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四百章 邪惡領主

第兩千四百章 邪惡領主

「殺與不殺,那是我的事,與你何干?」

「還有,我想殺韓三千,天下人皆知的事,拿這也在我面前裝神秘,你未免太小看我葉孤城了吧。」葉孤城絲毫不客氣,冷聲而喝。

面對葉孤城如此不客氣的話,那黑衣神秘人倒也不生氣,只是淡然而笑:「天下人皆曉你想殺韓三千,這不錯。」

「不過,天下人是否有本事幫你達成這個心愿?」

面對這一問題,黑衣神秘人雖然說的雲淡風清,但無疑卻是直擊了葉孤城的內心最深處。是啊,他想殺了韓三千,甚至連做夢都想殺。

可是,韓三千那個***,卻是連真神都無可奈何的人,他葉孤城又何德何能?

儘管他一向自視甚高,但不等於什麼都敢白日做夢。

「韓三千?呵呵,連真神都奈何不了他,你有什麼資格說幫我達成這個心愿?」

「韓三千雖猛,但也是因為韓三千大開大合之下,驍勇無比,所謂霸王蓋世,不過如此。但他始終不過是霸王而已,在這個世界裏,即便是神,也一樣有缺點。」

「你們和韓三千交道不深,不夠了解,而我,自是知道韓三千的能耐,他雖優點明顯,但缺點卻也同樣致命。」

這些話,黑衣人說的信誓旦旦,以至於葉孤城都覺得他說的是真的。

「你是說感情上?我也知道蘇迎夏是他的致命點,但蘇迎夏如今很有可能在藍山之巔的手上,你以為那麼好拿嗎?」若是那麼好拿,敖世也就不必那麼苦惱了,更不要說他葉孤城了。

「情,是韓三千的致命點,但那是性格所致,而我,說的是他戰法和身軀,是實際缺點。」

「他有什麼缺點?」葉孤城頓時緊張道。

很顯然,這是他一直都在苦苦尋找的,但幾次大戰下來,葉孤城卻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搞錯了,因為韓三千這傢伙,沒有缺點,只有無盡的優點。

防禦極深,像個打不死的小強,攻勢雖然沒有什麼章法,但勝在手握盤古斧,不懼世間防禦,所以大開大合之間,極其的兇猛,外加這傢伙總是有使不完的能量傍身,簡直讓人頭疼萬分。

「這一點,我自然會慢慢告訴你,同時,我還可以教你破他之法。」

話音一落,葉孤城正想說話,手中劍卻砰的一聲直接斷掉。

他滿臉驚訝,因為屋中只有他與那黑衣人,這手中長劍自然是他所斷掉的,可是,他明明離自己很遠,而且,從始至終連手也沒有抬過一下,這劍,怎麼會突然斷掉呢?!

「弟子葉孤城,見過師父。」

以葉孤城的性格和反映,自然頓時明白,且見腿便抱,尤其是在這樣的一位超級大腿面前。

只是,膝蓋雖跪,但卻並未落地,一股黑氣的氣息此時緩緩的托起他的膝蓋。

「前輩,這是何意?莫非看不上孤城?若是如此的話,前輩深夜來府中又是為何?」葉孤城愣住了。

「想拜我為師者,天下多如牛毛,你天資聰穎,我也頗為看的起,但是你我不過初次見面,談不上什麼信任和了解,所以,拜師之前,你得首先答應,永遠追隨於我,並將你之身獻祭給我的神。」

箭到弦上,葉孤城又哪裏有拒絕的道理,況且,他如此不要臉,心狠手辣費盡心機,說到底還不是為了追尋這些嗎?

「弟子葉孤城發誓,永遠追隨師尊,我身我命,更是祖神所有。」

「口說無憑!立血為證!」話音一落,那斷在葉孤城手中的半柄劍便忽然之間凌空緩緩的飛到了葉孤城的面前,而他右手的袖子也自動捲起。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葉孤城咬咬牙,雖然知道這樣的方式頗為邪門,可是,那並不重要。

他只知道,若是自己原地踏步,那麼他將永遠被韓三千踩在腳下,他的未來也永遠都會蒙在韓三千的陰影之下。

甚至,可能沒有未來!

一咬牙,葉孤城直接拿起半柄劍,對準自己右手便是狠狠的割開一個血口。

隨着鮮血從傷口中不斷流出,那些抬着他膝蓋的黑氣突然化成一個骷髏飛離膝蓋處,來到他的傷口處,瘋狂的吸吮著那些流出的鮮血。

砰!

沒了黑氣硬托,葉孤城的膝蓋也終於跪在了地上。

而那些黑氣,在吸食了鮮血之後,順着那些鮮血和傷口,猛然鑽進了葉孤城的身體內。

「砰!」

黑氣瞬間蔓延全身,全身經脈也呈黑色顯現而出,更可怕的是葉孤城此時的雙眼,猛然發紅,頭頂的頭髮也轟然炸開!

「啊!」

這是,這是怎麼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四百章 邪惡領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