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三章 天下大變

第二千零三章 天下大變

吃痛的她根本不敢有任何怒意,反而惶恐的爬起來重新跪下,不知道自己又哪裏惹到了這位喜怒難辨的主子。

「誰讓你自做主張的殺他的?」陸若芯微微一怒。

蚩夢瞬間更愣了,急忙跪下:「奴婢該死。」

「我要你幫他。」陸若芯輕笑道。

「小姐,奴婢愚鈍,神秘人此次幫助永生海域,讓我們藍山之巔第一次遭遇敗仗,若軒公子和您更因為這個人的出現,而被家主責備辦事不利,你怎麼還會要幫他?」蚩夢奇怪不已。

如今藍山之巔痛失第三真神,對藍山之巔而言,輸掉的不僅僅是面子問題,更是讓藍山之巔的局勢開始走向弱化。

而罪魁禍首的神秘人,藍山之巔自然是恨不得抽筋去骨。

更何況,蚩夢被陸若芯改造的目的,也是拿來對付韓三千的,如果神秘人很大可能性是韓三千的話,那不應該更要殺了他嗎?

「你懂什麼?放長線才能釣大魚。」陸若芯微微一笑。

蚩夢不解:「小姐,你如今已經很是肯定神秘人是韓三千,為什麼……」

「我要對付他,不等同要殺了他。」陸若芯輕輕一笑,雖然從某種角度來說,韓三千將她擊退,讓她臉上無光。

但卻無形中讓陸若芯更加的開心。

她這種聰明的女人,永遠都會順着父親的意卻在無形中加強自己的勢力,如同表面上是幫助藍山之巔對付扶家,實際上卻暗中漸漸掌握韓三千的威脅和命脈。

實際上是幫助陸若軒對付神秘人,實際上卻是在不斷的試探神秘人的身份。她所做的每一件事,外表上看起來無可挑剔的同時,還總會跟她的切身利益息息相關。

有時候,你明明被她給賣了,卻不由自主的會幫她數錢。

即便是韓三千打破常規突然以神秘人的身份出現比武大會攪局,這女人也很快能調整部署。

對藍山之巔而言,這場失敗顯然是惱火的,但對陸若芯而言,卻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因為外面的局勢越複雜,藍山之巔和父親更需要她,她在這個過程里,依然可以為自己獲取利益。

而在對外上,她替藍山之巔到時候出征在外,同樣可以打出自己的名聲,壯大自己的勢力。

最重要的是,韓三千這個攪屎棍,到時候還是她的棋子。

一旦天下有變,誰才是那個手握籌碼最大的人,已經顯而易見。

想到這裏,陸若芯面上露出了冷冷的笑意。

三天以後……

圖騰大戰正式結束,王緩之毫無懸念的當選了第三真神,並正式宣佈成立葯神閣,廣收天下賢士,以壯身家。

岐山之殿裏,不少英雄好漢紛紛加入,以求能在新的勢力家族裏有高職位和高發展。

永生海域為此也以祝賀送禮的方式,實際上用不少錢財幫助王緩之的勢力有更大的發展。

一時間,葯神閣風光無限,八方世界更是對葯神閣的事喜大普奔,各城各路消息滿天,各方人士更是對葯神閣吹捧無比。

自然,韓三千的神秘人身份雖然已死,但神秘人從出場到最終的天神下凡,依然還是在江湖上廣為流傳。

這其中褒貶不一,褒獎的自然是神秘人君臨天下一般的神奇操作,而貶低的則是神秘人說到底不過是永生海域訓練出來的一條狗而已,功成了人也沒用了,自然就被找了個借口除掉了。

褒獎的大多都是江湖人士,還有不少岐山之巔見過其鋒芒的人,而貶低的則很明顯是藍山之巔勢力之人和永生海域的人故意帶的節奏。

這一日裏,露水城依然人聲鼎沸,它迎來比武大會的最後盛況,不少從岐山之巔下來的人都會路經此處暫時修養。

只是,早已物是人也非。

從這經過的人,很多再也沒有回來,而那些回來的人,大部分早已行頭渙然一新,很枯便有榮,有死便有生。

露水城的城外某個破廟中。

韓消正在牆角上用瓦罐燉著雞,可就在此時,一聲陌生又愕然的尊稱進入了耳朵里。

「師父。」

回眼望去,門口之上身影立在那裏,為首的那個帶着面具抱着一個孩子的人此時將面具摘下,正微微的笑着。

除了是韓三千一行人,還能是誰呢?!

「三千?」韓笑一愣,緊接着一喜,丟下瓦罐便急忙的起身走了過去。

來到韓三千的面前,他欣喜無比的拉着韓三千,可手剛一摸到韓三千,韓消突然面色蒼白,緊接着連着幾個踉蹌,猛的一屁股坐在了對上。

他防佛被什麼東西給嚇到了似的,眼裏滿滿都是恐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零三章 天下大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