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誰才是真的狗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誰才是真的狗

「韓……韓三千怎麼在這?」某個扶家高管一愣,緊接着非常緊張的望着三永,冷聲問道:「三永大師,你是不是搞錯了?」

「你不會告訴我們,虛無宗能比掌門更能拍板的是韓三千吧?」另外一個高管也頓時附和道。

不過,也有人抱了不一樣的看法:「那一桌上坐了不少人呢,未必就是韓三千吧?我可是聽說,其中有海女的。」

「有海女的話,那也就不稀奇了,海女能做虛無宗的主,也算虛無宗之福。」

聽到扶葉兩家的高管如此之話,周圍閑雜之聲議論得更起了,顯然他們也在關注,扶葉兩家這麼一大幫高管跑出來敬酒的,究竟是何許人也。

三永苦聲一笑,搖搖頭,就要往巷子裏走,扶天等人趕緊跟上。

可三永前腳剛進去,排在第二位的扶天頓感一顆飛石不知從哪來,直接打在自己的腳前。

接着,那顆飛石再從地面砰的彈在紙板上。

韓三千輕輕一笑,用眼神示意扶天注意牌子上的字。

扶天咬牙切齒,這紙板現在可以肯定就是韓三千所放。先前自己搞了個提醒羞辱他,如今他故計重施,也搞個這牌子來羞辱自己,簡直可惡。

扶媚更是忍不住動手企圖將紙板給扔了,可是手還沒碰到紙板,一道飛石又直接打在她的手上,讓她吃痛不已。

「韓三千,你什麼意思?你是想找事嗎?」扶媚冷聲喝道。

「找事?有嗎?只准你們在內堂搞什麼狗不能入內,就不允許我們在巷道擺了?天湖城雖然是你們葉家管轄,但也不能妨礙民生吧?」扶莽譏諷道。

「扶莽,這裏沒你什麼事,你最好給我閉嘴。」扶天怒聲吼道。

「好哦,我閉嘴。」扶莽哈哈一笑,接着,喝了一杯酒,對韓三千道:「不好意思了,三千,我給你丟人了,我自罰一杯。」

「扶莽,你何錯之有啊?」江湖百曉生笑道。

「身為三千你的左右手,我特么居然和一群狗在那吵!」扶莽自責懊惱的自問道。

扶天一幫人頓時被氣的七竅生煙,這王八蛋拐著彎的罵自己。

「他媽的,扶莽,你這個叛徒,我們的事還沒完呢?等宴會結束,我看你還怎麼笑的出來。」

「閉上你的臭嘴,否則的話,我對你不客氣。」

「還有你韓三千,這紙牌是不是你立的?你馬上給我撤了,他媽的,我們是來找人的,你最好別耽誤我們的大事。」

一幫人齊聲指責,怒不可遏的模樣防佛要將韓三千等人生吞活剝了似的。

韓三千隻顧著吃東西,詩語輕笑道:「扶莽叔叔罵你們是狗,還真的是罵對了,你們連來找誰的都搞不清楚,就在這張嘴罵人?」

詩語話音一落,此時,三永已經來到桌前,徑直的來到了韓三千的身後站着。

那副謙卑的模樣,讓扶天心中頓時一冷。

「三永,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往哪站呢?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

扶家的高管們也急了。

「扶天族長,韓三千便是我們虛無宗最高的話事人,秦霜掌門可以做的主他都可以做,秦霜掌門不能做的主,他一樣可以做。」此時,一旁二峰長老一笑,轉身就朝韓三千那邊走去。

「你們瘋了嗎?你們把虛無宗交給了韓三千?你們知不知道韓三千是個什麼人?」扶天愣住了,難以置信的望着三峰長老和林夢夕。

「韓三千不過只是個地球的低等生物而已,你們虛無宗怎麼說也是我們八方世界的宗派。你們這樣做,對得起你們的列祖列宗嗎?」

「你們虛無宗是不是被他迷惑了什麼?又或者他威脅了你們什麼?不用擔心,有我們在,誰也威脅不了你們。」

扶天一說,一幫高管也急不可耐的跟着說,虛無宗被韓三千所控,這是他們難以接受的事。

這幫人又哪裏知道,韓三千為虛無宗付出過什麼?天真的還企圖用幾句話就想收買掉虛無宗。

「正是因為對不起列祖列宗,所以虛無宗才會讓韓三千當話事人。」三峰長老一笑,也離開他們朝着韓三千走去。

扶天等人面面相覷,最終將目光放在了林夢夕和秦霜的身上。

「林長老,他們糊塗,你可不能糊塗啊。很明顯的,他們這是擔心你女兒大權在握,所以才和韓三千狼狽為女干,目的是架空你們母女啊。」扶天將最後的希望鎖在了林夢夕的身上。

「是啊,林大師,您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自己女兒考慮啊。」

林夢夕淡然一笑:「我倒是頗為寧願他架空我女兒,甚至娶了我女兒。」說完,拉着秦霜,林夢夕也走向了韓三千那邊。

「這這這……你們聽聽,這是一個當媽的應該說的話嗎?這簡直就是厚顏無恥,不要臉啊。」扶天氣得直跺腳,但又無可奈何。

韓三千停下筷子,一邊咀嚼著嘴裏的東西,一邊終於抬起了頭,靜靜的望着扶天,整個人雲淡風輕。

「扶天族長是覺得內堂的飯菜不好吃嗎,跑到我這來守着?照理說,不應該吧?內堂可是漢白神玉桌,金筷玉碗。我這呢?呵呵,普普通通罷了。」韓三千淡然而道。

「三千,這你就不懂了吧?從人的邏輯來看,這自然不應該。可是你從狗的角度去想,這是不是也就好解釋多了呢?」扶莽望着扶天冷冷笑道。

「畢竟,狗這東西它不一樣啊,這畜生看自己碗裏的永遠不香,看別人碗裏的哪怕是佗屎,它也覺得是個好東西。」

扶莽的話一出,一幫人頓時哄堂大笑,就連外圍不少看熱鬧的賓客也被扶莽逗得掩嘴偷笑。

扶天和扶媚一幫人臉上青一道紅一道,面色難看,眼神露出的凶光防佛都可以殺人了。

「扶莽,有種的話,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扶天冷著臉喝道。

「看我不撕爛你的嘴巴。」扶媚也威脅道。

「再說一遍?再說十遍又能如何?你還真以為你們扶葉聯軍很強嗎?」扶莽冷笑道。有韓三千在,他沒什麼可擔心的。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韓三千這一戰,顯然已經徹底的征服了他。

面對如此挑釁,扶天當場直接提着刀便直接要動手。

可剛一動,一顆飛石又打在扶天的刀上,韓三千輕輕一笑:「生那麼大氣幹什麼?你以為生氣就能嚇唬住誰了?」

接着,韓三千不屑的掃了一眼扶天:「我隨便說一句,你即便氣的像個皮球一樣不也得馬上泄氣嗎?現在,我說了,你可以像條狗一樣過來了。」

說完,韓三千用一種極其鄙夷的笑望着扶天!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一百七十六章 誰才是真的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