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煉魔者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煉魔者

緊而,那個身影又瞬間縮小,最後龜縮進韓三千的身體內。

「再起!」

轟!

又是一聲悶雷,韓三千體內的黑影又一次被拉動擴大至整個山谷,雖然黑影沒有面孔,但可以從黑影掙扎的形態上判斷,它一定異常的痛苦。

「大師,需要多久,可以達成?」冥雨問道。

「三日,一日分魂,二日將其肉身和靈魂分固,三日分開煉化,從此,永不超身。」老和尚輕聲答道。

「三日?」冥雨微微皺眉。

時間太長了些,但願不要夜長夢會多。

而此時,在城中的客棧里。

相比於昨天中午的歡樂,晚上的擔驚受怕,此時的扶莽等人則只能用凄慘,甚至瀕臨崩潰來形容了。

兩天一夜,面對外面喪屍根本不間斷的進攻,他們也只能被迫的不停防守,即便輪流休息輪休防禦,但也依然疲憊。

而比之身體更加疲憊的,是心理。

酒樓里本就存糧不多,經歷過韓三千來以後的客滿消耗又加之昨天中午扶莽的「犒賞三軍」,幾乎已經沒了任何的存糧了。

從早晨起,幾乎就已經用粥來度日。

但眼下,韓三千卻沒有任何回來的跡象。

「報!」

隨着一聲急喊,無精打採的扶莽頓時間來了精神,一屁股站了起來,急忙望向從樓上跑下來的巡邏弟子。

「情況如何?」

「三千是不是回來了?」

「我們是不是有救了?」

不用扶莽多問,其他人便已經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

扶莽同樣吞了口口水,渴望的望着弟子。

「山……山那邊發生了恐怖的爆炸,而且陰雲密佈,隱約可聞慘叫。」弟子看了一眼眾人,有點擔憂的道。

「哈,那一定是三千正在浴血殺敵,殺的那幫***慘叫連連。」扶莽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試圖鼓舞在場人的心。

「是啊,並不排除這種可能性。」扶離也趕緊倉促的附和道。

「不過……慘叫似乎是一個人發出的,而且聲音……聲音很像是盟主的,我懷疑……」說到這裏,那弟子不敢說了。

但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單一的聲音,很像盟主,這不是已經說明了一切的問題嗎?

韓三千被抓,甚至……甚至可能遇到了危險。

「啪!」

就在此時,一記重重的耳光扇在了那名弟子的臉上。

「胡說八道,妖言惑眾,三千怎麼可能被抓?三千又怎麼可能會痛叫?我告訴你,你要是在這亂說一通,休怪我不念兄弟之情,將你就地斬殺!」扶莽怒聲而道。

通報弟子手摸著發疼的臉,委屈不已:「弟子所說,句句屬實,尤其是方才入夜以後,更可聽到盟主凄厲的慘叫,若是不信,扶統領上去看看便可。」

「你還敢說,我他媽的……」扶莽怒聲罵着,低頭就找起自己的大刀,準備拔刀殺人。

「夠了!」

「砰!」

隨着一聲怒吼,桌子猛然被人拍響,緊而,江湖百曉生站了起來,冷冷的望着扶莽:「都這時候了,你還沒折騰夠嗎?」

「我沒有折騰,是他胡說八道!」扶莽怒聲不滿,指著那弟子喝道。

「從頭到尾,這佛音從未消失過片刻,更是大小不減,若是三千殺敵,我問你,這佛音為何不變?」

只要韓三千那邊開始殺敵,敵數便會減少,他們所念的佛音自然也會減少,這一個問題,幾乎都不用多想,誰都明白。

只是,和扶莽一樣,韓三千是最後的救命稻草,誰也不願意去承認這個事實罷了。

隨着江湖百曉生一句話,頓時間,整個現場的氛圍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本來就夠難了,如今再聽聞如此噩耗,最後的希望都被打破,說情緒不低落,那是等於假的。

「外面下雨了。」詩語突然抬頭開口道。

「是為盟主和我們哭泣嗎?」

一句話,是詩語的心頭語,也是其他人的真實想法和如今的處境。

「三千雖然被困,但不代表他就死了。」江湖百曉生此時說道:「我完全可以順着扶莽的話騙大家,但我沒有這樣做。」

「因為危難之時,大家應該擰成一股繩,所以互相信任很重要。我相信,我們可以一起咬牙堅持,共同等待。」

「說的沒錯,三千還沒死呢,咱怎麼能先垮了?」

一番話,眾人紛紛點頭,低沉無比的士氣重新有了回落。

而此時在外面的雨夜中,幾個身形快速的冒雨前行,朝着山中一處有微弱光芒的洞穴快速的奔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 煉魔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