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三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邪教

第兩千三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邪教

韓三千一句話,戒嗔和戒海頓時一愣。

「三千,只有永生海域和葯神閣一直都在追殺我們,他們不可能不是他們的人。」扶莽此時急忙道。

他自是不解,韓三千為何會那樣認為。

若非是那幫歹人,還能有誰與他們有仇!

「難道,是扶葉兩家的人?」扶離皺眉輕聲道。

江湖百曉生喃喃的搖搖頭:「應該不可能的,這幫人佛法正統,絕不可能受小小扶葉兩家的指使。」

從這個角度而言,江湖百曉生倒覺得韓三千的話並非沒有道理。

只是,若非是這些仇家,又會是誰呢?!

「我們……我們只是天音寺的和尚。」兩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後低著腦袋趕緊答道。

「天音寺的和尚?」韓三千眉頭一皺:「真的嗎?」

「我們……我們不敢有任何的欺瞞!」兩個人又互相悄悄各自掃了一眼,然後又將頭埋的更低了。

但幾乎就在埋下頭的一瞬間,兩人只感覺一股極強的力量突然襲來,緊接著肚子上吃痛無比,人也直接翻倒在地。

而褲子里,更有些液體不斷溜出。

「現在,尿也出來了,你們應該好好照一照自己的狗樣子,像不像和尚。」韓三千冷然喝道。

一聽這話,兩人頓時面色慘白,韓三千的話意思已經非常明顯。

「天火!」

轟!

隨著韓三千一喝,一道天火瞬間乖乖飛入韓三千的手裡。

「跟我玩這些手段?」冷冷一笑,手中微微一抬,頓時間,天火直接將兩人包裹。

戒嗔和戒海頓時感覺如同掉進地獄深淵裡,受萬火攻心一般難受,不同於普通之火的灼燒,在韓三千有意控制天火能量之下,這天火是只少內在,不燒外面。

身體表面雖無異樣,六腑卻如同被人用錫紙架在火上烤一般,追心的痛。

「不要,不要,韓爺爺,我們錯了,我們錯了。」

聽到裡面的哀號,韓三千牙關微咬,手中一撤。

「最後一次機會!」

緊接著,天火重新回到韓三千的手上,這讓戒嗔和戒海終於從火海中脫離,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雖然外表看起來沒什麼兩樣,但他們自己清楚,內在的受傷已經讓他們幾乎痛不欲生。

強忍著疼痛,戒嗔絲毫不敢怠慢了,跪在地上,望了一眼戒海:「是,我們的確不是普通的和尚,我們……」

話音一落,戒嗔突然忍痛抬起右手,緊而猛然拍在自己的胸口之上。

幾乎同時,那頭的戒海也同步一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

「他媽的!」韓三千眼神一冷,手中一揮,天火月輪頓時將兩人包裹。

「砰!」

一聲巨響,兩個人瞬間爆炸,直成血霧,好在韓三千已經提前用天火月輪包裹二人,這才在爆炸之下眾人毫髮無傷。

回眼之間,如塵此時也哈哈的仰天大笑,見韓三千回頭望向自己,他冷聲道:「哈哈哈哈,韓三千,你還真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嗎?也想從我們口中逼供?我告訴你,你休想!」

「天佛渡我,而你,將會永世沉淪。」

「韓三千,你的惡夢快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

如塵像一個瘋子一般,瘋狂的狂笑著。

韓三千面色如水,淡然的望著幾乎快瘋了的如塵,靜靜的看著他的表演。

話音一落,如塵也用自己僅剩的一隻手,猛然拍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接而轟然爆炸!

但對於這樣的爆炸,韓三千本就見過,更不要說如今早有準備。

只是手中一擋,如塵炸裂的血肉便凌空被擋在了韓三千的面前。

他們一死,此時,扶莽也趕緊快步的跑了過來,看到地面上連屍體都不剩,只剩下無數血肉混合在地上,一時間咬著牙死死的踢在地面上:「他媽的,就讓這群賤人這麼痛痛快快的死了,真是便宜了他們。」

「是啊,像他們這種妖僧,就應該千刀萬剮,讓他們生不如死。」扶離也難掩怒火的喝道。

顯然,對於這幫惡人用這麼痛快的方法死去,眾人心裡都是不服,尤其是如塵臨死前的狂笑,更是讓人怒火難消。

「沒關係,我要的答案,他們已經告訴我了。」韓三千輕輕一收手,面前能量多抵擋住的血肉也凌空撒在了地上。

「三千,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問的問題,他們不是沒有回答過嗎?」扶莽不解的望著韓三千。

這一點,就連江湖百曉生也非常的莫名其妙,雖然他同意韓三千方才的奇怪看法,但現在韓三千的話卻讓他難以理解。

韓三千微微一笑,心中卻有了答案,看了眼詩語,笑容更甚。

詩語頓時臉色一紅,雖然批著扶莽給的衣服,不過,男人衣服始終太大,多多少少有些暴露,韓三千突然望著她笑,讓她頓時非常緊張又害羞。

「詩語,你想起了什麼嗎?」韓三千卻突然問道。

詩語一愣,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其實,當戒海和戒嗔突然在自己面前選擇自爆的時候,韓三千也是非常的驚訝。畢竟,這兩個傢伙雖然長的窮凶極惡,但方才的表現卻足以說明,他們不過是貪生怕死之輩罷了。

但唯獨奇怪的是,當他們面對韓三千要查他們身份而避無可避的時候,居然同一時間都選擇了自殺自爆的方式。

這與他們貪生怕死的性格,著實不符。

但就是這樣的不符,卻讓韓三千想起了一個人。

「盟主,您不會……不會是說當初我們遇見冥雨的時候,所遇到的那個張向北的父親張老爺吧?」詩語愣過以後,漸漸想起了一些什麼。

韓三千猛然點點頭:「聰明!」

初遇冥雨,營救星瑤之時,韓三千等人夜闖張向北的張家府邸,那張家老爺在韓三千追問幕後主使者的情況下,也是和他們幾乎一模一樣,選擇了自爆而亡。

而且,口中也念著相似的話。

這就讓韓三千奇了怪了,這幫人,難道和當初那幫拐賣女子的人有什麼莫名的聯繫?!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三百九十八章 奇怪的邪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