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年輕道士

第二百零七章 年輕道士

當韓三千把眼神放在蔣升身上的時候,蔣升嚇得魂飛魄散,沒有絲毫猶豫便在韓三千面前跪了下來。

「你們一家三口,我縱容過幾次了,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韓三千淡淡的說道。

蔣升嚇哭了,說道:「韓三千,這不是我出的主意,是我媽,是我媽想抓蘇迎夏,也是她讓龍哥上了蘇迎夏,你都聽見了,跟我沒有關係啊。」

「蔣升,你在說什麼,我可是你媽。」劉花大驚失色的對蔣升吼道,蔣升這番話,很顯然是為了保全自己而出賣她,這是要把她往火坑裡推啊。

「不急,這件事情,我不做主,畢竟你們都是蔣家的人,看看蔣宏會給我什麼交代。」韓三千說道。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蔣宏到了撞球室,走進地下室,看到姚龍血肉模糊的右手時,蔣宏心驚肉跳,這姚龍可是彬縣很厲害的一號人物,竟然連他在韓三千面前,也是這樣的慘況嗎?

「蔣宏,蘇迎夏,是不是蔣家人?」韓三千對蔣宏問道。

「是。」蔣宏重重的點了點頭,蘇迎夏是他的外孫女,當然也是蔣家的一份子。

「既然她是蔣家的人,那麼她應不應該收到公平的待遇?」韓三千繼續問道。

「應該。」

「蔣升聯合蔣琬把蘇迎夏抓了起來,這一點我不追究,但是劉花竟然讓姚龍***蘇迎夏,這一點,你覺得應該怎麼做,才能給蘇迎夏公平?」韓三千說道。

聽到***兩個字眼,蔣宏身體一震。

劉花竟然對自己的侄女做出這種畜生不如的事情來!

雖然她記恨蘇迎夏這一點能夠讓人理解,可到底是自家的親戚,怎麼能夠這麼狠呢?

「劉花,你真的做過這種事情嗎?」蔣宏咬牙切齒的問道。

劉花現在非常後悔,可是這種事實並不是她隨便一句話就能夠掩飾的。

「爸,我是一時糊塗,我現在已經知道後悔了。」劉花哭訴道。

蔣宏氣得七竅生煙,走到劉花身邊,一個又一個的耳光打在劉花臉上。

「你這個畜生,她是你侄女,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蔣宏打累了之後,對蔣風光說道:「蔣風光,我們蔣家,不能有這種女人存在。」

蔣風光心裡一驚,蔣宏這話,是要他和劉花離婚啊,可是他怎麼敢呢?

「蔣宏,這就是你所謂的公平?如果不是我出現,蘇迎夏現在已經遭到了毒手,僅僅是把她趕出蔣家就可以算了嗎?」韓三千冷聲道。

蔣宏看向韓三千,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想怎麼辦?」

「既然你是蔣家的家主,為了體現公平,殺了劉花,不過分吧。」韓三千笑道。

蔣宏驚慌的後退了兩步,韓三千竟然要他殺了劉花。

這可是人命啊,是違法的事情。

「韓三千,我知道你很生氣,可是她的錯,必須要用死才能夠彌補嗎?」蔣宏說道。

「彌補?這是贖罪。」韓三千堅定道。

劉花臉色慘白,慌張的說道:「蔣風光,蔣升,你們還在幹什麼,快想辦法救我啊,這個窩囊廢要殺了我,你們難道沒聽見嗎?」

蔣風光和蔣升兩人不敢動,雖然一家三口感情不錯,但是大難臨頭各自飛,誰又願意在這個關頭去負擔性命危險呢?

「姚龍,劉花不死,蔣家一個也別放過。」韓三千冷聲說完,離開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一片寂靜沉默,似乎能夠讓人聽到激烈的心跳聲。

蔣琬絕望的走到幾人身旁,對蔣宏說道:「爺爺,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看著跪下來的蔣琬,蔣宏憤怒一腳把蔣琬踹倒,要不是她,事情怎麼會走到這種地步。

她一而再的用羞辱蘇迎夏來給自己長面子,卻不知從一開始,這條路便是深淵,不止是會害死她一個人,就連整個蔣家都會被拖累。

「你的驕縱,是時候收斂了。」蔣宏責備道。

蔣琬哭著點頭,悔不當初。

在知道了自己絕不是韓三千對手的情況之下,蔣琬甚至希望時光能夠倒退,假如她不刁難蘇迎夏,不在蘇迎夏身上找優越感,柳智傑也就不會跟她分手。

「蔣老頭,我還得去一趟醫院,你給個明白話吧,劉花死,還是蔣家死。」雖然姚龍的右手已經麻木得沒有知覺了,而且他自己也知道右手鐵定是廢了,哪怕能治好,也絕不能治,因為韓三千已經說過了,要他今後習慣用左手吃飯,這一點是不可更改的事實。

蔣宏沉著臉,劉花是咎由自取,當然不能夠因為她而連累了整個蔣家。

姚龍這樣的人,如果他要對付蔣家,蔣家是不可能有活路的。

在姚龍手裡接過刀之後,蔣宏朝著劉花走去,說道:「劉花,你別怪我,這是你自己糊塗,如果你能念著半點親情,事情也不會這樣。」

韓三千在離開撞球室之後,並沒有急於回別墅,而是被路邊一個擺攤算命的給吸引了。

一個非常年輕的人,穿著一身道士的服裝,和他在照片上見過的道士,頗有一種相同的韻味。

大概這就是騙子吧,給人的感覺都差不多。

「你能算命?」韓三千走到攤位前問道。

年輕道士抬頭看了一眼韓三千,說道:「我算命,只找有緣人,可你不是我的有緣人。」

「裝神弄鬼,不就是為了多騙幾個錢嗎,開個價吧。」韓三千不信命,他信人定勝天,只是偶然間想到了當年那個道士的一句話給他的童年帶來了痛苦,所以才想拆穿這個年輕道士的真面目。

「有錢命短,所以錢多了也不是好事啊。」年輕道士說道。

韓三千冷冷一笑,說道:「你招搖撞騙,不也是為了錢嗎?難道不怕天譴。」

「這世上,哪有什麼天譴,不過是因果報應而已,凡事有因才有果。」

「憑著這些空泛的道理,你就敢出來騙錢,膽子不小啊。」韓三千不屑的搖著頭,這種道士雖然沒什麼真本事,但至少得有一張巧舌如簧的嘴才能騙人,可眼前這個人,顯然什麼都沒有。

「願者上鉤,你不就是來給我送錢嗎?只是我不願意吃下你這條小魚而已。」年輕道士笑了笑,開始收攤,然後神神叨叨的自言自語,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韓三千站起身,說道:「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否者你的小攤保不住。」

年輕道士看著韓三千走遠之後,才說道:「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師父說過,你必須死,否者小道我又怎麼會下山呢?只可惜啊……」

年輕道士無力的搖著頭,又嘆了口氣:「小道現在還不是你的對手,可真是委屈死小道了。」

韓三千回到別墅之後,蘇迎夏顯然已經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蔣嵐,蔣嵐氣得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韓三千,劉花呢,這個心如蛇蠍的女人,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情,你不能放過她。」蔣嵐怒氣沖沖的說道。

韓三千看了蘇迎夏一眼,說道:「不急著回雲城,參加了劉花的葬禮再走。」

蘇迎夏和蔣嵐聽到這句話,無不是身體一震。

蔣嵐很想報仇,為蘇迎夏出口惡氣,但是她也沒有想過劉花會因為這件事情而死。

親眼見過韓三千逼死南宮千秋的畫面,蔣嵐自然不會懷疑韓三千這番話的真實性。

「三千……你。」

「不是***的,是蔣公。」韓三千說道。

「外公。」

「爸!」

蔣嵐和蘇迎夏再一次目瞪口呆,蔣宏怎麼會牽扯到這件事情里呢,而且還是他殺了劉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七章 年輕道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