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金蟬脫殼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金蟬脫殼

某處。

當陸雲風將秦霜斷裙交到三永長老手中的時候,望著這片斷裙,三永大師一時間臉上滿滿都是悲傷。

於情之中,他最看好的是秦霜,儘管秦霜因為韓三千一事屢次犯下宗規,但三永也一向對此睜隻眼閉隻眼,雖然秦霜的待遇確實有所降低,但起碼她三大弟子的身份得以保全。

於理,葉孤城囂張跋扈,野心極強,根本不是他能夠控制的,而陸雲風則唯唯諾諾,難成大器。

但如今,他所最看重的弟子,卻給她交上了一份讓他難以接受的答卷。

「怎麼……怎麼會這樣?」三永難受的望著陸雲風。

當陸雲風將事情告訴了三永大師以後,三永大師整個人陷入了沉默。他開始理解秦霜的做法。

「哼,真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啊,前腳為了韓三千哭天搶地,要死不活,現在又為了一個神秘人而退出師門,跟他娘林夢夕一個德行,這輩子都只能為了男人而轉。」就在三永悲痛萬分的時候,一旁的吳衍卻冷聲嘲諷道。

三永大師頓時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怒聲吼道:「夠了,我不許你這樣說秦霜。」

吳衍被嚇了一跳,但下一秒,他便非常猙獰的望著三永:「三永,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三永頓時被吳衍吼的愣住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師弟居然會對自己如此態度,更直稱自己的名字。

「當一個破掌門,你以為你很了不起是嗎?告訴你,我忍你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要不是看在師兄弟的份上,我早就殺了你。」吳衍冷聲而道。

「你!」三永氣結。

「你什麼你?」吳衍不屑打斷道:「你老了,也糊塗了,差不多也該退休了,所謂識時務為俊傑,有時候看清楚點,也起碼能安保個晚年。」

丟下這句話,吳衍不屑一聲冷哼,轉身從屋裡出去了。

三永臉上又驚又怒,顯然,吳衍這已經是在逼宮自己了。

本來,他一直以為自己這個師弟雖然脾氣暴躁了一點,也多少偏心了一些葉孤城,但本質上卻並不壞,所以,三永很多時候對他所做之事睜隻眼閉隻眼,雖然也知道他和首峰長老等人走的很近。

但三永也只是認為他們拉幫結派而已。

然而如今再看,他真的狼子野心,一直隱匿在自己身邊,露著獠牙。

三永苦笑一聲,目光放在了陸雲風的身上,但陸雲風只是遲疑了一下,便轉身沖了出去。

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無奈的搖搖頭,三永一聲長嘆。

傍晚時分。

整個尾峰和食峰早已是歡聲笑語。

雖然距離圖騰之戰結束還有些時候,但顯然大局已定,藍山之巔也幾乎完全放棄了進攻。

畢竟韓三千這個意外出現,已經直接讓八方世界萬年來的規矩完全破滅了。

爭奪圖騰的目的,是為了得到神冢之內的神之遺志,可韓三千直接來了本末倒置,現在神之遺志已拿到了,剩下的圖騰自然也就不再重要,它只是獲取岐山之殿的一個認可而已,走走形式也就夠了。

而對於藍山之巔而言,永生海域同有真神,又一個半真神,再打下去,也不過是虛耗本家實力罷了,自然也就沒有再打的慾望,如今最好自然是守住自家的圖騰。

所以,永生海域基本上已經在提前慶祝勝利了。

不久后,食峰便派數百名僕從過來,親迎韓三千,王緩之、陳家家主等人,韓三千所受八人大驕走在最前頭,一路上風光不已,似乎春光滿面。

到了食峰,敖天早已安排人專門架了一座臨時大屋,領著敖永站在門口,一臉笑意的相迎。

「兄弟,兄弟,吾兄今日聽聞你前方捷報,著實是又驚又喜啊。」一見面,敖天便拉著韓三千的手,熱情無比的道。

但韓三千卻注意到,敖天雖然看似是握自己的手,實際上卻有一個不經意的摸的動作,好像在韓三千的手上確認著什麼。

似乎找到了自己所要找的東西,他趁著韓三千不注意,沖著王緩之輕輕的點點頭。

但這一切,顯然早就被有所防備的韓三千看在眼中。

「呵呵,小意思。」韓三千皮笑肉不笑的道。

「來來來,我命人專門備好了酒菜,咱們今天晚上好好喝他一番,以代表我永生海域所有兄弟的一份尊崇。」說完,敖天熱情的拉著韓三千走進了殿內。

見韓三千進去,王緩之沖身旁的葉孤城和仙靈師太一個眼神,兩人點頭,立即朝兩邊離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金蟬脫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