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你要死,我成全你

第二百章 你要死,我成全你

「要錢是吧?先把我借你的二十萬還來。」蔣嵐怒氣沖沖的說道,這麼不要臉的行徑,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而且之前蔣升明明好好的,現在又裝出一副病殘的樣子,這就是噁心人的詐騙。

「錢?什麼錢,蔣嵐,我什麼時候借過你錢,我不管,你們今天要是不賠錢,我就報警抓你們。」劉花撒潑打滾,大哭大鬧,很快就引起了路人的注意。

韓三千冷笑著走到蔣升面前,說道:「這點傷賠的錢,你們夠嗎?要不我把你的腿打殘了,多賠點給你怎麼樣?」

蔣升嚇得一哆嗦,趕緊爬起身躲在蔣風光的身後。

「韓三千,你這麼囂張,不怕被抓嗎?」蔣風光說道。

「蔣風光,你們一家三口要是覺得沒有玩夠,我可以陪你們好好玩玩,但是你們要想想是不是能夠承擔後果。」韓三千說道。

蔣風光聽到這句話就開始心虛了,韓三千可是認識唐宗的,怎麼跟他玩?要是唐宗出面,一百個蔣家也不夠玩的啊。

「我是你長輩,你就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蔣風光怒道。

「長輩?」韓三千不屑一笑,說道:「有你這樣的長輩,我臉都沒地方放,最後警告你一次,再胡來,別怪我無情。」

「韓三千,你打死我吧,有種就打死我,我要看看你有多厲害,我也最後警告你一次,要是不賠錢,也別怪我無情。」劉花衝到韓三千面前,指著韓三千的鼻子說道。

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剋制著自己即將爆發的怒火,說道:「劉花,你兒子已經夠廢物了,如果下半輩子還坐在輪椅上,你覺得是好事嗎?」

躲在蔣風光身後的蔣升聽到這句話,氣得跳腳,罵道:「韓三千,你說誰是廢物呢,我看你才是廢物,有什麼資格說我,我他媽比你這個窩囊廢好多了。」

「是嗎?」韓三千一把推開劉花,朝著蔣升走去。

蔣升頓時間面色慘敗,身體嚇得顫抖,說道:「你……你要幹什麼!」

「廢了你,看看誰才是廢物。」韓三千冷聲道。

蔣升想跑,可是嚇得已經腿軟了。

「三千。」蘇迎夏怕事情鬧得太大,趕緊走到韓三千身邊拉著他的手,說道:「三千,別跟他們一般見識。」

韓三千停下腳步,看了一眼蘇迎夏,臉上的憤怒被溫柔取代,說道:「聽你的。」

蘇迎夏心神一動,不管韓三千有多生氣,受了多大的委屈,似乎自己的一句話,就可以改變他的想法。

這就是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嗎?

「蔣升,你們還不趕緊走,非要不可收拾才知道後悔嗎?」蘇迎夏對蔣升說道。

這時候,誰也沒有料到,劉花竟然會跑到蘇迎夏身邊,一巴掌打在蘇迎夏臉上:「蘇迎夏,我讓你賠錢,賠錢你聽不懂嗎?」

韓三千剛壓下去的怒火,瞬間爆發,以迅雷之勢伸出手,死死的掐著劉花的脖子:「你要死,我成全你。」

劉花瞬間就覺得無法呼吸,看著韓三千充滿殺意的眼神,這個潑婦終於感覺到了害怕,不停的用手拍打著韓三千的手臂。

蔣風光和蔣升兩人愣在原地,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習慣了把韓三千當作窩囊廢,可他現在表現出的強勢,幾乎讓他們窒息。

看著劉花眼球逐漸上翻,蘇迎夏慌了,說道:「三千,夠了,你再不放開她,她會死的。」

死這個字眼對韓三千來說,不過是一念之間而已,但他知道,殺人這種事情不是蘇迎夏能夠接受的,她從未接觸過真正的灰色地帶,而且韓三千也不希望她知道這些事情。

鬆開劉花之後,韓三千說道:「給我滾,再有下次,絕不會放過你們。」

劉花雙手捂著脖子,大口的喘氣,魂都快被嚇飛了,剛才的瞬間,她真的覺得自己快要死了,而且不是蘇迎夏的話,韓三千絕不會放過他。

這個窩囊廢,竟然有這麼大的脾氣!

「媽,你沒事吧。」

「老婆,你怎麼樣。」

韓三千走了之後,蔣風光和蔣升兩人才趕緊到劉花身邊關心道。

和死神擦肩而過的劉花在得以重生之後,並沒有吸取教訓,她這種刁婦的性格,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服軟呢?

「蔣升,你不是認識一些灰色地帶的朋友嗎?媽給你錢,找人把韓三千打一頓,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劉花咬牙切齒的說道。

「好,我一定幫你報仇。」蔣升說道。

這時候的蔣家,氣氛凝固。

蔣宏回到家裡之後,越想越氣,不僅是氣韓三千對他的態度,還有蔣琬等人故意對他隱瞞的事情。

如果不是蔣琬,今天的事情就不會鬧到這種地步。

「爺爺,是蘇迎夏,是她害我沒了男朋友,你把她趕出蔣家吧,以後別讓她回來了。」蔣琬心痛的哭訴道,對她來說,找一個有錢的男朋友不是容易的事情,可是現在全被蘇迎夏毀了,她無法接受這件事情。

蔣宏哼了一聲,說道:「要不是你們故意隱瞞了蔣嵐回來的事情,今天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局面,商場里唐宗就出現過,難道你們就沒有察覺到唐宗和韓三千的關係嗎?」

「爸,誰能夠想到這個廢物居然會認識唐宗呢。」蔣博嘆著氣道,他現在也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唐宗可是彬縣最有錢有勢的人,可韓三千不僅認識,而且唐宗對他的態度,還非常的恭敬。

蔣宏聽到這句話,氣惱的一拳砸在茶几上,怒聲道:「廢物?他要是廢物,我們蔣家豈不是全都是爛泥?」

蔣博嚇得渾身一抖,蔣宏可是很難得發這麼大的脾氣,今天吃了炸藥啊。

「爸,你不覺得奇怪嗎?這件事情,難道不是蘇迎夏故意安排,給韓三千長臉的?」蔣博懷疑道。

蔣宏被氣笑了,事實已經擺在了面前,他們還是不願意承認韓三千的厲害。

憑蘇迎夏,怎麼可能請得動唐宗!

蘇家在雲城也不過是個二流世家而已,唐宗為什麼要把蘇迎夏放在眼裡,而且還對韓三千卑躬屈膝。

「我看你們是被豬油蒙了心,韓三千絕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蔣宏說道。

蔣琬曾把韓三千當作自己找優越感的踏腳石,聽蔣宏這麼說,心裡自然不服氣,說道:「爺爺,你別被他們騙了,這一切肯定是蘇迎夏安排的,她就是故意讓我們難看而已。」

「日子還長,總有一天你們會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愚蠢。」蔣宏活了大半輩子,看事情比他們更透徹。

蘇家的情況他一直都很了解,蘇迎夏在公司根本就不受重視,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成為負責人?他甚至懷疑蘇迎夏現在的地位,都是韓三千在暗中推波助瀾。

當年蘇家的老爺子,一錘定音讓韓三千入贅蘇家,有多少不同意的聲音都被蘇老爺子一個人強行壓了下來。

以他的精明程度,真的會讓一個廢物入贅嗎?

蔣宏雖然摸不清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知道,甚至是肯定,韓三千絕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從今天開始,誰再去惹韓三千,就給我滾出蔣家。」蔣宏冷聲道,他可不想因為繼續得罪韓三千而害了整個蔣家。

蔣琬一肚子的氣沒有發泄,而且現在又失去了柳智傑,她怎麼可能忍氣吞聲呢?

心裡默想著:爺爺,我會讓你知道,你的想法錯得有多離譜,廢物就是廢物,要不是蘇迎夏,他什麼都不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章 你要死,我成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