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槍出如龍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槍出如龍

不過,即便是個小孩模樣,身上黑氣卻極強,整個如煙的身體和不斷飄散的黑氣基本混合為一體,讓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

手中一把黑色長槍,如同槍的影子一般,通體黢黑,不過,即便如此,槍尖卻無比鋒利,強大的力量從中瀰漫散開。

此時的他擋在韓三千的面前,長槍在手,即便年歲不大,卻極有另外一種威嚴於其內。

韓三千總感覺眼前這個小孩非常的面熟,儘管它幾乎由黑氣所組成,五觀難辨!

玉劍輕輕一收,韓三千倒是不由的多打量了眼眼前的這個孩子。

哪冒出來?!

若是韓三千在被佛威天龍衝擊以後,能有意識多看一眼的話,必然會發現這個小孩童,正是佛威天龍與他相撞相鬥以後,迷霧濃煙中若隱若現的那個孩童。

「小小年紀,卻已成魔道,可惜。」韓三千不由的道。

這種年紀的小孩,不過有約莫八到十歲,還應該處在爛漫無不比的童年中,可眼前如今的這個孩子,卻是魔氣纏身,凶神惡煞一般。

但他這個年紀,還是不由讓韓三千想起自己的孩子。

幾乎就在韓三千想起韓念的瞬間,那個黑娃突然冷聲一喝,一把黑槍猛然刺來。

韓三千始料不及,好在反映夠快,匆忙退讓之間,那把黑色長槍已經從韓三千面部以毫釐之距擦臉而過!

刷!

黑槍收回之時,韓三千的臉角已然被劃出一道血痕,鮮血順著痕迹緩緩流下。

韓三千擦了擦臉,看了眼手中的血跡,又望了一眼那黑色長槍的槍頭。

「槍氣都可以傷人,小孩,你有些本事啊。」韓三千的眼裡,不再是對孩子的溺愛,反而是種冰冷。

雖然長槍擦臉而過,但韓三千清楚,那把槍離自己的臉還頗有些距離,但即便如此,自己的臉卻依然被直接划傷。

也許對別人來說,槍氣或者劍氣傷人實在算不了什麼,但對韓三千卻完全不一樣。

畢竟,韓三千的身體可是散仙之體,早已經經過劫雷粹練,其堅固程度遠非普通人可以比擬,自然,常規的劍氣、槍氣想要傷他,自然也就困難萬分。

但這小孩……

面對韓三千的誇獎,那小孩卻是臉上絲毫不動,手中長槍旋轉,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其後,突然身形一動,槍出如龍,直掃韓三千!

「刷刷刷!」

如同寒茫而至,即便是韓三千這個速度奇快的傢伙,面對如此攻擊,也不禁頓時間有些手忙腳亂。

「好快的槍!」

韓三千連續幾劍勉強抵住那魔童的攻擊,倒退數步,這才勉強穩住身形,但心中卻已經是震撼萬千。

槍法算不上多麼的奧妙,也絕對沒有什麼所謂的攻守兼備,但勝在速度快到讓人感到頭皮發麻。

且最重要的一點是,槍法極其兇悍,每一招完全放棄防守,換來的也自然是招招致命的進攻。

如此之為,已經讓韓三千無法再將眼前這個孩子真的當成一個孩子來看,否則的話,那隻會讓自己更快的殞命。

敵人,便是敵人!

想到這裡,韓三千握緊玉劍,眼中殺意狂起。

「破!」

「喝!」

幾乎同時,兩人齊聲一喝,同步互相衝向對方。

「七十二路神劍!」

「魔籠鬼槍!」

砰砰砰!

劍對槍,短兵之王對上長兵霸主!

天與地一般激烈的打鬥,隨之而演。

「這就是你的後手嗎?」冥雨望著天空中劍槍相交,斗得如同天雷地火一般激烈的二人,不禁此時眉頭微皺。

老和尚並不否認,安然的點點頭:「正是。」

「一個小孩,你指望他能打過韓三千嗎?你有多少勝算?」冥雨奇道。

老和尚輕輕一笑,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成?」看到這手勢,冥雨有些微怒。

對付韓三千這種人,甚至花費了極大的力氣布陣,玩陰謀,到頭來,在最關鍵的時刻,卻只有一個一成把握的東西來對付他,這是不是也太過兒戲了。

況且,派的人還是一個孩子!

但仔細想來,自己在看見那孩子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這事有多麼的不靠譜。

「不對,是一定!」就在冥雨頗有怒言的時候,老和尚卻微微一笑。

「一定?」冥雨奇怪不已。

「是。」老和尚穩穩的點點頭,臉上甚至頗有幾分的得意。

似乎是看到了那魔童出現,也穩住了韓三千,讓局面得以釋放,一幫和尚們此時也重新站住了陣腳。

見冥雨不信,中年和尚輕聲解釋道:「冥施主,所謂佛威天龍不僅僅只是有一條佛威天龍那麼簡單,那六十餘道的金龍也威,也不僅僅只是給佛威天龍包上一層護甲那麼簡單。」

「我們的佛印金龍每一條龍都足夠那韓三千喝上一壺,六十餘道只是用來做所謂的護甲,豈不是暴殄天物了?」另外一個和尚也笑道。

「而且還要師父用那麼大的代價所換來,如果只是草草了之,我師父這不是虧大了嘛。」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對著冥雨看似解釋,實則又像似在嘲諷和炫耀。

但具體如何,沒個解釋。

冥雨將目光望向了老和尚,希望他能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老和尚卻是笑而不語,望了一眼天際,斑駁烏雲依然蓋頂。

「時至夜中,大夥也都累了,布痴。」

「師父,弟子在。」中年和尚趕緊應道。

老和尚微微一笑:「去準備些齋飯,讓大家都吃上一口。」

「是。」

「對了,讓所有人不得隨動,切記原地而坐,以免遭這雷龍襲擊,至於這些地火,雖是難熬,但也要用功法護住身體,不至於有性命之危,讓大家不必驚慌,佛童已覺醒,光明自然也就在前方。」老和尚看起來心情不錯。

中年和尚嘿嘿一笑,也顯得頗為高興,雞賊笑道:「是,弟子這就去辦。至於這地上之火嘛,弟子倒是有個主意,咱們好好的羞辱羞辱韓三千,師父意下如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四百六十七章 槍出如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