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零七十八章 王者的氣場

第兩千零七十八章 王者的氣場

聽到破鞋兩個字,扶媚整個人肺部一股無名火直接躥了上來,可是,韓三千說的又確實是事實。

她當初放下尊嚴的投懷送抱,可是,卻被韓三千無情的拒絕,這是發生過的事,她根本沒辦法去不認。

「哦,不對,應該說我沒穿過,畢竟,我怕有腳氣。」韓三千不屑一笑,接着,望向葉世均:「你叫葉世均是嗎?葉無歡的兒子?」

葉世均已經被韓三千的破鞋氣到無可自拔,畢竟,對他而言,扶媚是自己心中的聖女,既漂亮,又聰明,簡直是自己的女神。

可是,自己的女神卻在韓三千那裏,是破鞋,最重要的是,扶媚還沒有否認!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沒錯,就是老子!」

韓三千微微一笑,接着,走到葉世均的面前,葉世均下意識害怕的一閃,見韓三千沒有動手,這才強裝鎮定。

韓三千附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葉世均頓時臉色蒼白,不可思議的望着韓三千。

眼神之中,既有憤怒,又有不甘,又有恐懼。

「從今天起,我們是盟友,大家平起平坐,有事商量的話,你們儘管找扶莽,我們就在城中客棧住。」說完那句話,韓三千輕蔑一笑,邊說邊朝着台下走去。

韓三千所過之處,所有人全部乖乖散開,看着台上吃鱉的扶家人和葉家人,雖然他們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顯然也間接說明著韓三千的強大,強到連扶葉兩家都不敢坑聲,因此,誰也不敢招惹這位死神。

突然,韓三千停了下來,回眼望向了擂台,手中一動,大山的屍體瞬間從石台上飛了下來,接着落在了張公子的腳下。

張公子頓時被嚇的六神無主,還以為韓三千要對他動手。

「我對衛戍總司這個破位置沒什麼興趣,送給你了。」韓三千不屑一笑,走到人群里,拉着蘇迎夏,帶着一幫人直接離開了。

望着離開的韓三千等人,整個現場依然心有餘悸。

張公子更是愣愣的望着腳下大山的屍體,從某個角度而言,他是應該高興的,畢竟,自己可以接任韓三千所打下來的成績。

但張公子卻根本高興不起來,想起韓三千這個死神居然和自己一同從城外來到城內,他就感到後背一陣發涼。

更可怕的是,自己之前還想買他的女人……他真的是提着燈籠上茅坑,想着辦法在作死。

還好自己懸崖勒馬了,不然的話自己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公子,怎麼辦?」牛子在旁邊小聲的道。

怎麼辦?

先前張公子還覺得扶葉兩家總司這個位置奇香無比,可是,現在看來,卻怎麼也香不起來了。

「良禽擇木而棲,我們走。」張公子權衡片刻,大手一揮,丟下大山的屍體便帶着人起身走了。

看着張公子離開,也有一部分人思來想去,跟隨着他一起離開了。

畢竟,但凡有點理智的都看的出來,很明顯,韓三千那邊要更強!因為別人一個人就可以把扶葉兩家的盛大宴會搞的七凌八亂,而扶葉兩家卻連個屁都不敢放,雖然表面上說是合作,可誰強誰弱,一眼便知。

所以,本來千桌之場,僅是片刻,便已經稀稀落落的便只剩不之三了。

扶媚氣的秀手捏拳,怒不可遏,她期待了那麼久的大場面,卻以這種方式收場,她不甘,她不甘!

「此仇不報,我扶媚誓不為人。」怒喝一聲,扶媚突然憤怒的望向了葉世均,顯然,對於剛才葉世均孬種一般的表現,她非常的不滿。

不過,她也很好奇,韓三千到底和葉世均說了什麼,以至於讓他嚇成那個樣子?!

「他剛才跟你說了什麼?」

「沒……沒什麼。」面對扶媚凌冽的眼神,葉世均眼神閃躲,慌忙的否認。

看他那個嚇破膽的模樣,扶媚更是怒從心起,要不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她真的很想一個巴掌扇在葉世均的臉上。

「你這個廢物,晚上休想碰我。」惡狠狠的說完一句,扶媚氣的轉身就要走。

但就在她回過頭的時候,本想罵幾句扶天也是廢物時,卻發現扶天正木納的望着遠方,眉頭緊鎖,似乎在看什麼東西。

扶媚追隨着他的目光望去,那頭雖然有不少人,但並未有任何奇怪的事值得引起注意的。

「怎麼了?」扶媚奇怪的道。

「不對,應該是我眼花了。」扶天搖了搖頭,然後用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但這番話,卻讓扶媚更加的奇怪和疑惑。

「到底怎麼了?」扶媚冷聲道,語氣里也開始有了不耐煩。

「我……我剛才好像看見了扶搖。」扶天不敢相信的望着扶媚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零七十八章 王者的氣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