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學狗叫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學狗叫

「韓三千,我已經卑躬屈膝,你差不多就可以了,不要太過分了。」扶天老臉一橫,強忍怒意說道。

如果他真這樣做了,他的顏面還何存?!

韓三千冷冷一笑:「你威脅我?信不信我不僅讓你學狗叫?我還讓你學狗撒尿?」

「你!!!」扶天氣結。

「要合作就叫,不合作就滾。當然,如果你想和我們在來個一較高下的話,我不介意。」說完,韓三千拍了拍扶天的肩膀,嘿嘿一笑:「葯神閣怎麼輸的,你心裡應該很清楚,我能打趴半個葯神閣,你以為我會怕你?」

扶天頓時一愣,雖然他一直都在刻意抹殺韓三千在戰場上的表現,但身為當事人的他卻比任何人都清楚,葯神閣的大敗,和韓三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這也是他百般拉攏虛無宗的根本原因,但如果虛無宗在韓三千手上的話,他這盤棋便已經註定失敗了。

打?他沒有必勝的把握。即便可以小勝,那又如何?一旦有人趁機而入,扶葉兩家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只有和,才是扶葉兩家唯一生存和壯大下去的機會。

「韓三千,你少來威脅我,如果你和我們鬧僵了,你們虛無宗一樣孤立無援。」扶天笑道。

「吸收了上次失敗的經驗后,如果葯神閣現在重新打來,你覺得先打你,還是打我呢?」韓三千笑道。

扶葉聯軍最多,而且因為地形,扶葉兩家隨時可能從背後包圍葯神閣,他們自然要清除的是天湖城。

「或者說,我如果跟葯神閣說,我們決定跟他們聯手,清掉你們呢?」韓三千邪魅一笑。

儘管他不可能會這麼做,但韓三千相信,這確是扶天的死穴。

從某種意義來說,他和王緩之一樣,好不容易得到了權利,要拿去一把梭哈,如何下的去手?

「你沒有選擇。」韓三千笑著望著扶天。

扶天面色陰冷,他徹底被韓三千威脅的毫無抵抗之力了,韓三千不僅說的都在點子上,最重要的是他那副自信的眼神里根本不允許別人有絲毫的懷疑,退一步,就可以海闊天空,這筆買賣,怎麼看也划算。

「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耍我?別忘了你怎麼騙走我的十二姬!」

韓三千不屑一笑,一手直接將桌上的一盤菜扔在了地上:「多加一條,像狗一樣吃光這盤菜。」

「你!」

「那就再來一盤?」韓三千突然臉色一冷。

扶天一咬牙。

「汪!!!汪!!汪!」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只要自己可以讓家族做大,今天他扶天可以像狗一樣叫,將來,他可以讓韓三千生不如死一輩子。

「啊?這……」

扶葉兩家面面相覷,集體傻了眼。

圍觀的群眾更是直接驚掉了下巴,扶家族長居然被一個年輕人如此羞辱,讓學狗叫就學狗叫。

此時,不少人紛紛跳起身來,想要看看巷子里的那個年輕人,究竟是何許人也。也有一些未婚女人,看到韓三千而芳心大動。

這世上最帥的,要麼是衝鋒陷陣,一勇無前的蓋世英雄,要麼是運籌帷幄,睥睨天下的孤蘇帥才。

而此時的韓三千,便是後者。

「這年輕人到底什麼來頭啊?連扶天在他面前也這樣?而且扶葉兩家的高管可都在啊,竟然沒一人敢出聲的?」

「不知道啊,以前沒怎麼見過這號人物。不過,我倒是很奇怪,扶莽那幫人怎麼會在他的身邊?我可記得扶莽不是神秘人聯盟的副手嗎?」

「你這麼一說,我倒也看出來了,江湖百曉生也在呢!」

「而且你看虛無宗的那幫長老,全部都分立他的兩側,而且態度謙卑,此人,恐怕來頭不小啊。依我看,會不會是神秘人啊?」

「從身材上來看,確實像神秘人,但是,神秘人不是一直都戴著面具嗎?」

很多人議論紛紛,評頭論足,但在扶媚的耳朵里卻聽的無比的刺耳。

好在韓三千是神秘人這個消息,扶葉兩家一直有意壓著,加之很多人並不認識韓三千和蘇迎夏。否則的話,她還真的會氣到原地吐血。

「現在可以了嗎?」扶天抬頭望向韓三千。

韓三千努努嘴,看了一眼菜盤子。

扶天一咬牙,把眼一閉,風捲雲殘的趴在地上便將盤子里的菜吃的乾乾淨淨。

吃完這些菜,扶天冷著臉站了起來:「現在呢?」

「可以,很聽話,呆會賞你塊骨頭,現在你可以走了。」韓三千笑道。

扶天頓時勃然大怒:「你什麼意思?你讓我走?那你答應我的事?」

「我只說考慮,沒說一定答應。除非,戲演全套。」說完,韓三千將目光放在了巷口站著的扶媚身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一百七十八章 學狗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