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你真的是一個人在戰鬥

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你真的是一個人在戰鬥

看著上空漂亮的銀旗,雲頂山一幫人頓時一愣,下一秒,狗腿子哈哈大笑:「我靠,我還以為碧瑤宮多本事呢,結果我們剛一包圍她們,這幫娘們就慫了,直接舉白旗了。」

「哈哈,娘們就是娘們,老子都還沒用力呢,她們就倒下了。」

「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起碼,不用死那麼多弟子啊。」

福爺聽到手下這幫話,不由面露猙獰的嘲笑,說道:「一幫臭娘們,不好好的在家裡伺候男人,跑這老找死。都給我聽好了,碧瑤宮的凝月給我留下,其他的,你們自己分。」

「是!」

一幫手下頓時興高采烈,一個個顯然迫不及待。

「不對啊,那不是白旗啊,那不是銀的嗎?」此時,有眼尖的人發現了旗子不對。

有人也趕緊應和道:「是啊,那上面還有圖案呢,好像是個斗笠。」

「這可不是碧瑤宮的旗幟,莫非,她們升這個旗是要找幫手?」

話音剛落,此時的天空中,也突然傳來一聲高喝!

「銀旗起,斗笠現,天頂山必滅!銀龍吼,殺神至,所向睥睨無人敵。」

一聲高喝,在連綿的青山連環之中,幽幽回蕩。

同時,一道銀龍突然在天際猛的一聲吼叫!

龍鳴萬里,直入天際!

天頂山一幫人頓時大驚失色。

「小心有埋伏!」狗腿子此時大喊一聲。

萬人聯軍此時人頭攢動,最外圍的弟子開始警惕的東張西望。

緊接著,天頂山中幾個身有葯字圖案衣服的人直接飛升了半空。

環視四周。

但四周葉靜樹止,根本就不像是有援軍殺到。

「他媽的,果然碧瑤宮這幫臭婊子沒安好心,這他媽找援軍呢。」雖然看不到人,但狗腿子神色依然有些慌張。

畢竟,萬一對方有埋伏的話,以如今的地形而言,天頂山一旦被人前後夾擊,後果將會非常的嚴重。

福爺氣的整個人手握緊了大刀,后槽牙幾乎都快要咬碎了。

「命令所有人,做好防禦準備。」

福爺大吼一聲,數萬人頓時握緊手中兵器,虎視眈眈的摒氣凝神望著周圍。

突然,風停了。

整個人碧瑤宮的周圍,即便有萬人,可也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風,又吹了。

輕輕浮面,竟然有一絲愜意。

「有人來了。」半空之上,幾個身著葯字服的人一聲輕喝。

眾人回眼之間,只見山下樹草一陣閃動,就在所有人死死的盯著那裡的時候。

樹草一開,此時,一個人影出現在所有人的眼中。

而大殿門口,凝月也聽到外面葯字服人的話,此時帶著一幫剩下的弟子沖了出來,打算與友軍匯合。

「我靠!」

「我靠!」

「我靠!」

一幫本來警惕萬分的雲頂山將士完全看呆了。

「我靠!」

就連一向斯文的碧瑤宮弟子們,此時也不由張嘴微驚而道。

凝月雖然沒有弟子們那般魯莽,但臉上的表情卻比吃了翔還要噁心。

那方動起來的草木停止搖動以後,出現了……

一個人。

真的是一個人!

扶莽提著一把刀,當從草里鑽出來,望著萬人大軍如同惡狼盯著自己的時候,臉色也比吃了翔還要難看,喉嚨處更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這是韓三千讓他來的。

但尼碼的真不是開玩笑嗎?

他一個人對七萬大軍嗎?!

「我草你媽,這就是碧瑤宮的援軍嗎?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二腿子你快扶住老子,老子快被這幫逗比笑趴了。」

福爺愣過以後,頓時捂著肚子笑的前仰后翻。

那幫本來神經緊崩的雲頂山將士們,此時也一個個捧腹狂笑。

他們還以為真的對方有什麼援軍,沒想到他媽的援軍是真有,但卻是一個人。

就這一個人,除了來搞笑的還能是什麼?!

一人一口口水,也能把他給活活淹死!

望著那幫人狂笑不已,扶莽也面露狂汗,難為到了極點。

碧瑤宮一幫女弟子同樣如此,有弟子更是覺得羞愧難當。

「宮主,看來我們被人給耍了。」

「可不是嘛,早知道是這樣,還不如跟他們拼了,死就死了,可也用不到被這幫臭男人嘲笑。」

凝月也覺得臉上無光,對方這麼搞,真的是完全開玩笑。「這事是本宮做的不對,我向諸位道歉。」

「宮主,您別自責,這事跟您沒關係,分明是有些登徒浪子不安好心,純心戲弄我們。」

「說的沒錯,要怪就怪這該死的幕後主使人,只派一個人來,這不是搞笑嗎?!」

就在一幫女弟子義憤填膺的時候,突聽一聲男聲傳來。

「我派的可不是一個人,而是兩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二十一章 你真的是一個人在戰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