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四百零三章 爭搶

第兩千四百零三章 爭搶

「不過是讓你認清現實而已。於韓三千而言,你才貌都輸於我,於韓念而言,溫暖和未來我都能比你給的更好。」

「若我是你,只要稍微有些理智,有些良心,便不會對此視而不見,我會乖乖退出。」陸若芯淡然道。

「不過,陸家和扶家到底曾經形同朋友,你我小時候也一同玩耍,我將你當作姐妹,這樣吧,我要韓三千明媒正娶我,我做大,你做小,你看如何?」

「這件事,你不應該問我,而應該去問三千吧?」蘇迎夏聽懂了陸若芯的意思,若不是韓念在她手中,她真的想大罵陸若芯干著***,卻立著牌坊的噁心事。

陸若芯頓時臉色微微一冷,若是韓三千願意,她又何必於此?

為了得到韓三千,從最早的賞賜自己的一夜給他,到如今的極盡願意嫁給他,一方面是因為陸若芯不斷被韓三千的實力所折服,對這個男人越發上心,一方面也是被拒絕數次以後,不斷的放低自己的身段,乞求妥協。

「問韓三千?」陸若芯冷冷一笑,手中又是一動,光芒之中的畫面也頓時改變,出現的是韓三千面對饕餮之時的畫面。

隨著惡之饕餮將韓三千吞進肚裡,陸若芯看了一眼蘇迎夏,見其果然眼神中閃出擔憂和慌張,頓時一笑:「我也想問,但問題是……」

「韓三千已經被惡之饕餮吞進了肚子里,自己都危在旦夕,哪有功夫來回答我的問題?」說完,陸若芯淡淡的笑望著蘇迎夏。

看到韓三千如此困境,蘇迎夏自然著急萬分。

那是她心底唯一的至愛!

「惡之饕餮雖然厲害,不過,我藍山之巔卻有應對之法,只不過,我為什麼要幫一個和我素無關係的人呢?即便我願意,這陸家上下恐怕也不會願意。」陸若芯繼續笑道。

「你想怎麼樣?」蘇迎夏如何聰明,又怎麼會不知道陸若芯的深層含義呢?!

「只要你說服韓三千娶我,我便有辦法說服藍山之巔的眾人去救韓三千,你考慮考慮。不過,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韓三千已經被這饕餮吞下肚子里足有數日,這時候恐怕已經奄奄一息,若是再晚的話……」陸若芯冷冷一笑。

「若是再晚,怕是連骨頭也被那惡之饕餮消化了。」蚩夢冷聲道。

蘇迎夏牙關緊咬,雖然她非常的擔憂韓三千如今的處境,但要自己親手將韓三千推到別人女人的懷中,她做不到。

她也不願意,用這種方式去背叛韓三千。

可是,畫面中,惡之饕餮的兇猛,蘇迎夏也真正的徹底見識,若是不救,韓三千真的可能就此消失。

蘇迎夏不怕用自己的死來捍衛對韓三千的忠誠與愛,但要用韓三千的死,來捍衛這段感情的真堅,蘇迎夏又怎會不猶豫。

她愛韓三千,又怎麼捨得讓韓三千死呢?

但也就這時,有下人快步來到密室的門口,在獲得陸若芯的同意后,她快步的來到陸若芯的旁邊,接著悄聲附到她的耳旁,說了幾句。

陸若芯聽完以後,眉頭緊皺,招手示意下人離開以後,緩緩起身,望向蘇迎夏:「你有三個時辰的考慮時間,你最好考慮清楚。蚩夢,將她押回地牢,另外,我讓你安排的事安排好了嗎?」

「啟稟小姐,已經挑選了數個藍山之巔的最低等下人。」蚩夢陰森一笑。

「三個時辰后,若沒有滿意的答覆,就安排這些下人進她的牢房吧。我倒想看看,韓三千是如何在黃泉路上被戴了綠帽,更想看看,你蘇迎夏這個骯髒之婦到時候還有什麼臉面面對韓三千。」

說完,陸若芯起身就朝密室外走去,臨到門口,陸若芯突然立身,連頭也沒回,微微一笑:「對了,方才的畫面記得保存下來,三個時辰後下人進入蘇迎夏牢房以後的畫面也要保存下來,畢竟韓念是他們的女兒,身為他們的女兒,對自己父母發生了什麼事,應該是享有知情權的。」

說完這些,陸若芯轉身離開,蚩夢臉上掛著陰冷的笑容,點點頭:「是!」

相比扶天,陸若芯的手段不可謂不卑鄙不狠毒,甚至於某種程度而言,字字殺人不見血,直擊人的內心。

蘇迎夏牙關緊咬,她又如何不知道陸若芯的卑鄙呢?

可是,就是這樣的明謀,卻又讓她堅定的內心,第一次起了波瀾。

她究竟是像在扶家那樣堅持,又還是在如此重壓之下,選擇另外一條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兩千四百零三章 爭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