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怕是請不動

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怕是請不動

扶天頓時喜道:「這自然要請。」

三永無奈搖頭,嘆息一聲,從座位上坐了起來:「那老夫去去就回。」

說完,三永快步的起身走向了外面。

「這下不就好了嗎?早知如此,又何必問秦霜呢,女兒家家的,做掌門果然是憂愁寡斷。」看三永出去了,幾個高管也放了心,對著秦霜冷嘲熱諷起來。

秦霜倒也不答話,依然看著她的盆土。

片刻以後,三永回來了,扶葉兩幫人頓時急忙站了起來,但當他們只見到三永一人回來時,頓時心中有些微涼。

「三永大師,那位呢?」扶天急道。

「哎,我去問過了,他不願意過來,說坐哪吃飯都是一樣。」三永無奈的苦笑。

「這……」扶天無語,跟幾位高管面面相覷。

不過,這倒也不打緊,如果談妥了,他們扶葉兩家以後便可以完全做大。這才可以雙面壓制韓三千的同時,做大自己家,一舉兩得。

「沒關係,我們過去親自找他。」扶媚說道。

「這……」三永面露難色,但最終還是點點頭。

就這樣,一幫人在三永的帶領下緩緩的從主殿走了出來,來到了內院,扶天滿心歡喜的四下張望,企圖找到那個人。

哪知,三永連停也不停留,一路直接走出大門外。

扶天眉頭一皺:「這……這是怎麼一回事?您的上級怎麼會坐在這種地方?這是不是哪裡安排錯了?三永大師,您放心,呆會我便處置這幫奴才。」

三永沒有答話,起身朝著外面街道走去。

街道里,滿是賓客,在這附近的,一般都是部隊下面的一些小官,位置不大。

一行人穿過人山人海,引得賓客們紛紛抬頭。

畢竟扶天一幫人的身份,實在是在今天太過耀眼。

「扶家的高管,聽說都在內堂呆著,怎麼會跑到外面來呢?」

「看他們端著酒杯,好像是在找人。」

「難不成這裡面還坐著什麼重要人物不成?」

幾位賓客說話間,三永一行人已經來到了一個小巷子前。

巷子里不知什麼時候被安排了一桌,雖然沒什麼歡聲笑語,但能聽到裡間的陣陣碗筷響動。

而在巷子的最前面,立著一張巨大的紙牌子,而紙牌子正是擋住他們視線的障礙物。上面有字,公狗、母狗不得入內。

看到扶天等人來到這牌子面前,一幫賓客又竊竊私語。

「我靠,那桌的傻比自行把桌子抬到巷子里去吃,還寫個這樣的紙牌子在那,我當時還以為是個傻比呢。」

「我也以為打仗的時候把腦袋給弄壞了,好好的宴席搞這些幹嘛?結果,扶葉兩家的高管們卻來找他?」

「呵呵,恐怕是扶葉兩家的人覺得他這種行為很無腦,所以沒準出來制止呢?」

聽到旁邊細言細語,扶天也頗為尷尬,身後的高管們也眉頭緊皺。

扶天問到一旁的三永大師:「大師,這是什麼意思?」

不等三永回答,就在此時,秋水急匆匆的跑了出來,接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對不起,搞錯了。」

扶葉高管們這才不由鬆了口氣。

但下一秒,一幫人又愣住了,秋水拿起筆,並未將字抹去,反而是加了幾個字——扶葉兩家與,一。

「扶葉兩家與公狗、母狗不得入內!」有扶家高管頓時念道。

因為秋水是用紅墨寫下,因此,新添字顯得格外的顯眼。

「他媽的,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公然侮辱我們扶家和葉家是公狗母狗了?」

「操,簡直是狂妄至極,竟敢羞辱於我們。」

「三永大師,趕緊讓人給撤了。否則的話,別怪我們不客氣。」

一幫扶葉兩家的高管頓時不樂意了,一個個憤怒無比的叫囂道,三永也很尷尬,不過,只是搖搖頭:「諸位,這……我沒資格撤。」

就在此時,扶天卻大手一揮:「不必動氣,大局為重。」

畢竟,虛無宗軟性拿下是扶葉兩家目前的重中之中,所以扶天深知一個大道理,小不忍則亂大謀。

「在下扶天,特來拜訪!」說完,扶天高舉酒杯。

只是,里巷內倒並未有任何的回應。

「在下扶天,特……」

「秋水。」就在此時,裡面終於有了回應,這讓扶天鬆了一口氣,但哪知對方根本不是回應他,反而是向旁邊的秋水吩咐道:「把紙板稍微側著放一下,有點擋光,吃東西都不方便。」

扶天一愣,但下一秒整個人卻不由皺起眉頭,因為這聲音,似乎頗為熟悉。/

「是!」秋水笑著點點頭,接著,將紙板側放。

當沒紙板以後,扶葉一幫人總算可以看到巷中的情況。一大幫人圍在桌前,靜靜吃飯,而剛發出喊聲的,正是扶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扶莽!

此時的扶莽早就難忍笑意,哈哈大笑。

扶天動怒之時,卻發現韓三千坐在主位之上,淡然吃菜。

「韓三千?」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怕是請不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