聽到這話,秦霜面色閃過一絲難過,但很快便掩蓋了下去:「今天晚上的宴會,你還是不要去了。」

「為什麼?」韓三千奇怪道。

「這是場鴻門宴,如果你去的話,我怕……」秦霜急道。

韓三千搖搖頭:「去,即便是鴻門宴,我也得去。」

「你瘋了嗎?我為了給你報這個信,甚至連師……沒事,總之,你真的不要去。」秦霜道。

韓三千笑笑,看著秦霜著急萬分的模樣,不由喃喃道:「我身上的東西,如果沒有永生海域來保護的話,你以為藍山之巔就會放過我嗎?不去,反而還給永生海域找了光明正大殺我的理由。」

聽到這話,秦霜倒是頗為驚訝,她倒沒有想到這一點。

「可是……」秦霜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有應對的辦法。」韓三千笑笑。

「師姐,幫我個忙?」韓三千突然笑道。

秦霜連想也沒想,便直接點頭:「我可以幫你做些什麼?」

韓三千笑笑,將八荒天書遞給了秦霜:「晚宴以後,你在中峰神冢位置等我,若是我一直未歸,麻煩你將天書帶離這裡。」

雖然不知道這書有什麼作用,但秦霜還是點點頭,將天書收好以後,認真的點了點頭。

「其次,還有一個事,需要麻煩師姐。」說完,韓三千起身,附在秦霜的耳邊說了幾句。

秦霜聽聞以後,整個人不由大驚失色,接著,難以相信的望著韓三千:「這樣行嗎?」

「當然行。」韓三千自信一笑。

接著,他望向天空,一時間整個人卻突然有些期待晚間的到來。

對秦霜而言,今天晚上的鴻門宴,可能讓韓三千有去無回,但對韓三千來說,這可能卻是自己完全重生的最佳時機。

秦霜奇怪的隨著韓三千的目光望向天空,恍然之間,她忽然看到,遠處的黑雲之中,似有一股奇怪的瑞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瓮中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