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怪病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怪病

幾乎同一時間,數個事件都指向同樣一個地方,這顯然不再是巧合那麼簡單,一切的一切,似乎早就有預謀,有定數一般。

不過,越是如此,倒越是激發韓三千的好奇心,況且,這個地方,他也非去不可。

「你需要什麼?」陸若芯問道。

在她的眼裏,韓三千自然不會拒絕她,她也不需要徵求韓三千的意見。

「帶上秦霜吧。」她淡然道。

聽到這話,韓三千眉頭一皺,陸若芯這是什麼意思?

以她的天地網,她不可能不知道秦霜和自己的關係,在放走了韓念以後,相繼又將秦霜交還自己。

不斷的將籌碼拋給自己,她這是玩的哪門子?

她是真的確定蘇迎夏會像信中那樣,又還是……一直緊緊威脅著蘇迎夏。

前者,連蘇迎夏都變了心,最大的威脅自己的籌碼也沒有了,所以其他的籌碼自然也就不在重要了,反而讓她們來收攏自己的心?

這似乎也是一種可能。

而後者,將蘇迎夏甚至控制得可以隨她心情而去做事,儘管韓三千並不清楚她拿什麼威脅蘇迎夏可以到達這種地步,但既然她可以做到,自然也就意味着她有足夠的辦法可以控制住韓三千最大的命脈,而其他的也就顯得雞肋了。

「陸遠也去吧。」不等韓三千回答,陸若芯淡然笑道:「看你們相處的還不錯,陸遠對你這個人也非常的喜歡,焚骨之城也許能幫你的忙。」

韓三千嘴角微微抽起一絲的冷笑,幫忙?

是監視才對吧?

「還有什麼安排嗎?」韓三千不屑而道。

與其說是韓三千有什麼要求,倒不如說是陸若芯有什麼安排。畢竟,她的要求,如果不觸及到韓三千原則問題,韓三千並不可能拒絕。

「沒了,祝你平安。」陸若芯輕輕笑道,對韓三千的答案顯然非常的滿意。

韓三千起身,將韓念抱在懷中,帶着秦霜和大餅天、三怪,連一個招呼都沒有打便朝着營帳外走去。

「等等。」吃了巴掌的方坤,此時猛的站了起來,看着韓三千就這樣離開了,心中自有不甘,望向陸若芯,輕聲道:「你就讓那女人這麼跟着韓三千走?」

「有問題嗎?」陸若芯輕聲皺眉問道。

何止是有問題,簡直就是問題大了好嗎?

「那女人長的國色天香,簡直是仙女下凡,讓她跟着韓三千單獨出門?你就真不擔心他把持不住?」

「我也是男人,我比你更加了解男人,你雖然漂亮,可是,那女人也絲毫不差啊。」

從某種程度而言,陸若芯有她的魅力,但秦霜也有她的致命誘惑。

反正如果是方坤,他可以百分百保證自己一定會翻車。

面對方坤的焦急,陸若芯卻顯異常淡定,只是淡然一笑:「那又如何?我相信韓三千,你說嗎?韓三千。」

聽到這話,韓三千停頓了片刻,轉身出去了。

來到營帳外,陸遠早已經帶着之前的弟子在外整裝等候,顯然,韓三千的猜測是不假的。

她果然是早就有安排!

從營帳里出來,一路上,韓三千並沒有說話,眉頭緊鎖,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顯然,以陸若芯那種女人的女干猾和對任何人的不信任來看,她會相信自己和秦霜嗎?

並不會!

她能如此,必然有她的把握,而這個把握,韓三千的猜測便是秦霜。

她手中奇怪的兩道疤痕,一定藏着的是某種玄機,飯桌上秦霜突然的生不如死已經說明了一切,甚至,裏面還隱藏着更大,更兇險的什麼東西,因為韓三千的能量沒法進去。

來到山洞時,江湖百曉生一群人早已經離開,韓三千只能帶着一行人延著最先的地圖,一路追趕。

而營帳內。

韓三千離開后,陸若芯也離開了,營帳內只剩方坤正和幾個人喝着悶酒。

而在旁邊的主帳篷里。

「都出發了嗎?」陸若芯淡淡而語。

「出發了。」蚩夢跪在地上,恭敬無比的道:「韓三千的人在韓三千離開以後便提前出發了,韓三千目前已經抵達他們住過的山洞,正在往前追趕,估計天明前便可以和他的人匯合。」

「繼續跟。」陸若芯點點頭:「不過,不要跟的太近,你雖然特殊,韓三千很難發現你,但離的太近,你身上的氣味會暴露你。」

「是,那秦霜那裏?」蚩夢輕聲的問道。

陸若芯微微一笑:「按照我的計劃行事便可。」

「不過,奴婢真的有一事非常不明!」

「你說。」陸若芯陰森一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韓三千蘇迎夏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韓三千蘇迎夏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怪病

%