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二十章 神秘的斗笠旗

第兩千零二十章 神秘的斗笠旗

殿之內。

一名大約三十餘歲的女人,膚如凝霜精緻,一雙桃眼更是純純欲欲,稀鬆而薄的紗衣擋不住她絕美的身材。

此時的她美唇微閉,氣若蘭絲,手上和衣服上還有斑駁的血跡,顯然是剛經過一場大戰。

殿下,幾名長相同樣出眾,身材極品的年輕女子疲憊的坐在板凳上,俏美的臉上滿是污垢,頭髮蓬散,鮮血滿衣。

這是碧瑤宮,最上方的便是碧瑤宮的公主凝月。

經過兩日苦戰,碧瑤宮的前殿和大門已然成為一片廢墟,碧瑤宮近千名弟子死傷殆盡,如今僅剩兩百餘名弟子守著最後的主殿。

凝月清楚,等明日太陽初起,便是碧瑤宮覆滅之時。

如今的一切,不過只是負隅頑抗罷了。

不過,她倒並沒有任何的遺憾,碧瑤宮作為中立陣營,其實向來不參與八方世界的勢力之爭,而是一心救助八方世界的弱勢女子。

這是一個以女子為主體的門派,上至掌門,下至僕從,無不是女子。

本來,碧瑤宮與周圍各門各派相處也算融洽,但數日前,王緩之成立葯神閣,青龍城內的福爺便領著天頂山加入門下,並為了葯神閣的霸權,也為了天頂山的勢力擴張,天頂山在幾名葯神閣高手的幫助下,對周圍各門各派發動了席捲一般的進攻。

碧瑤宮和大部分的門派被迫迎戰,中間也並非沒有試圖去講和,畢竟作為中立門派,他們並不想捲入任何紛爭。

但天頂山開出的條件,實在讓凝月難以啟齒,他們根本不是想要碧瑤宮的勢力,而是讒著她們的身子。

為尊嚴而戰,這是碧瑤宮每個人心中唯一信念。

而幾乎就在此時,外面突然一陣喧囂,凝月輕身微起,長劍扶手,快步就要朝殿外走去。

莫非,那幫天頂山的人,趁著夜色發動了奇襲?!

幾名年輕女弟子此時也強打精神,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名女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

「報告宮主!」

來人跪在地上,顯然驚魂未定。

「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天頂山的人又攻了上來?」凝月冷聲道。

「方才外面突有一銀龍盤旋,銀龍上坐著一個孩童,但似乎並非是天頂山的人。」說完,弟子呈上一張疊好的銀布。

凝月一邊將銀布打開,一邊奇怪的皺眉道:「這是什麼?」

如果江湖百曉生知道被人因為身高矮而當成孩童,不知該做何感想。

「銀龍上的那個孩童說,只要明日我們願意將這銀布升起,便會有人來救我們。」弟子道。

銀布一開,是一個旗幟,上面只是簡單一個斗笠的標誌。

幾名弟子此時也湊了過來,生的一個比一個俊俏。

「師父,這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要我們掛這個旗?」

「莫非是什麼新的門派嗎?」

一幫女弟子紛紛說出自己的猜測,凝月雖未說話,但腦海中卻一直在搜索記憶,試圖找出哪家門派是這種圖案。

但很可惜,凝月並未想到。

「師父,怎麼辦?我們要掛這個旗幟嗎?」

「對方來路不明,如果他們也跟雲頂山一樣,是一幫臭流氓,那我們該怎麼辦?這不是剛出虎穴又如龍潭嗎?」

「是啊,如果是這樣,那還不如我們轟轟烈烈的死呢。」

凝月也在糾結這個問題,但這又是目前唯一可以得到幫助的機會,作為中立門派,雖然門派權利可以自由使用,但也因為沒有對應的勢力歸屬,所以在這種關鍵時刻根本找不到可以支援的力量。

這該如何是好呢?!

第二日一大早,太陽初起。

隨著山下衝鋒響起,雲頂山七萬大軍一哄而上。

面對來勢洶洶的進攻,碧瑤宮依靠地形優勢勉強抵擋,儘管這幫女子英勇善戰,但也抵擋不住如同洪水般湧來的敵人。

只到中午時分,兩百多名女弟子便因為體力不支加上人員不夠,已然被逼退入主殿。

雖然對這幫女子而言,她們已經足夠偉大,但形勢卻使得她們更加的嚴峻。

數萬大軍儼然將他們團團圍住。

福爺挺著巨大的肚子,身上穿著一套火紅色鎧甲,頭上戴著一個如同避雷針一般的頭盔,緩緩的來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凝月,你給我聽清楚了,交出神顏珠,帶著你那幫女弟子全部給我乖乖投降,福爺看在你長的不錯的份上,收了你當妾,你那幫女弟子就給我的兄弟們當媳婦,否則的話,這便是你們的下場。」

說完,福爺一個大刀砍下,頓時將面前一個女弟子的屍體一刀砍成兩半。

狗腿子此時嘿嘿一笑:「福爺,晚上還有三個呢。」

福爺嘿嘿一笑,臉上滿滿都是喜色。

殿內,凝月領著最後的百名弟子,一個個面色蒼白,身上傷痕纍纍。

巨大的體力消耗加上人數上的完全不對等,碧瑤宮已經危在旦夕了。

看著身後的這幫弟子,凝月咬咬牙,將昨夜的銀布拿給了一名女弟子:「掛旗。」

話音剛落,幾名女弟子立即跪了下來:「宮主,三思啊。」

「我想過了,如果對方真是和雲頂山的人一樣,我們在死不遲,但如果他們是好人,我們或許會有一線生機。」凝月認真道。

她可以死,但這幫女弟子都還年輕,她們不該如此。

「可是……」

一幫女弟子顯然並不支持凝月的做法,早已看淡生死的她們,寧願要著尊嚴活下去,也不願意被任何人欺辱。

況且,很多人也並不覺得,此時升起這面旗幟還有什麼用處。

畢竟,即便對方人馬要來,要想對付這麼多的雲頂山弟子,對方也必須要有足夠的人數才可以。

可昨夜裡,凝月便已經派過弟子在附近打探,結果是並未有任何大規模的隊伍在附近駐紮。

「不管了,升!」凝月冷聲一喝。

此時,帶領千軍萬馬的福爺突聞殿內有所響動,正以為是碧瑤宮終於堅持不住,要開門投降的時候。

門開了,一個女弟子緩緩的走了出來,她的手上,拿著一個長桿,接著,她緩緩的將長桿舉了起來。

長桿盡頭,是一面刻有斗笠的旗幟!

微風一吹,旗幟輕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二十章 神秘的斗笠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