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雨夜悲傷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雨夜悲傷

「動物都有護食的天性。」陸若芯輕輕抬頭笑道,眼睛撇了一下正吃著食的貓,接著輕輕的擰著貓移開了數步。

離食物很遠的貓頓時發出呼呼的聲音,似乎在宣洩著自己的不滿。

「不過,即便再不滿,當主人不要它吃時,它便不能吃。」話峰突然冰冷,緊接著,她手中稍微用力,那貓頓時被她甩出數米遠,然後重重的砸在地上。

那隻貓對食物的貪婪沒有了,轉而是恐懼的望著陸若芯。

「讓他看個夠吧,那邊都準備好了嗎?」陸若芯道。

「已經按照您的吩咐,一切準備就緒。」下人道。

陸若芯滿意的笑了笑:「很好。」

「外面是要下雨了嗎?」陸若芯突然問了一句。

下人點點頭:「是,已然烏雲密布,相信不出片刻,將有雷雨襲來,不過,屬下已經安排好人,將營帳四周加固,必保公主有個乾燥舒適的住所。」

陸若芯搖搖頭:「暴雨好,暴雨好啊,起碼,可以安慰一些人吧。無能之人,只能怨天尤人,這場暴雨就當做上天憐憫吧。」

「只怕是上天會忙死!」下人輕輕笑道。

陸若芯笑而不語,輕輕一個抽身,緩緩斜躺,悠然而道:「早些休息吧,今夜,註定有人在悲傷中度過,有人在生不如死的羞辱當中度過,我們,應該不要辜負這個美好又能安然入夢的夜晚。」

下人聞言,頓時一笑:「那小的不打擾公主休息,屬下告退。」

陸若芯心情不錯,難得回應性的點點頭。

等到下人出去,她輕輕的躺著,如玉的修長手指悠然的拿起果盤中的水果,朱唇輕啟,玉齒微開,細細品位。

於她而言,那些惹她的人,不順她的人,今夜都註定是一個無眠之夜。

不消片刻,雷聲轟鳴,暴雨終至。

如瓢潑一般的大雨從而而落,整個安寧的夜晚四處只聞稀啦雨聲,和陣陣轟鳴的雷聲,時而幾處閃電,將黑夜突然照的煞白,緊而又恢復原本的模樣。

森林之中,韓三千此時坐在一顆樹下,一動不動。

即便大雨沖刷,他也絲毫不在意,任憑雨水濕透全身,臉上也分不清楚是雨水還是眼淚。

風吼,雨更大,雷聲也轟鳴,可再惡劣的天氣,也抵擋不住此時韓三千心中的苦悶。

他不明白,也不清楚,何以蘇迎夏會在信中那樣講。

他很彷徨,也很茫然,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做。

她是被逼的嗎?但又似乎不像,可不是的話,韓三千無論如何又不相信她會說出這樣的話。

不按她所說的做,也許,今生今世永無見面的機會,但按她的去做,韓三千又心如刀割。

而與此同時,在如此雷雨之下的某個山洞裡,相比韓三千那邊沉寂到無聲的死一般沉寂,此時的這邊卻是哭聲四起,凄慘無比。

「不,不,不要!」男的聲嘶力竭的絕望大喊。

而幾個女的則不斷的發出凄慘無比的哭聲,伴隨而之的是一群男人邪惡的笑聲。

不遠處的邊陲小鎮里,雨夜的雨勢讓外面群屍的咆哮低吼之聲不再顯的那麼大聲,雖然有掩耳盜鈴之勢,但起碼能讓眾人的心稍微得以緩解。

加上扶莽的又一鍋熱湯,也許對於扶莽而言,是痛苦,但對於大部分的人而言,算是「雨過天晴」的一種狂歡吧。

天,很快亮了,雷聲不知在何時早已不再轟鳴,天空中的雨也在黎明破曉時收住了。

轉而的是天空如玻璃一般的乾淨,地上微風清爽,花草盎然間,鳥兒也歡樂的啼叫。

雨過之後,似乎一切都變的那麼美好。

森林之中,樹枝依然在一滴一滴的往下滴落著身上的水滴,而和它們一樣的,是某個大樹底下的韓三千。

一動不動,如同磐石的坐在那裡,不是一時,而是一夜。

發梢上,胳膊上,下巴上,雨水緩緩划落,但他只是神情木然的盯著某個地方,似乎絲毫不在意一般。

「卡擦!」

安靜的樹林里,響起陣陣葉響的聲音,一個好看的身影緩緩的走到了韓三千的身邊。

其後,在韓三千的身旁停了下來。

一席白衣,宛如仙子。

「嘩!」

她脫下外套,輕輕的蓋在了韓三千的身上,然後不再說話,只是默默的站在那裡,盯著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突然輕輕一笑,卻是笑顏如花,美的防佛天地為之一動:「那顆樹很大,應該在這片森林裡長了許久,也和其他的樹鬥爭了許久,所以才有今天的模樣。」

「這讓它顯得彌足珍貴,對嗎?」

韓三千不理,但她也只是一笑,指了指遠處,道:「但森林裡除了它,還有其他的樹,它們也一樣有它們的特點,甚至比它長的更好,奮鬥的更多。」

「有時候稍微抬抬眼,你會看見更廣闊的世界和森林。」

韓三千突然雙眼之紅猛的恢復了神采,猛而一個扭頭,雙眼瞪向她:「你是在告訴我,不要為了一顆樹放棄整個森林是嗎?」

能一笑傾天下的人,自然是陸若芯,面對韓三千的質問,她泰然無比:「難道不是嗎?」

「信你也已經看過了,你應該比我更懂這個道理吧?」

聽到這話,韓三千猛然站起,緊而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冷聲喝道:「你究竟對蘇迎夏做了什麼?是你逼她的,對不對?」

「我逼她?韓三千,你有資格質問我這句話嗎?」陸若芯臉色也猛然一變,冷聲回擊道。

「你不是自詡她是你的女人嗎?她是什麼樣的為人難道你不比我清楚嗎?我也想逼她,可是,你覺得我逼她有用嗎?」

怒聲一回,陸若芯直接打開韓三千的手:「放開你的臭手!」

韓三千踉蹌而退,他也想過這個問題,事實是扶家的威逼利誘完全在蘇迎夏的面前無效,即便是死,即便是念兒被抓,她也從未妥協過,這次又怎麼會……

「有這心情在這發瘋,還不如去看看你女兒。」

「韓念?」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四百九十七章 雨夜悲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