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豪賭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豪賭

聽到聲音,兩女回頭望去,只見身後韓三千悠然的坐在冰塊之上,本就英俊的面龐在昨夜的黑素全部腿去之後,似乎皮膚細膩了許多,稜角也分明許多,那雙透著微微金光又略帶幾分憂鬱的眼神,防佛瞬間直抓人的心弦。

如今的韓三千,變的比以前更有氣質,也更加的好看。

兩女直接呆住了,啞口無言。

雖然兩女相信韓三千不會就這樣死去了,但也沒有想到,聊著聊著一回頭,他突然龍精虎猛的坐在那,這就好像做夢似的。

「三千你……」秦霜實在驚訝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蘇迎夏輕輕一笑,和韓三千一個對視,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感受到韓三千的溫度,蘇迎夏此時不由抱的更緊了幾分:「嚇死我了。」

「連哭也沒哭,還嚇死了?」擁抱完畢,韓三千親昵的望著蘇迎夏,滿是溫柔道。

「沒哭是因為我相信你,嚇死我,是因為我擔心你,知道嗎?」蘇迎夏嘟著嘴,有些委屈道。

韓三千被這話講的暖暖的,此生有妻如此,在有何求?!

望著情濃的兩人,秦霜微微愣住后的喜悅凝固在了臉上,但片刻后,她還是衷心的露出了微笑。

或許,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跟別的女人擁抱,總會一時間難以適應,但秦霜知道,這卻又是自己不得不經常看到的。

「對了,三千,這次到底是怎麼回事?」蘇迎夏此時問道。

秦霜本想離開,給他們二人世界,但聽到蘇迎夏的話,還是不由的停了下來,於她而言,她也真的很好奇,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韓三千笑了笑,看著兩女奇怪不已的表情,搖搖頭:「其實王緩之要殺我,幾乎在我的意料之中,他早就在我身上下了天毒生死符,只是,要救念兒,我別無選擇。」

韓三千知道,下毒逼迫自己為他們做事,本就說明自己得不到他們的信任,尤其是敖天那次跟自己說,要王緩之取代陳家家主的位置,晉陞第三真神的人選,而改變這一要素,除了王緩之神醫可以帶來的利益和好處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信任。

所以,韓三千得不到信任的前提下,永遠都會成為被禁錮的罪人。

地球文明數千年,能有幾個功臣身退的將才,只有數之不盡的皇帝刀下亡魂,韓三千自己又怎麼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呢?!

所以,敖天永遠都會除掉自己,只是怎麼除掉而已。

不過,要除掉自己的話,必然要名正言順,否則的話,這會讓他背負罵名,影響永生海域。

所以,借王緩之之手,是最為可能的,因為王緩之手上本就握著可以快速殺死自己,而不鬧出大動靜的刀。

韓三千考慮這個問題,是很久以前的,只是在進入神冢以後開始準備的。

保留神之心是韓三千刻意的安排,若是敖天收了神之心也就罷了自然是最好的,但這種可能性幾乎太小。

韓三千也並不將其當作自己金蟬脫殼的主要手段,他交這個,主要是想自己的屍體得以保全,畢竟只有讓他們相信神冢的東西已經給他們了,才可以達到這個目的。

不過,韓三千也考慮到一個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關於韓念。

蘇迎夏曾經說過,扶離告訴她,斷骨追魂散是八方世界有名的禁藥,幾乎無人可制,更無人可解,但唯獨醫聖王緩之可以,這就讓韓三千不得不懷疑這葯很有可能跟他有關。

而他也會因為救治念兒而有所察覺,韓三千是個聰明人,但也絕非將敵人當成白痴的人,他可以察覺的,敵人也可能會有警惕。

所以,王緩之很有可能也對自己的身份有所猜疑。

因此,在如此多的理由下,王緩之很有可能一樣會殺掉自己。

所以,韓三千猜到這裡,便交代了秦霜剩下的事,一旦自己被王緩之所暗算,便讓秦霜打草驚蛇,那時候人都來這邊了,大庭廣眾之下,敖天又能如何?!

「那你就能確定,他們會把你埋在那裡?」蘇迎夏奇怪道。

韓三千笑笑:「那難道他們還要把我風光大葬?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前腳給他們立下汗馬功勞,後腳就一命歸西?他們只會怕夜長夢多,更會怕在這種節骨眼下,被藍山之巔抓住這點大作文章。」

「可他們可以把你屍體藏起來啊,等晚上再做決定。」蘇迎夏道。

「不會的,只有先把我在眾目睽睽之下埋了,在處理屍體才會神不知鬼不覺。」韓三千自信的道。

聽完韓三千的話,兩女不由搖頭感嘆韓三千的聰明才智和細膩無比的心思。

每一步棋都下的恰到好處,也將每一步棋的後果和應招想的天衣無縫,讓人不得不感嘆他的精妙布局。

「不過,整個局雖然布的很完美,可有一個關鍵點不補上的話,那就是未點睛之龍。」一旁,秦霜忍不住插嘴問道。

最始終的一點,那便是韓三千要如何確保自己可以從屍體狀態當中活過來。

畢竟,韓三千如果活不過來的話,那這一切就算在巧妙,那也是花式送死。

對於這一點,韓三千倒是突然啞然失笑。

長嘆一聲:「其實關於這一點,我也是賭。」

不過,這一回,韓三千賭的很大,把命都給押上去了。

但人生本就是如此,每一次的選擇都是賭,所以人生總有起落。

「賭?韓三千,你不要命啦。」蘇迎夏氣的要死,死死的揪了一把韓三千。

還以為這傢伙葫蘆力賣的什麼葯,結果是拿著自己的命去賭,這讓蘇迎夏氣的半死。

「賭桌上的人會輸,是因為在概率學上,他們便已經輸了,即便莊家只嬴一個點,可積少成多以後,他也永遠都是大嬴家。但我不會輸,因為我就是那個只嬴一個點的莊家。」韓三千自通道。

見兩女不解,韓三千看向了秦霜,笑了笑:「秦霜師姐,你還記得那天救我們的那個掃地老人嗎?」

秦霜頓時一愣:「記得,可這關他什麼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豪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